三七中文 > 九龙圣祖 > 第1620章 辛苦了!
    至于幽河所留的那些气息,云笑相信自己不说,这周济仓自己也能明白,也就不用过多解释了,他这几番话,也让周济仓心中的后悔再浓郁了几分。

    他娘的要是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自己又何必硬闯踏天石,还将谢明涛给打伤呢?

    这白白得罪了一个浮生境中期强者不说,甚至可能引来云笑大人的不快,真是得不偿失啊。

    “至于你……”

    以云笑如今的实力,自然是不会太过在意一个浮生境中期的修者,见得他目光转将过来,最后停留在了谢明涛的身上,微微顿了顿。

    噗噗噗……

    就在谢明涛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就见得那个在自己眼中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直接运指如风,在自己的右肋诸穴点了数下。

    “多……多谢云笑大人!”

    感应着自己刚才还剧痛的右肋,转眼之间便是轻松了许多,谢明涛如何不知是这位云笑大人施展了医脉之术替自己疗伤,当下有些受宠若惊地再次躬身行了一礼。

    “你这毒,中了多久了?”

    而就在谢明涛道谢之声落下后,云笑却是问出一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语,也让旁边的周济仓身形狠狠一颤。

    “我……我没下毒啊!”

    周济仓一脸的惶恐之色,他并非毒脉师,脾气虽然暴躁了一点,也不会施展下毒暗害的卑鄙手段,因此在此刻连忙否认。

    “跟你没有关系,他这毒中了至少也有一年的时间了,这一年之中,你应该也找过不少的医脉师或是毒脉师看过吧?”

    云笑开头一句话还是对着周济仓说的,接着又转回了谢明涛这里,此言一出,让得这位堂堂的天阶浮生境强者,身形不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胜得如此轻松!”

    听得云笑的话语,周济仓不由恍然大悟,原本他就有些疑惑这同为浮生境中期强者,为何这个谢明涛仅仅数十招就败在了自己的手中,原来是早已身中剧毒。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自告奋勇守护这踏天石,就是在等我的到来,以期解得自己无法化解的剧毒吧?”

    云笑侃侃而谈,他何等心智,微一沉思,就从谢明涛的本身情况之上,将此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云笑大人料事如神,还请出手救明涛一命!”

    既然被这位看出了自己的全部心思,谢明涛直接是凌空拜倒,那种强烈的剧毒折磨他都一年多时间了,却无人能够解得,实是让他度日如年。

    甚至谢明涛还找过一些天阶层次的医脉师或是毒脉师看过,最终的结果都是束手无策,因此他只能是来这里碰一碰运气了。

    虽然说直接去炼云山找云笑更为直接,但谢明涛却是知道,以那位如今的身份和实力,自己根本没有拿得出手来的东西。

    双方也并没有什么交情,云笑大人凭什么要给自己解毒呢?

    这些年来,谢明涛可是听说过不少关于炼云山的事,那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想要疗伤治病化解剧毒,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因此谢明涛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以堂堂天阶浮生境中期强者的身份,自告奋勇地担任起守护踏天石之职。

    他就是想有朝一日,自己守护踏天石的消息传入云笑的耳中,或许还能让自己有一线生机,试问腾龙大陆之上,还有谁的医脉之术或是毒脉之术,会比云笑更加高明的呢?

    “辛苦了!”

    哪知道谢明涛拜倒在地,云笑却只是发出这简单的三个字,然后右手轻轻挥了挥,说道:“咱们走吧!”

    这样的举动,让得没看明白的灵丸都是一头雾水,暗道以自己这位大哥的心性,既然说出“辛苦了”三个字,就没理由不管啊。

    不管怎么说,这踏天石不让人进虽然没有明文规定,谢明涛也算是在维护云笑的威严,灵丸知道自己这位大哥,要是真的动手,解除这老家伙身上的剧毒,恐怕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吧?

    “云笑大人……”

    耳中听着云笑后头的几个字,谢明涛一颗心瞬间沉入了谷底,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到底,对方根本就没有替他解毒的义务。

    谢明涛可以想像,如果云笑真的离去,自己这最后一丝希望也算是生生断绝了,等待着自己的,必将是毒发身死。

    “你这老头好歹也是浮生境中期强者,难道没有感应到自己体内的毒已经解除了吗?”

    就在谢明涛心生绝望,灵丸和那周济仓脸现疑惑之色的时候,一道轻声却是突然从旁边传来,待得几人抬头看去的时候,却见得一个言笑殷殷的曼妙少女。

    “解……解除了?”

    谢明涛第一时间倒是认出了那是炼云山医毒双魅之中的柳寒衣,不过此刻的他,又哪有心思去管对方的身份,有着这一句话的提醒,他不由又惊又喜。

    “竟然……真的解除了,这……这……”

    当谢明涛运转脉气,在自己体内各大经脉走了一圈之后,其脸上瞬间浮现出一抹极度震惊,又极度不可思议之色,甚至有一种浓浓的不自信。

    “大哥,你这手段也太神奇了吧?”

    见得谢明涛那变幻不定的脸色,灵丸就算是再后知后觉,也知道刚才在云笑点中其右肋穴位之时,就已经顺手将其体内的剧毒给化解了,不由失口惊叹出声。

    此言一出,哪怕是陆燕机也是一脸惊色,因为就算是他这个天阶高级的毒脉师,竟然也没有注意到云笑施展了一种什么样的解毒手段。

    或许也只有身为仙胎毒体的柳寒衣,对各种剧毒感应得极为清楚,这才能第一时间发现那谢明涛体内的变化吧。

    但要让柳寒衣自己出手化解谢明涛所中的剧毒,却绝对不可能做到这般的举重若轻,还如此神不知鬼不觉,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啊。

    “云笑大人救命之恩,明涛没齿难忘,必将终生守护踏天石,不让外人随意踏足!”

    感受着体内确实已经没有了丝毫剧毒的迹象,自己的脉气运转也趋于正常,谢明涛再无怀疑,对着那道粗衣背影拜倒在地,口中凝重出声。

    “随你吧!”

    对于这样的小事,云笑可不会有过多在意,至于对方是否继续守护踏天石,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罢了。

    不过云笑也没有阻止谢明涛守护踏天石的决定,大陆之上,还是需要一些信仰和敬畏之心的,踏天石的存在,或许能让这种敬畏之心,得到一个很好的体现。

    就拿先前的周济仓来说吧,经此一事之后,想必在此后一段时间,他的行事应该都会收敛许多,这对其来说,未始不是一件好事。

    “云笑大人他,应该是要离开腾龙大陆了吧?”

    从天空之上站起身来的谢明涛,看着那消失在冲霄河深处的诸多身影,不由有着一丝感慨和惆怅。

    “明涛兄,不知道你是否介意我跟你一起守护踏天石呢?”

    就在谢明涛盯着那消失的身影有些出神之时,从其身旁不远处,却是传来这么一道声音,让得他终于是回过神来。

    “哈哈,求之不得!”

    似乎是看到了周济仓眼眸之中的那一抹坚决,谢明涛不由大笑了两声,他们二位,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或许从此以后,都会并肩作战了。

    只是包括这二人本身在内,都不知道的是,久而久之下,这踏天石的守护者,竟然越来越发展壮大,到得最后,竟然发展成了腾龙大陆一尊不容小觑的超级势力。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随着云笑等人离开腾龙大陆的这一面河岸,踏足冲霄河对岸的时候,又有些什么在等着他们呢,至少谢明涛等人是无从知晓了。

    …………

    哗哗哗!

    下方水浪涌动,天空之上诸道身影凌空掠过,正是云笑一行人,而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可都是没有来过这冲霄河深处的,当下都是好奇地四下打量。

    冲霄河之中倒是没有什么危险,似乎这河底连水脉妖都没有多少,就算是有,也被这么一群恐怖之极的气息吓得龟缩了起来,不敢有丝毫冒头。

    “前方就是冲霄梯所在的位置了!”

    云笑轻车熟路,待得他极目看到前方仿佛海岸线一般的陆地之时,当即凝重出声,既是在介绍,又是在提醒诸人注意即将到来的危险。

    虽然当日云笑是看着那半步圣灵逃进冲霄梯内的,但是这么一段时间过去,难保不会发生什么变化,连他自己都是脉气涌动,脸色戒备。

    几人速度极快,不一会已经是降下身形,踏足河岸边上的沙滩之上,而这一次,他们后方的冲霄河水并没有消失,也让云笑放下了一大半的心。

    “看来那半步圣灵并没有出来!”

    云笑抬眼四望,强悍的天阶高级灵魂之力,在感应到没有半丝异样气息之后,已是做出了肯定之语,至少这冲霄梯外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