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权倾南北 > 第一九九三章 塞上,代郡
    “就没有指望这家伙能够进去。”罗毅跺了跺脚,吐槽脚底下这个大家伙。

    远渡重洋,这些大家伙的确是好手,但是要是内河作战,还得依靠五牙大舰甚至蒙冲这些完全不入海军眼睛的东西。可惜重洋远渡,这些大家伙根本经不起风浪,所以一艘也没带,海军携带的最小的战船,或许体型没有五牙大舰大,但是为了船体的稳重,吃水要比五牙大舰深,进入内河很危险。

    因此这一次海军的任务实际上很简单,把人运到北方,找一个能够上岸的地方,把人丢上去就可以了,如果遇到了敌人的阻拦,那么就用火炮犁地,如果没有,那可能火炮都用不上。

    这也是为什么王昌有闲心去摸排辽东甚至高丽的海岸情况,他只要留下半数战船在登陆的地方负责接应就可以了,剩下的战船本身也没有什么事,总不能在海上等着吧?

    而且海军陆战队上岸之后就是不折不扣的孤军作战,一旦不能达成目标、反过来被敌人击败,那么在这种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有几个能够跑掉尚且还得琢磨琢磨。

    “沿着?水向西北就是渔阳郡,”王昌显然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韩擒虎应该就在居庸关外陈兵等候,一旦你们出现在居庸背后,对独孤永业来说可是个惊喜。”

    罗毅颔首,不过旋即拆台:“前提是你得能够准确的把某送到泪水河口。”

    “不相信老哥是吧?”王昌顿时伸手推开门往外走。

    “干什么去?”

    “老哥我亲自上去给你看着!”王昌哼了一声。

    罗毅无奈的一摊手。

    无聊的航渡已经持续了很多天,再加上对前路的迷茫未知,让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焦躁的情绪,已经发生过不少争吵和打闹的情况。久在船上的海军将士尚且还好,但是大多数都没有在船上长期待过的海军陆战队都有点忍受不住了。

    尤其是操船的海军将士还有事情干,他们只能等着。

    现在还不是属于他们的战场。

    “今日的操练,再增加半个时辰!”罗毅同样探出头。

    亲卫们急忙答应。

    为了避免这些家伙们有力气没地方使,罗毅每日里都组织训练,甲板虽然狭小,但是轮流操练还是足够的。

    现在即使是王昌和自己这两个主将心中都已经很难避免的出现了焦躁情绪,下面的将士更可想而知,所以还是让这些家伙们多操练一下来得好。

    同时罗毅向前方的苍茫大海看去。

    希望陛下保佑,老天保佑,能够早日抵达。

    ————————-

    韩擒虎本人并不在居庸关外。

    甚至平城的汉军也不在居庸关外。

    从平城开过来的汉军沿着?水向东,主力驻扎在了平城东侧的代郡(今阳高),而前锋摆在了代郡以东的涿鹿(今涿鹿南),就是历史上黄帝和蚩尤决战的地方。

    统带这一支东向汉军的是韩擒虎的副手牛弘,兵马数量也不是很多,总共八千人,前锋三千,中军五千,至于左右两翼,抱歉,那是一概没有。不过在代郡以西,还有三千步卒随时可以赶来接应。

    没办法,平城距离中原主战场实在是太远了,地位固然重要,一时间却也很难得到兵马上的大量补充。

    而且现在平城汉军的首要任务也不是向东进攻居庸关,而是向南进攻雁门关。

    拿下晋阳是汉军现在的首要目标之一,为了能够牵制住宇文纯,韩擒虎亲自率军赶往雁门,不过他麾下的兵马也就是万余,顶多起到监视和牵制的作用,面对雁门雄关,这万余兵马是不够用的。

    不过也不用韩擒虎率军进攻雁门,雁门关城是面向塞外的雄关,外侧城墙高大坚固,内侧自然没有那么险要,尤其是关城下还有集市村镇,通上关城的道路也更加平坦。

    因此只要拿下晋阳,再从南向北进攻雁门,就轻松的多。毕竟雁门也就是一道关,离开了晋阳的支撑,固守自然没有了意义。

    麾下兵马数量是在难以说充足,所以牛弘只能老实蹲在代郡,等候时机。不然的话他这八千步骑推到居庸关下,甚至还没有守军的数量来得多呢,一旦独孤永业回过神来,他跑都跑不掉。

    今日的代郡,比往常更加热闹。

    牛弘站在城门口,对着来者拱了拱手,笑道:“阿靖你可算来了。”

    李靖翻身下马,恭敬还礼:“牛叔久等了。”

    而他身后的步骑以及车队并没有停歇,继续向城中开进。

    牛弘走到一辆排队入城的大车旁边,掀开盖在上面的麻布看了一眼,啧啧感慨:“某等你们等的好苦啊。”

    这大车上搬运的就是火炮,是从关中新打造出来的一批,路上又是水运、又是肩扛人抬、又是装车,折腾了好几个月才运送过来。

    李靖之前一直在平城等候这一批足足二十五门火炮的抵达,现在火炮到了,分出来十门派人运送南下,而剩下的十五门则由他亲自押送前来代郡。

    经过韩擒虎和牛弘等人之间的商议,居庸关这边面临的压力实际上要比雁门关大。

    宇文纯一时半会儿根本顾不上雁门关外的韩擒虎,他要忙着对付南边来的杨素和李询,而且他也知道韩擒虎根本没有越过雁门关的本钱,因此也不会主动跑出来招惹韩擒虎。

    相比之下,居庸关的独孤永业虽然生性多疑,但是一旦独孤永业意识到外面虚张声势的汉军实际上还不如自己兵强马壮呢,很有可能会再一次主动发起进攻,因此火炮就变得很重要。

    无论是攻坚还是阻挡敌人的甲骑,都不可或缺。

    包括李靖自己,也赶到了代郡帮助牛弘。

    这位牛叔,打仗可不怎么样,这个大家都知道。

    李靖这个天才小子到了,就是牛弘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此时李靖也在打量着这座代郡城。

    大汉在北方的行政划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延续北周的划分。这代郡实际上是两汉三国时期设立的郡府,随着战乱频频,这一带作为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要冲之地,城池早就已经被摧残殆尽,而曾经的汉人百姓也消散的无影无踪——多数都死于战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