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最强圣帝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林提辖
    “杨家犯了什么事,这可是武陵郡有头有脸大族,杨记书斋这可是咋们太乌行省最大的书商,这怕是不好抄……”

    方如松无形间,已经将林宇当成了足智多谋的人,毕竟在此之前,他料准了会有人过来向他行贿。

    这还真是神了。

    而且有了剿匪的第一把火,他对林宇还是极为赞赏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做出亲自带人夜袭万香楼,劝林宇迷途知返的行径来。

    还不是担心这个贤婿被别的狐狸精勾走了。

    “岳父大人暂且任命我为武陵衙门提辖,三天之类,杨府的罪证小婿会全部收集。”

    林宇的眼中闪烁着精芒,他并非多管闲事,这事他若放纵,倒霉就是岳父大人跟他了。

    他其实大可以私自会晤周元,心安理得的收了周元行贿的银子,跟武陵郡的这些书香门第世家,学子身份的公子哥们,保持暧昧的关系。

    日后就不愁没银子花,盖一栋像周元那样的大宅院,也完全不成问题。

    但他做人始终有个底线,贪财也好,怕死也好,但这种钱财他真的狠不下心去贪。

    而且这还是随时会要命的钱。

    方如松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宇,十七八岁的少年郎,能够当好这武陵郡的提辖一职?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若任人唯亲,肯定要遭人背后戳脊梁骨。

    “这怕是不好吧,毕竟你无学子功名,虽是暂代,可也要师出有名……”方如松犹豫不定道。

    “如果说,这件事岳父大人不去做,小婿也不去做,日后你我都可能会掉脑袋,包括清雪……”林宇正色道。

    “什么?”

    方如松整个人都惊跳而起,这是掉脑袋的事情?他不禁身子发软,看向林宇道:“杨府到底犯了什么事,看样子似乎跟周提辖有关,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为了顺利解决这个麻烦,顺便给人生增加个漂亮的履历,日后考取功名进京面圣,也不至于毫无建树。

    林宇只好将他拿着荐书去文书阁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如实告知了郡守方如松。

    不需要添油加醋,从护卫所的陈顺之公然拿人,再到周元的迅速反应,紧急调走陈顺之。

    随后陈顺之伙同武陵郡七八个学子,包括杨府少主杨宁,设宴款待,目的已是不言而喻。

    再到杨宁嚣张跋扈,林宇痛揍,扬言抄家后,周元又一次送来一万两银子的迅速反应,哪怕方如松蠢如猪,也知道这事情不简单。

    “杨府与护卫所勾结,做的是盗卖文书阁文章的勾当?所谓的杨记书商,其实就是犯罪团伙?”

    犯罪团伙用的非常棒,起码林宇觉得岳父方如松还不至于宅成废柴。

    他点了点头道:“这只是小婿的猜测,至于真实情况,还得小婿调查清楚了才能够确定……”

    林宇沉吟了少许,郑重道:“但多半**不离十。”

    方如松双拳攥的生紧,眉宇间神色变换,咬了咬牙道:“好,我就暂且任命你担任武陵衙门提辖一职,限你五日内搜集杨府罪证!”

    林宇嘴角微微上扬,拱拱手正声道:“下官听命!但……七郡诗词大会怎么办?”

    “搜集好了杨府的罪证,再赶过去,名次哪有此事重要?”

    随后,方如松直接进入书房,写上了一份任命书,同时盖上了郡守官印。

    从现在起,林宇也正式地成了衙门里的官吏,虽然是个九品芝麻官,但好歹也是有品的官员,手握八百黑甲军跟护卫所的实权人士。

    而周元被缉拿入狱,林宇暂代提辖之职的消息也迅速传遍了全城,不明所以者多有不平之心,认为新任郡守方如松强行将剿匪的大功臣周元缉拿入狱,是任人唯亲,想让自己的女婿掌握一郡的兵马。

    于是不少文人士子,一篇篇抗议信便是从武陵城各处,雪片般地飞往了郡守府内。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居然说本官任人唯亲?武陵郡衙门烂成这样子,若是本大人不去治理,到头来遭罪仍是他们。”

    方如松气愤不已,觉得这些文人士子简直目光短浅,哪有他贤婿的一半眼界。

    见微知著,通过一丝蛛丝马迹,便直接牵出了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根线。

    这根线上悬着好几颗人头,处理好了,便是这些人人头落地之时。

    别的郡城可以烂,但他治下的武陵郡却不能乱,尤其是牵涉到了当今陛下的文书阁。

    赵东如苦笑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若能够看清,也不至于仍是普通的文人士子了。”

    陆庸点了点头道:“林宇这小子是个拥有大才的人,此事他若真的办好了,上报京师朝廷,这绝对是大功一件,文书阁是当今弘文天子下旨督办的,怎能容忍这些宵小之辈染指?”

    方如松暗暗点头,心中也是有些小激动,剿匪林宇有功,若是这次再收获大功一件,那他就真正的算是给当今陛下办了一件实事。

    身为臣民,自当为大夏发光发热,奉献余生。

    林宇暂任衙门提辖,第一件事不是去衙门当值报道,也不是去犒赏黑甲军与护卫所,拉拢人心。

    他而是去了衙门大狱面见周元周提辖去了。

    衙门大狱并非设在衙门之中,而是距离郡守府并不远地黑墙黑瓦中的建筑内,重兵把守,守备森严。

    林宇如今暂代提辖官一职,也算是这大狱的顶头负责人,进入大狱后,便被里面的湿气与各种气味合成的味道,辣的眼睛都睁不开。

    这尼玛是下水道吧!

    狱头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恭恭敬敬地陪在林宇身后,打开了关押周元的牢门。

    此刻周元狼狈不堪,估计以前的罪过这里的狱卒,披头散发,身上还挨了几鞭子。

    “周大人你这是何苦,之前你要是答应跟我干一番大事业,也不至于遭这份罪。”

    林宇冲狱头道:“还不给周大人开锁,好歹也是你们的顶头上司,有这么对待的吗?对周大人使鞭子的狱卒,让他在外候着,本官定要严惩!”

    狱头身子一抖,知道林宇是如今郡守大人的女婿,连连点头道:“是!”

    狱头替周元开了锁,本来还担心猎户出身的周元会对林宇出手,但……他管不了这么多。

    毕竟,这是林提辖大人自己要求的。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