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无量真途 > 第六百零一章 集结,进军!
    赶到约定地点以后,桓因花了两天左右的时间让部队重新在平原之上集结驻扎,并摆好阵势,然后逐渐收声收势,潜伏下来。同时,桓因还安排好了各处的明哨和暗哨,轮流值守,以防不测。而且,他还派出了许多探子,不断外出打探附近的一切消息和风吹草动。

    对于桓因来说,这里虽然距离北方八天还足有十日的路程,貌似极为遥远,可其实已经进入了战区。他很清楚,在这里,自己一方随时都有可能与罗睺的人遭遇,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埋伏,随时都有可能踏入陷阱。所以,他必须步步为营,处处小心。

    这一次可不是桓因一个人行动了,他一个人也万万决定不了这一场战斗的胜负。他的身后有百万之众,他必须对他们的性命负责,也必须要依靠他们来打赢这一场大战。

    确保一切都暂时安稳以后,桓因才向岳风云和童峒送出了讯息,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让他们到来以后,尽快与自己汇合一处。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桓因在自己的中军大帐之中见到了岳风云和童峒,也见到了他们所带来的一干军中主将。

    岳风云和童峒都是老将,带兵能力极强。看来桓因果真没有信错他们,他们也按时到达,显然也早已安排好大部队,于是迅速到来。

    放眼大帐之中,主将不下百人。可这还仅仅是最核心的一小部分而已,还有很大一分部将领,此刻其实正在军中值守,不敢擅离。所以其实,现在桓因麾下已足有干将上千,部队数百万!

    罗睺虽强,可桓因如今掌控整整三个大天,已有如此这般的实力,要与罗睺争锋又有何不可?

    见到众人,桓因信心大增。许久不见,寒暄一阵以后,直接进入正题。

    这里已是战区,马虎不得,众人都极为清楚。现在大家都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大战之中,一个不留神有可能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一个正确的决定,却有可能成为未来天界由谁做主的导向。

    随着众人的商议,一条条计划和安排被罗列出来,一道道军令被发布下去。而在这其中最为重要也最为关键的一条,就是桓因要让三个大天的部队重新集结,汇合一处,由三支部队变成一支部队。同时,桓因给出十天的时间,让众将再次操练部队,好让部队做到真正的融会贯通,配合无间。

    桓因很清楚,三个大天的部队协同作战,这是从未有过之事,也只怕是空前绝后之事。虽说之前三个大天的将领已经多番交流过,都熟悉了另外两个大天部队的特点,可要真正在实战当中能够配合起来,为友军策应,也与友军发力到一个点上,这是极难的。

    只是,这样做的意义却极为重大。因为部队讲究的就是配合,若是三大部队能够配合得天衣无缝,那战斗能力将再次上升一个台阶,那这场大战的胜负天平就会更倒向桓因一方。

    如此,哪怕在时间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桓因也要花上十天来给部队操演。磨刀不误砍柴工,桓因深知唯有实战操演才能够让部队真正变得更加亲密无间,口头的交流永远也比不上操练的效果。桓因相信,这十天的时间是花得值得的。

    只是桓因不确定罗睺会不会给自己十天,北方八天会不会突然来袭。所以他也让影爵领头,不断打探附近的消息,注意一切的风吹草动,以防不测。

    议事完毕,散帐之后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了下去。只是不但桓因带兵有方,岳风云和童峒也是同样。如此,三大天数百万之众早已在偌大的平原之上潜伏下来,哪怕练兵十日,竟然也没有闹出多大动静,更难让人发现这兵是怎么练的。

    保密,低调,是大战之前的基本原则。若是练兵动静大了,容易被敌人的岗哨发现,在战斗之中就容易被针对。而若是再大些,只怕就要成为敌方偷袭的靶子了。

    十日之中,一切都进行得极为顺利。不但练兵的效果极佳,而且影爵在消息一道上从来都不会让桓因失望。有他牵头,一条条消息被不断的送到他的手里。桓因身在中军帐内,却可知远在百万里之外的事。

    只是哪怕如此顺利,一连十日下来,桓因也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影爵及其属下传回来的每一条情报几乎都如出一辙——在这附近,没有发现任何敌情,没有发现任何陷阱,也没有发现任何阵法波动。

    影爵的人只怕都已经快要探到了北方八天的护城河旁,可传回来的消息却竟然全都是这样。难道说,其实北方八天根本就没有准备好战斗,罗睺也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布置和安排吗?

    桓因不信!

    他与罗睺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罗睺不可能不知道接下来只能是一场恶战,更不可能不知道北方八天的重要性。只是,在自己的主场附近却不埋下丝毫的手段,这可不是罗睺的作风。甚至,这都不符合一名普通将领的基本素质。

    那难道说,影爵的消息有误?

    桓因也不信。

    就算是罗睺用了一些手段,偶尔骗过了影爵的人,可能次次都骗过吗?更何况,影爵本人的能力桓因极为清楚,就连中央善现城的消息他都能搞到手。如此,为什么他本人传给桓因的消息竟然也一般无二?

    十日之后,桓因的心中反倒是越发忐忑起来。只是他如今身为中军元帅,必须要做出自己的判断。所谓用人不疑,影爵他始终是相信的。

    于是,事不宜迟,他终于号召大部队开拔,正式朝着北方八天进军。

    大部队行进,自然还是以低调为主。虽说接下来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战,但在爆发之前,保持己方的低调并不会降低自己一方的战斗力,反而能够起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效果。对方在难以探明己方情况的条件下,桓因一方骤然发难,会有雷霆之势。

    只是,数百万之众哪怕再低调,也难免掀动恐怖气势。桓因身在大部队之中,放眼望去,四周密密麻麻全是人头,一直绵延到视线的尽头,竟然似乎没有极限一般。众将士们一个个全副武装,神识严峻,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从他们身上所爆发出来的那股气势,足以让天地为之色变。

    “隆隆”之声在桓因的耳旁不断回荡,地面更隐隐震动。究其原因,除了将士们的步伐以外,还有太多的器械在四方与部队同样前行。这些器械形态各异,威力极大,更能轻易的飞天遁地。只是如今,为了尽量隐藏起来,它们却都被压在了地面之上。

    “公子,没想到我竟还能有幸看到这般气势恢宏的一幕,真是不枉此生。”桓因的身旁,张涛笑呵呵的开口。他身为一个地狱之灵,虽说已经习惯了天界的一切,可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是不由得发出惊叹。

    桓因笑了笑,说到:“这一战,我志在必得。天下,我也志在必得!”

    这一天,已是桓因带领大部队开拔之后的第六天。桓因与张涛交谈之际,影爵突然出现在了桓因身旁的半空之中。

    桓因双目一凝,望向影爵时,影爵对着桓因深深一拜,说到:“君上,附近的情况已经全都探明,在护城河以外的区域,没有任何异样,我军可畅行无阻。”

    桓因眉头皱了皱,这个消息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反而是一个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消息。然后他说到:“那护城河以内呢?”

    影爵迟疑了一下,说到:“护城河之上,有高大的光幕竖立,光幕之力极强,属下无能,无法穿透,神识也遭到阻隔,只能远远望见北方大岛上的情况。其中士兵密密麻麻,而且还另有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