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唐朝悍爹 > 章71 盛况空前
    “咚咚……”

    日中午后,东西二市的市鼓同时响起,就在这一瞬间,东西二市内的肆铺纷纷拆下门板、窗板开始做生意。

    东市许多打开肆铺的店家,却见到不远处的两间肆铺前,围满了等待的百姓,人挤人,连街道都堵了。

    定眼一瞧,店家纷纷诧异,这不是三天前张贴减水配方、以及“肥皂”这物事妙用的肆铺么?

    而西市,许多店家见到的景象又是不同。

    一间西市内数一数二规模、刚起新名叫“溢香堂”的肆铺前,停满了长安城勋贵、达官、贵人的车马,已经将西市的街道节流。

    溢香堂前都挤满了身着华服的贵妇、郎君,领着各自的奴婢。

    西市这些店家有许多人,认识这群经常光顾自家肆铺的贵妇、郎君,里面有国公府的女眷与二郎,还有当场大员府邸中的女眷与二郎,眼尖的还看到一两个混在贵妇、郎君中的异邦王子与公主。

    往常这些贵妇、郎君在店里要个什么,他们都会亲自让下人送到这些贵妇、郎君府中,恨不得五体投地的讨好、巴结着。

    哪像今天,这些贵妇、君郎居然在市鼓没响前,就主动等候溢香堂开张?

    这番景象直接颠覆了许多西市店家的认知,溢香堂到底是卖何物如此吸引这些达官贵人?

    溢香堂,在三日前张贴了一张碱水配方的告示,而后就关门闭业,这些店家只见工匠带着各式材料,从后门入内,里面动静不小,他们却不知道溢香堂在干啥。

    众店家疑惑了三日,今日见这群贵妇、郎君都挤在溢香堂之前,心中更是狐疑。

    长安城里的贵妇、郎君大多都相熟,交好的扎堆交谈,人人一脸的兴奋,似乎等溢香堂开门,便毫不犹豫的抢进去买下心仪之物。

    市鼓一响,溢香堂打开门来,这群贵妇、郎君拥簇着正要入内,却见溢香堂内飘然而出一位仙子,迎面而来,在他们错愕间,冲着他们盈盈一礼。

    “是妙儿小娘子!”

    最先认出杨妙儿的是混在贵妇人群中的各家郎君,顿时涨红了脸,激动的与杨妙儿还礼。

    那些贵妇也有不少认识杨妙儿的,在府中见过杨妙儿抚琴,对杨妙儿的琴艺甚为叹服。

    “诸位娘子、郎君一早就来光顾,奴无以为报,唯有尽展所长,献上友人相赠的一首绝妙歌谣。”

    言罢,杨妙儿在众人的叫好声中款款走出溢香堂,榻上溢香堂前早就搭建好的高台。

    溢香堂内的伙计慌忙搬着长案与坐榻跟在其后,在高台上摆下长案、坐榻,抱着琴的婢女急忙将琴放在长案上,而后恭敬的静立一旁。

    长街闹事内抚琴?

    不论是看热闹的百姓,还是周围肆铺内的店家,纷纷让杨妙儿的举动弄得一怔。

    杨妙儿冲着看热闹的百姓和诸家肆铺的掌柜盈盈一礼,而后自报家门,顿时赢得百姓与店家纷纷叫好。

    这可是名满长安城的杨大家,一手琴艺在长安无出其右,寻常在忘忧居请杨大家一曲,没个数贯如何听得到,那是他们听得起的?

    此刻,杨大家高台一座,现场抚琴,完全不要钱,这样的便宜,就仿佛他们白赚了数贯钱一样,顿时纷纷挤前来听曲。

    溢香堂前的贵妇、郎君连入店都忘记了,也纷纷钝足,准备一听杨妙儿的新曲。

    如此盛况空前,丛丛人影,连杨妙儿自己都有些吃惊。

    端坐在坐榻上,她舒了一口气稳定了情绪之后,抬起葱白十指按在琴弦上,轻轻一拨。

    “铮铮……”

    在场的所有人瞬间给悠扬的琴声吸引,接着就是沉浸在乐曲之中。

    就在众人陶醉乐曲中的时候,只听杨妙儿歌喉一展,一首绝妙如诗句一样的抒情歌词回响在他们耳畔。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高悦稚嫩的童音,清脆而真挚,纯净而不含杂质,虽然更符合这首歌的意境,但高悦只有四岁,体会不了这首《送别》歌词中的内在的含义就束发不出真实的感情。

    而杨妙儿却不同,她毕竟是成年人,而且身在风尘中,更能体会歌词的内意而有感而发,加上她不错的声线,将这首歌谣内在的离别伤感,又的完全诠释了出来。

    律优美而简单,歌词感人又充满诗意,在场的勋贵、百姓、店家、以及跑趟的伙计,全被这首歌谣吸引了。

    毕竟是唐朝的乐曲太过单调,或许是唐朝人的精神追求太低,反正这歌谣结束之后,大半个西市都处于安静状态,肆铺没营业,客人没买东西,都涌出肆铺,站在街道上听着杨妙儿的《送别》。

    高升带着高悦混在人群中,直接傻了眼。

    直娘贼,唐朝人的耳朵也太容易满足了!

    一曲终了。

    高台上,杨妙儿起身,对在场众人盈盈一礼,便笑道:“今日奴受邀于溢香堂开张之请,这新曲《送别》便以享大众,奴与君皆同乐、同贺溢香堂开张大吉。”

    “好——”

    人群这时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由其以各式男性为最,恨不得将手掌都拍肿,也不怕疼。

    “杨大家,再来一曲!”

    “小娘子,再来一曲!”

    “……”

    人群沸腾,人群中时不时的传来“再来一曲”的喊声,人挤人,热闹异常,让高升急忙把高悦抱在怀中,免得激动的人群将宝贝女儿挤坏了。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唐朝的明星和现代的明星没差,脑残粉真是一**的,汹涌澎湃。

    杨妙儿始终浅笑应对沸腾的人潮,见火候差不多了,藕臂连挥,示意众人静一静,她还有话说。

    这些无序而闹哄哄的人潮居然纷纷闭嘴,仰头看着高台上的杨妙儿,等待杨妙儿发话。

    杨妙儿见人潮安静下来,道:“诸位父老或许心中疑惑,奴怎会受溢香堂之邀,在此处为弹曲?”

    是啊,刚才见到心中女神,倒是忘记了这茬,现在女神提醒,在场的人纷纷心里疑惑,直愣愣的看着高台上的杨妙儿。

    杨妙儿微微一笑,从已经中拿出一块晶莹、雕刻美丽花纹的物品,对着众人一展,又道:“因为此物。”

    众人除了更疑惑,就是一脸呆傻的样子盯着杨妙儿,等她继续解释。

    给人潮挤来挤去的高升,连翻白眼,心道,杨妙儿你妹啊,磨磨唧唧钓人胃口干啥,能不能快点公布答案?

    人潮汹涌,他都快给汹涌的人潮挤出翔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