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宋昏君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梁子凡战大定城
    居庸关的士兵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么轻易地成了岳家军的俘虏,只好纷纷扔掉了武器。

    这不是打仗,更不是真正的兵变。于是有人逃走以后去了飞狐口,那里有京西军孙悟来的兵。

    飞狐口守将闻听居庸关兵变是大吃一惊,亲率数名将士悄悄地摸到了居庸关外。远远的看到岳家军已经将居庸关占领,心中吃了一吓,连滚带爬的回到了飞狐口,火速派铺兵回京上奏。

    赵桓在紫宸殿望着众人:“居庸关与飞狐口来报,岳飞谋反,各位有何看法?”

    宰相张邦昌站出道:“陛下,为今之计当应组织防御。在京师附近布防,以防止反贼岳飞打进来。”

    枢密院签书院事郑中和道:“陛下,臣以为应该火速联系西夏,联兵剿灭叛贼。”

    旁边何栗道:“陛下,臣以为此时说岳飞谋反言之过早。他并没有昭告天下,也没有南下攻城略地,而是带着他的部分岳家军挥师北上。”

    赵桓大喜:“你的意思是岳飞并没有反?”

    何栗昂然道:“陛下,岳飞若是造反,为何北上?投降金人吗,依臣看岳飞的秉性不可能降金。再说,他已是兵马大元帅,金人也没有拉拢他的资本。”

    赵桓闻言连连点头,并非是赵桓没了脑子。只是他着实被岳飞造反给吓住了,自己最器重的将领,手握重兵的大将,猛然间闻其造反,怎能不惊不怕。

    “可就算岳飞没反,他北上目的是什么?他若是伐金,金人铁骑虎视眈眈,他孤军深入岂不送死。”一直没说话的李纲道。

    何栗摇了摇头:“这个不知,不过臣以为此时说岳飞谋反太过武断。”

    张邦昌怒道:“不管是不是造反,他没有枢密院调令私自出兵就等于是谋反。”

    赵桓心中放了一大半的心。若岳飞真的反了,就算自己能剿灭他,那大宋必然会是血流成河元气大伤,况且自己也未必是岳飞的对手。

    “报!陛下,儒州急报!”执事太监将兵部急报送上来。

    曹东升慌忙接过呈上。

    赵桓打开急报,一看是岳飞送来的。赵桓的脸色由惊讶到惊喜,终于仰天哈哈大笑。

    下面群臣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何事。

    “哈哈哈,岳飞啊岳飞。你可真是领军的天才!不过你也是个为官的蠢材!古往今来,哪个皇帝能容得下你如此放肆!”赵桓将急报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

    “众位爱卿,此事不必再议,岳飞北上伐金去了。”赵桓平静的道。

    众臣更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陛,陛下,就算岳飞北上。可眼下宋金会宁之盟尚在。宋夏蒙尚未出兵开战,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授人把柄?”张邦昌道。

    “嗯,”赵桓沉吟了一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此时朕无法责罚他,况且那样也好寒了前线将士的心,此事搁置再议吧。”

    其实岳飞的信来的迟了一些,他在信中详细介绍了金国大定、中京、兴中三地的战略重要性。

    赵桓也知道,拿下这三地,三国联军伐金大宋将会是最大的赢家。可岳飞此人竟然敢如此大胆,私自调兵,此人不可不防。

    古今帝王哪个不疑心,多少军事奇才,死于功高震主的将领更是数不胜数。岳飞明知如此还屡屡触线,赵构当年不杀死岳飞就有鬼了。

    赵桓也一样,一样担心岳飞实力太大难以控制,所以他得选几支其他的军队使其能与之抗衡。

    “传枢密院调令,宗泽部接防岳飞燕云十一州驻防要务。其余五州由京西军孙悟来、淮南军周贵同继续固防。”

    ……

    儒州,岳飞营帐。

    夏德超看着铺兵送来的圣旨说道:“岳帅,陛下已然起疑了。怕你功高震主,收回了燕云诸州的固防权,逼咱们挥师北上。”

    岳飞眉头微皱:“陛下没治本帅的罪就不错了。传令各军,迅速集结,经居庸关北上,拿下大定、中京、兴中三地!”

    金国大定城,守将耶律布图乃是大辽降将。

    金人待耶律布图还算不错,给了他一个大定军指挥使的位置。

    耶律布图力冠三军,兵器是两把大铁锤,重达八十斤。

    “报!报将军,白鹭湾方向有敌情,发现大宋军队往大定方向袭来。”

    “什么?”耶律布图闻听探子急报心中一惊:“怎么可能,宋军打进大金?”

    探子道:“千真万确,小人看的清清楚楚。数千名宋军前锋正在往大定奔来,旗上一个大大的岳字。”

    “岳家军!”耶律布图吃了一吓,他听说过岳家军的厉害。

    自大金建立之日起,金国国境就没有人敢来入侵。是以金国的都城池疏于防范,他们都是进攻型的。被人打到家门口,头一次。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耶律布图急得双手直搓,他提小鸡一般抓过那名探子:“速去中京求援!”

    探子慌忙点头,耶律布图扔掉小兵:“取我兵器来!”

    那名探子被耶律布图丢垃圾一样扔了一边,他慌忙爬起道帐外接过传令兵的令牌骑上马往中京方向奔去。

    却说这名探子曾经跟过完颜宗翰打过太原,知道岳飞的厉害。他原本怯战差点被军法处斩,后因金人兵败而捡了一条命,后在军中做了一名前方探子。

    他在白鹭湾发现如蚂蚁般的岳家军军队,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他知道大定无论如何是守不住的,中京更别提。

    耶律布图让自己去中京求援,途中他竟然调转马头往西逃窜,做了一名逃兵。

    梁子凡提枪带领的岳家军前军已经到达大定城下,这边耶律布图也眼巴巴的等着中京来救援,中京那边却茫然不知。

    梁子凡指着城上:“犹那金贼,可愿出城与我一战!”

    耶律布图不答,站在城墙观望,问旁边士兵:“中京援军来了没有?”

    士兵摇头:“小人站在北城楼处观望,没有见到半分援兵的影子。”

    耶律布图大怒:“他们这是落井下石,想置我于死地!”

    梁子凡还在城下叫嚷:“守城的是哪位将军,可否与我一战!”

    耶律布图忍不住提着巨锤在城上指着梁子凡道:“我乃大定守将耶律布图,阁下何人?”

    梁子凡观这人膀大腰圆,手中大锤不下几十斤。心中暗喜,终于遇到一对手,当下抱拳道:“本将梁子凡,乃是岳帅前军先锋!”

    耶律布图双锤相击,铮铮作响:“久闻岳家军勇猛,本将倒要见识见识!”

    梁子凡挥枪直指:“耶律布图?想你是大辽人吧,怎地做起金贼走狗!”

    耶律布图最恨他人叫他走狗,当下大怒:“开城门!”

    马蹄声响,耶律布图举着双锤冲了出来。

    “好!”梁子凡大喜,纵马提枪挽了个枪花跟着冲了上去。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