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宋昏君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众人合唱一台戏
    驿站很安逸,床又大又舒服。不过把古怒还是一夜坐立不安。

    辗转反侧到天亮,大宋皇帝好像并没有召见自己的意思。终于忍不住,把古怒起身离开驿站去南京府府衙见皇帝,结果吃了个闭门羹。

    门口侍卫说了,汴京运来了两万担粮草,陛下正忙着分配各军,现在没空搭理你。

    把古怒更是心慌,两万担军粮。狗皇帝这是要长期作战啊,搞不好这是要打到上京会宁府,这是要端了大金的国都啊。

    把古怒越想越是心慌慌,可偏偏去求见皇帝的时候又被侍卫拒之门外。当下回到驿站是茶不思饭不想,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第三日上,把古怒实在受不了了。不行就打道回府吧,人家皇帝不见咱啊。

    正思虑间,驿站置邮使凑了过来。

    这置邮使乃是占领南京府后由禁卫军调配过来的,名字叫曹东升。没错,就是曹东升这个王八蛋。

    当然这个置邮使是冒牌货,但是赵桓亲自任命的。

    把古怒坐在桌子旁唉声叹气,曹东升凑上前来给他倒了壶茶,伺候人的事他最拿手。

    “上使何故烦乱啊?”

    把古怒来了之后一直被人刻意凉着,眼见有人主动搭话,当真是他乡遇故知之感。当下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的一肚子苦水倒了出来,就特么差点泣泪横流了。

    曹东升听完叹了口气,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上使有所不知啊,你们大金做的确实过火了点,本来咱两家好好的订了个会宁之盟。瞅瞅你们干的这些事,先是打沧州,又是攻保州,还想劫粮草。这不都是你们挑起的吗?”

    把古怒叹了口气:“朝中大将都想打仗,我主陛下身不由己啊。”

    曹东升一拍大腿:“是啊,我们大宋皇上也是不想打仗,可被一干群臣逼着没办法啊。我估摸着你进不了南京府衙,未必就是皇上的意思。”

    “曹大人的意思是?”

    曹东升神神秘秘地:“八成是被哪个将军给拦下了。”

    把古怒闻言微微一惊:“这可如何是好,难道你们皇帝也不想打仗?”

    “你以为呢,皇上可是真龙天子。谁不想太平盛世,你听说过我们皇上在被窝里睡觉早朝迟到了被大臣给训斥的事了吧?”

    把古怒摇摇头:“这事不知道,不过我们陛下也是一样啊。就因为偷偷的喝了点酒被宗翰元帅打了屁股。”

    曹东升暗暗好笑,还有这一出。当下劝道:“不是我们陛下想打仗,是将领大臣想打。这几日你见不到我们皇上那也是情理之中。”

    “唉,不行本使明日只好回去了。”把古怒连连叹息。

    “报!曹大人,京城来报。”一名铺兵在外室喊到。

    曹东升陪笑道:“上使稍息,在下有事要办。”

    把古怒摆摆手,曹东升退了出去。

    只见曹东升接过铺兵书信,打开看了一遍后刚要收起,外面有人喊道:“曹大人,京城来人了。”

    曹东升慌忙将书信放到旁边一个抽屉里,整了整衣冠迎了出去。

    这一切都被把古怒悄悄地看在眼里。曹东升出去以后,把古怒悄悄地溜到外厅。左右无人,轻轻打开抽屉将那封书信打开。

    把古怒一看书信脸色大变,只见这是户部送来的下个月军费清单。下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国库余额竟还有七百万两之多。

    “哈哈哈……”外面响起曹东升尖细的笑声,把古怒慌忙将书信原样放回,闪进了内屋。

    曹东升刚进门,嬉笑满面:“上使大喜,大喜啊。”

    把古怒一脸茫然:“曹大人这喜从何来?”

    曹东升一拍他肩膀:“刚京师来信,我正要把书信送到南京府衙,寄到皇上那里去。侍卫不是不让你进去吗,你跟着我,我就说你是邮驿站的人,这样你就能见到皇上。上使就可以与皇上商讨和谈之事了。”

    把古怒闻言大喜,站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曹大人帮忙。”

    曹东升笑着拍打着他:“客气,客气。”

    把古怒换了一身大宋铺兵,跟着曹东升顺利的进了南京府衙。

    刚到庭院门口,就听到府内争吵之声。

    “放屁!朕说了可以与金和谈,那金国使者怎会不来?”这是赵桓的声音。

    一个粗犷声音道:“陛下,那金使迟迟不来朝见。如此傲慢无礼,咱万不可再与之和谈啊。”

    另一个声音响亮的将军附和:“是啊,陛下!会宁之盟就是前车之鉴。金人无信,陛下万不可再听金人蛊惑。”

    “放屁!你们休要瞒朕,定是你们不让那金使来见朕。你们都不想和谈,就想与金开战!”

    粗犷声音接着道:“陛下,末将等冒死以谏。是末将将那金使拦与府外。眼下粮草丰盈,国库充足。咱们正好一鼓作气攻入上京,灭了大金!”

    “是啊陛下,求陛下恩准!”

    “求陛下恩准!”一众将领纷纷叫道。

    把古怒在外面只听得心惊肉跳,这帮将领这是要开战啊。

    “砰!”的一声,茶杯碎地的声音。

    “陛下息怒!”众将齐声。

    “你们的心思朕岂有不知!你们想打仗,做梦都想,因为这样你们就可以累功升迁。朕告诉你们,兵凶战危,那金国在蒙边陈兵十万,若要灭金,必是一场血战。朕心系苍生,不忍战乱又起。你们不是拦着吗,那朕自己去驿站找金使去!朕自己去!”

    粗犷声音哽咽:“陛下,陛下万不可丢了身份,丢了脸面啊。末将答应,答应和谈便是!”

    只听赵桓语气稍平:“那还不请金使来见朕?”

    声音响亮那家伙道:“陛下,若是和谈也无不可。需让金国每年给大宋纳贡,向大宋称臣。”

    另一个声音道:“可金国好像没有多少银子。”

    “哼,他们有的是人参鹿茸,战马貂皮。让他们拿这个来换!”

    “对,拿这个来换!”

    赵桓道:“众位爱卿说怎样,怎样便是,只怕这金使未必肯答应。”

    粗犷的声音哼了一声:“不答应就开战!攻下会宁,活捉完颜晟!”

    “对,不但让金人称臣纳贡,还要他们将战犯押送到大宋来处置。”

    “对,那个麻吉杀了南宫元帅。必须让金人将麻吉押来,否则一切免谈!”

    “对,一切免谈!”

    把古怒在院子外面听的是额头冷汗直冒:“多谢曹大人美意,众将已答应和谈。本使回驿站等待便是。在下来府衙之事,曹大人万不可让屋内众人知晓。”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寄给曹东升。

    既然众将答应求和,自己再这幅打扮进去那是给大金丢脸,屋内众将脸上也不好看。

    曹东升顺手接过,笑着目送把古怒出府不提。

    赵桓站在屋内通过窗口看到把古怒离去的背影,众人相对大笑。

    ps:这书评区把我喷的,生无可恋。能看到这里的读者我相信都已百毒不侵了,感谢支持!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