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鬼匠 > 第471章 三秒后,你会死
    一听他的话,我面色一喜,忙问:“我想知道你跟王晴母亲的事。”

    这话一出,那杨昱面色一凝,自行提起茶壶,斟了一些茶水,然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也不说话。

    我有些急了,忙问:“你刚才不是说,什么都告诉我么?”

    他苦笑一声,“东川,你问的是个人**,我只能告诉你,我杀晴儿父亲有我自己的理由,就连杀先前那胖瘦两名保安,也有理由。”

    听着这话,我的暴脾气一下子冒了出来,这不是扯淡么,明显是滥杀无辜,非得给自己找个理由。

    不过,人就这样,无论做什么,都会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以此告慰自己的良心。

    那杨昱显然知道我不相信,淡声道:“那胖保安身上背负一条人命案,你若不信,等警察来了,你可以去派出所打听一下,至于那瘦保安,他家中年迈的父母正在外边乞讨,他则在这广州吃喝嫖赌抽,从未考虑过家中的父母,就这么一号人,你觉得他有活着的必要么?”

    这…这…这太那啥了吧!

    先不说那胖保安的事,就拿这瘦保安来说,他绝对罪不至死,只要耐心教导一番,还能回心转意也说不定。

    毕竟,老祖宗都说了,浪子回头金不换。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正准备说话,那杨昱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又说:“还有那殡仪馆王小强的死,你知道他对我女人做了什么吗,那畜生居然要*****我年仅十三岁的女儿,好在被我发现了,你觉得这种人活在这社会,除了影响社会和谐,还能有什么作用。”

    “啊!”我惊呼一声,下意识朝王晴看了过去。

    她好似没事人一般,坐在那一动不动,就好似杨昱说的事,与她毫无关系一般。

    也对,她精神好似有点对。

    “那王晴养父一家人怎么得罪你了,我可是打听了,她养父一家人极其和善,鲜少…。”

    不待我说完,他打断了我的话,冷笑道:“你觉得坏人脸上会写着坏字吗?就如我,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一怔,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眼,就说:“看面相是坏人。”

    我这样说,倒不是因为气话,而是这杨昱的面相,天生一副凶相。

    他一笑,淡声道:“那我告诉你,我在殡仪馆所赚的钱,除了一部分留作给晴儿以后当嫁妆,剩下的钱,悉数拿出去捐助了一些无家可归的人,那你现在觉得我还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听着这话,我一脸的不相信,就他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还会这么好心?

    那杨昱应该是知道我不会相信,笑了笑,淡声道:“这社会就这样,好与坏,坏与好,并不是看表面,更多的是看人心,人心若坏了,自然是彻头彻尾的坏人,以我的眼光来看,我是一个人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差点没被他气的跳起来,这特么也太不要了脸。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仅仅是一闪即逝,紧接着,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丝无助跟无奈。

    我深呼一口气,也没心情跟他扯什么好人跟坏人,就把话题再次拉到王晴身上,问他:“就如你所说,王晴的养父是坏人,但也不至于让他家死光啊!”

    他面色一沉,死死地盯着我,冷声道:“洛东川,别拿你那可怜的善良来质问我,你,不是当事人,自然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出脉,我只问你一句,谁看见我亲手杀了他一家人?谁看见我杀那胖瘦保安了,谁又看到我杀王小。”

    我为之语塞,就如他说的那般,的确没人看到他亲手杀人,就如他先前在我面前杀了胖瘦两名保安,虽说我是亲眼看到的,但,想要去派出所报案,肯定是不成立的。

    毕竟,他仅仅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而王晴养父一家人的死,都是各种离奇死亡,真要调查,绝对不能定他的罪。

    再说,总不能定他一个骂人罪吧?

    我死死地盯着他,“杨昱,你就不怕遭到天谴么?”

    “天谴?”他一笑,“如果真有天谴,倒是如了我的心愿。”

    说着,他好似想到什么,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洛东川,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晴儿养父一家人该死,我绝对没有做错,至于真相是什么,我不能说,因为这关乎到月蓉的声誉,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说出来。”

    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啥,只好问他:“行,就算他们家人该死,那我问你,郑月蓉为什么会死,还有就是我在火车上所遇到…。”

    我话还说完,他打断了我的话,淡声道:“你在火车上所遇到的事,是我动了手脚,严格来说,我找了一个人,将你弄到广州了,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你治好我的女儿。”

    找人?

    难道是莫千雪?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我来广州是莫千雪的主意。

    等等,不对。

    送我来广州那女人不是莫千雪。

    虽说那女人跟莫千雪长的一模一样,但俩人性格跟神态完全是两个人。

    瞬间,我有种掉入圈套的感觉,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是你把我引过来的?”

    他点点头,笑道:“不然呢?”

    “就为了救你女儿?”我再次问了一句。

    他笑了笑,淡声道:“对,为了治好我女儿,别说把你引到广州来,就算杀尽天下人,我依旧不会有丝毫犹豫,我这辈子只为四个人活,一个人是我母亲,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月蓉,还有就是晴儿,为了他们四个,即便是万死,在所不辞。”

    说完,他朝王晴看了过去,那王晴应该是感受到杨昱的目光,也不晓得咋回事,泪水在她眼里打着圈儿。

    “呵呵!”

    看着这一切,我冷笑一声,“你口口声声说爱郑月蓉,结果却是破坏她的婚姻,最后更是导致她身死?”

    那杨昱好似急了,刷的一下站了起身,捞起台面的茶杯,摔在地面,死死地盯着我。

    只听到啪的一声响,那茶杯立马分成了好几瓣。

    “洛东川,我可以忍受你的质问,但我不代表我允许你侮辱我对月蓉的爱,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说完这话,他双眼通红地盯着我,嘴唇则缓缓张开,“三秒后,你会死…。”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