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麒麟巫师 > 第112章 初血之月
    “你吃了午饭没?“赫敏问道。

    “啊?“

    她又问了一次同样的问题。

    “还没。“安德鲁说道。

    “那就别吃。“她沉默了一下,当她再讲话时,口气听起来有点阴沉。“情况很糟。“

    “小敏,很糟是有多糟?“

    她的声音变得柔软下来,这可比任何血腥或暴力的死亡画面更让安德鲁害怕。赫敏当然是个异常强悍的女孩---那次舞会上,赫敏把罗恩、哈利都击败了,他们喝了很多酒,最后安德鲁不得不用咒语把他们三个一个一个送回宿舍-----她对于自己从不示弱感到相当自豪。

    “非常糟,安迪。请不要拖太久;特殊犯罪小组正想染指这个案件,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在你调查前破坏现场。“

    “我这就过去。“安德鲁告诉她,站起身穿上大衣。

    “七楼。“她提醒安德鲁。“等下见。“

    “好。“

    “你在和谁讲电话?秋吗?”卢娜睡眼朦胧从她的卧室出来,穿着印花睡衣,看起来像一个中学生,她的头发像沙漠里面干枯了数个世纪的茅草。

    “是赫敏,我得帮她去看一个现场,你今天不用去店里吗?”

    “啊,我忘记了,应该还有点事情吧....”

    安德鲁把窗帘拉开,灿烂的阳光倾泻而下,和卢娜告别,他走出门,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皱着眉头将门锁上。

    安德鲁不知道调查赫敏的现场要花多少时间,但安德鲁真的担心的是另外的事情----小巴蒂这段时间传来的情报越来凶险了,黑魔王已经进入了黑巫师最黑暗的区域,如果之前黑魔王还有所桎梏的话,现在的他,已经彻底堕落了。

    安德鲁走下楼梯,空旷的楼梯间回荡着他皮鞋和水泥地面的撞击的声音。安德鲁很少搭电梯,虽然公寓是在五楼,但正如同方才所提及的:巫师会对任何电子产品产生不可预知的影响,它们总是在安德鲁最需要的时候坏掉。

    此外,安德鲁还有些其他的心思---如果他想用魔法除掉一两个他不喜欢的巫师,那么他当然不想被抓到,这虽然的不是那么的正义,甚至不是那么的合法,但是正如安德鲁一直生活那个世界一样---地狱反而是天堂,人间塞满了的恶魔---好在警方聘雇的惟一一位能跟得上安德鲁的执业巫师就是赫敏·格兰杰,哦,对了,或许纳威·隆巴顿也算一个,但是要知道,纳威之所以放弃留校任教的机会,就是听从了安德鲁建议。

    纳威真是个勇敢的孩子!

    安德鲁觉得自己在楼梯间的获胜机会,会比在密闭的电梯里来得大---地狱图景如今和他的身体彻底融合在一起,随着安德鲁魔力的增强,地狱图景也一直在增强---安妮皇后警告过他,如果他顶不住那些毁灭意志的诱惑,他将开启天启之门。

    这就是安德鲁为什么没有继续修行,然后成为世界最强巫师,建立独裁统治挽救世界的原因---那样做的唯一结果,就是让大黑暗降临。

    神经兮兮?也许吧,不过隐形的恶魔可不会因为你神经兮兮,就放过吃掉你的机会。

    赫敏格兰杰在有十三层的老旧饭店外面等着安德鲁。赫敏和安德鲁一样年纪,安德鲁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大帅哥,现在虽然有些不修边幅,但是样子更加帅了。

    赫敏换了新的发型,样子显得精干成熟一些---要知道,她处理的都是一些极其严重的案件,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确实很难让人有安全感,为此赫敏有时候不得不使用变形术,稍微修改下自己的外貌。

    安德鲁有着一头黑发和一对漆黑眼眸,赫敏蓬松的棕色卷发经过精心打理,褐色的双眼正盯着自己的笔记本;青春期的赫敏浑圆诱人,如今显得越来越可爱了。

    这是个有点风的沁凉天气,宛如一般的三月天。她穿着一件长外套,盖住了她的长裤装上面。赫敏不喜欢穿正装,尽管许多人觉得赫敏这样的学霸应该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但是安德鲁很清楚---他们可是多年同学---赫敏体内住着怎么样的不安分的灵魂。

    为了适应现在的工作,赫敏专门训练了体能。这一点从她办公室里那两座业余跆拳道比赛的奖杯即可证明--虽然没有到黑带,但是消灭一两个小流氓搓搓有余---会跆拳道的女巫....

    她的齐肩头发在春风里肆意飞拂着。她没有戴耳环,也只略施脂粉,让人很难分辨出她到底是否化了妆。与其说她是位强韧的咨询巫师警探,不如说她看起来更像是个讨喜的明星。

    “安德鲁,你没有别的大衣可穿了吗?我记得前几天卢娜才刚刚给你买了几件春装,难道你不喜欢?“当安德鲁走到可以打招呼的距离时,她不满的问道。

    有好几辆警车违规停放在大楼前。她瞥了安德鲁的眼睛约半秒钟,接着迅速移开;为此安德鲁得好好表扬她,因为她已经比绝大多数人撑得更久了---地狱图景让安德鲁免疫所有精神类的魔法攻击,因为他自己时时刻刻都要对付毁灭意志的侵蚀,任何想要侵入他意识的魔法,都要首先通过毁灭意志的洗礼---所以一般巫师凝视安德鲁眼睛时,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幻象,赫敏当然也不例外---但是赫敏喜欢挑战自己。

    安德鲁尽量避免让别人受到这样的伤害,不过赫敏喜欢挑战自己,她要求安德鲁允许她直视他的眼睛,安德鲁只能稍稍泄露毁灭之力。

    安德鲁低头看着这件有着宽大的兜帽,袖子和手臂等长的像巫师袍一样的黑色帆布防尘大衣。“这件大衣有什么问题吗?这可是我用了三个变形咒语才修改出来的傲罗的龙皮防护服,能抵抗很多恶咒呢。龙皮对魔法抗性很强,你不知道我废了多大劲....“

    “那除了让你看起来像个伦敦街头的流浪汉之外,没有任何用处,就算你喜欢龙皮的防护,你可以穿在里面啊,既然你能变形他们...“赫敏有些厌恶的看了看大衣样式,挥动魔杖把大衣的上的风尘清理了一下。

    “那不是太麻烦了,再说我已经够漂亮了,再穿漂亮点,不是不给别人活路吗?“安德鲁笑了笑说。

    赫敏忍不住轻笑出来。“好吧,随便你,反正秋才是你的正牌女友,她愿意就行....”然后,她后脚跟一转,走向饭店的正门。

    安德鲁赶上去,稍微走到她前面。

    她加快脚步,安德鲁也加快。安德鲁们比赛看谁先走到正门,两人愈走愈快,穿过昨晚的雨所留下的水坑。

    安德鲁的腿比较长,所以先到了。安德鲁为她开门,表现绅士风范请她进门。或许安德鲁的价值观有些过时,但安德鲁是个守旧派,认为男性不该只是把女性当成比较矮小、瘦弱、有胸部的男人而已。

    安德鲁乐于将女人当成独立生命,她们是淑女、帮她们开门、一起吃饭时由安德鲁付账、送花……诸如此类。

    此举却没得到赫敏的欢心,她当然是个女权主义者,而且是进化后的女权主义者。赫敏认为任何强调她是女孩子而受到的优待和歧视一样令人讨厌,那是彻头彻尾邪教,完全错误女权主义,只会让女人的地位更低。

    当安德鲁站在那里开门时,她瞪视着安德鲁,但眼神里有种安心、放松的感觉。她在安德鲁们的这个仪式里得到一种奇异的抚慰,每次当她发现到这点时,就更觉得气恼。

    然而,七楼上面到底有多糟呢?

    两人搭着电梯,突然一阵静默。安德鲁和赫敏彼此都相当熟悉对方,所以这样的静默并不是很自在。安德鲁很了解赫敏,能用直觉抓住她的情绪和思考模式--只要安德鲁跟某个人相处一段时间,就能建立起这种直觉。安德鲁怀疑自己这种洞察的能力来自于地狱图景---要知道,每个恶魔的天赋,都是能洞悉人性,抓住弱点,然后引诱沉沦。

    直觉告诉安德鲁赫敏很紧张,跟钢琴的弦一样地紧绷。虽然她没有表现在脸上,但是从她肩膀和脖子的姿态,以及背部僵硬的样子就可以感受到。

    或许是安德鲁将这股感受投射到她身上,电梯的封闭感让安德鲁有点紧张。安德鲁舔舔嘴唇,环视电梯内部,安德鲁和赫敏的影子落在地板上,看起来仿佛在那里摊爬着。还有某件事困扰着安德鲁,一种让人坐立不安的本能反应---自从上次安妮皇后以半神之力暂时封闭了他体内的毁灭之力后,安德鲁很久没有这种心悸感觉了---似乎无数关于危险的警报器同时响了起来。

    就在电梯慢下来时,她用力吐了口气,在电梯门打开前再吸入一大口气,仿佛她打算在这层楼要一直屏住气,到重回电梯时才会再呼吸一样。

    血腥味闻起来有种黏稠的感觉,类似金属的味道,当电梯门打开时,空气中就弥漫着这种气味。安德鲁的眼中红光一闪而过---恶魔欢呼的声音---安德鲁若无其事跟着赫敏出了电梯、沿着走廊走了下去,经过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他们都认识安德鲁,在安德鲁经过时挥手跟安德鲁打招呼,没有要求检查市政府给安德鲁的那张小巧轻薄的卡片。

    的确,在伦敦警局这样的大城市单位里,就算没有咨询巫师警探这样奇怪编制外人员,也还是有几个非正职的极其著名的住在贝克街221b之类正义战士。

    赫敏先进入房间,细微的血腥味开始变得浓重,但在第一道门后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景象。这间套房外侧的房间是以艳丽的红色和金色为主调的起居室,看起来俨然是三十年代老电影里的布景--奢华,却有些虚假。

    椅子表面是黑色亮丽的皮革,安德鲁的脚陷进了厚厚的铁灰色绒毛地毯里。天鹅绒窗帘已被拉起来,虽然灯全都开了,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太暗,质感和色彩都稍嫌肉欲;这并不是你会想坐着看书的那种房间。声音从安德鲁右边的门口传过来。

    “在这儿等一下。“赫敏一面告诉安德鲁,一面穿过门去到走道的右边,进入安德鲁猜想是这间套房的卧室。

    安德鲁轻轻抚摸了自己魔杖袋,确保自己不会瞬间发出毁灭整座饭店的可怕咒语。他再次扫视整个房间,皮沙发,两张皮椅,亮黑色的视听中心有音响和电视。香槟瓶放在一个盒子里退冰,盒内满盛着昨晚原本应该是冰块的水,旁边放着两个空的玻璃杯。地上有一片玫瑰花瓣,和地毯显得格格不入----没有任何灵魂体存在的痕迹,如果这里确实发生了凶杀案,那可怜灵魂直接开始了下一段冒险。

    一旁那张皮制躺椅的下方露出了一小块缎布。安德鲁弯下腰一手拾起那块布,小心翼翼不去碰触其他东西。原来那是一件黑色缎质内裤,小小的三角形裤身每个顶点都有紧带,其中一条像是被人扯断似的与裤身分了开来。

    那套音响相当先进,但不是很名贵的品牌。安德鲁从口袋里掏出一枝铅笔,用橡皮擦那端按下“播放“钮。柔和、肉欲的音乐飘溢在房间里,低沉的贝斯、扣人心弦的鼓声、没有内容的人声,背景则是女人的娇喘声。

    音乐持续了几秒钟之后停顿了约两秒,然后便不断重复播放。

    安德鲁做了个鬼脸。正如方才所说的,安德鲁对机器就有这种效应。这和巫师是肯定有关的,这点有时候给安德鲁探查真相带来很多麻烦。愈是精巧、先进的机型,在安德鲁靠近的时候就愈有可能会出状况。安德鲁可以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废掉一台影印机。

    “爱--情套房。“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故意把爱字的尾音拖得很长。“客倌,您觉得如何?“

    “嗨!卢卡斯警官。“安德鲁没转头便说道。卢卡斯那细微、具有鼻音的声音很特别。

    他是赫敏的搭档兼强烈的怀疑论者----同时是个普通的麻瓜,根本不相信巫师世界的存在,坚持称那只是孩子睡前故事里面事情----他认为安德鲁不过是个神棍,不断将市政府的民脂民膏骗走。

    “你打算把那音响留着带回家,还是只是观察一下?“卢卡斯不友好看着安德鲁。

    他样子是个典型的英伦帅哥,但是充满血丝的双眼破坏了这种美感,他的夹克都皱了,领带上有着沾了食物的痕迹,这些掩盖不住他的机敏。他是个精明的工作狂警探----不然不会被女部长亲自选中,作为这个秘密组织里面麻瓜政府的代表----他是个锲而不舍、意志坚定到顽固的年轻警探。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