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地狱归来 > 第94章 一字震死人
    大路下面,随着孔振兴被江秋一膝盖磕死,整个孔家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大少爷怎么还不起来?”

    “怕是不对劲,莫非是死了?”

    “天呐,真的死了!”

    每一个人再看江秋的眼神都变了,带着一种畏惧,难以置信!

    孔振兴可以说是孔家新一代战神般的存在,可以说因为他的实力强劲,孔家人怕他甚至多过于怕大长老孔说。

    却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人一招毙命,那这人得多恐怖?

    “我们孔家得罪了什么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人来寻仇?”

    “这些年来我孔家寻仇的人多了,谁知道是哪个得罪了他。”

    “搞半天,这人叫什么我们还不知道呢!”

    “这回我们孔家完蛋了。”

    便在孔家人一片凄惨,士气极其低落的时候,孔说在半空中飘然落下!

    在豫州,世人皆知孔家是超凡脱俗的修行世家,即使是在孔家的庄园内,孔家绝大多数人也仅仅是知道他们是修行世家,却不知道修行世家的真正含义。

    今天孔说现身说法,让孔家人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修行!

    相比之下,孔振兴的那些行为简直弱爆了好么?

    看看人家,这直线距离足有三百多米,直接凌空飞过来,足不沾地就越过了孔家诸人的头顶,到了江秋的面前,简直如神仙一般。

    这证明孔说已经把一身的罡劲修为练到了极致,甚至可以御气短暂的飞行,距离跨入筑基也没多远了。

    “是大长老!”

    “原来大长老的身手如此高妙,之前我们怎么不知道?”

    “一直以为他只是个严肃的老头呢,没想到真正强大的还是大长老啊!”

    “这下我们孔家有救了,我就说嘛,孔家怎么可能这样就完蛋了。”

    刚刚说出颓丧话的那家伙连忙转变画风,再次牛逼起来。

    不过他的话依然遭到了不少白眼,吓得这家伙赶忙缩起脖子不敢再开口。

    所谓细微处见真章,孔说一个飘荡的举动不但把孔家人的士气重新提振起来,他也想借此机会吓唬一下江秋。

    半步筑基境界的高人啊,距离真正的筑基就是一道门槛的事,一般的罡劲宗师放在孔说的面前,还真是不够看。

    不过孔说这本事忽悠忽悠其它的宗师还可以,在江秋眼里,孔说才是不够看的那个。

    “小子,我不问你为什么上我孔家,也不问责你杀我孔家宗师之罪,你把你隐匿修为的功法交出来,然后发誓从此永不入豫州,我便可以让你离开。”

    “当然,如果你愿意把所有的功法都交出来,我还可以引荐你见我家家主,赐予你孔家荣誉长老的职位,之前的一切恩怨,咱们一笔勾销!”

    孔说威严的双目中刻意的带着几分平和,他希望自己能镇住江秋,拿到江秋身上的功法,至于孔振兴的死虽然可惜,这个锅得由他孔说来背,但是如果能拿到江秋手里的功法,那就是大功一件,至少在孔家的家主面前有个交待了。

    至于孔说所说放江秋离开,那纯粹是忽悠江秋的,修行界尔虞我诈何其多,前脚放屁后脚翻脸的事简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孔说可不会因为说假话有什么自责。

    当然所谓的荣誉长老,也不过是为了压榨江秋身上可利用价值的一种说辞罢了。

    “原来这小子身上是有隐匿修为的功法!”

    “我说怎么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息波动呢,原来是隐藏了修为。”

    “大长老就是大长老,气度宽容,这小子连大少爷都杀了,大长老却依然能容他,那可是荣誉长老的职位啊,孔家真的是求才若渴。”

    一群孔家人听到了孔说给江秋摆出来的条件之后,一个个都赞叹不已,开口称赞着孔说的明智之举。

    在他们看来,不追究江秋的杀人罪责,还能够得到孔家荣誉长老的位置,那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江秋此时应该感激涕零才是。

    可是看看处于风暴漩涡中的江秋,依然站在那,背着双手,面无表情,似乎把孔家大长老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一般。

    “小子,我们大长老跟你说话呢,是不是耳朵聋了?”

    “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是你早就答应了,还在那愣着干嘛呢?”

    “我们孔家的名誉长老,那可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啊!你小子占大便宜了。”

    孔家诸多人有的艳羡的说着,有的则是上前走了两步,冲着江秋喊了起来。

    江秋只是在想,孔说应该是看不出他修的是地狱功法,以为他用了什么隐匿修为的功法,所以才想贪图他身上的修行功法。

    听到了喊声,江秋此时才微微晃神,好像刚才魂游天外了一般:“啊?你们说什么?”

    “……”

    孔说一阵无语。

    “……”

    孔家族人也一阵无语。

    “我们家大长老说……”

    孔维良上前一步,刚一开口,就被江秋打断了。

    刚刚还在愣神的江秋看到孔维良后脸色一沉:“滚……”

    ‘轰……’

    孔维良感觉自己的耳中好像响起了一道惊雷,接着两个鼻孔有些发热,耳朵里‘嗡嗡嗡’震颤个不停,眼前好像开始闪烁金星!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鼻子,却发现满手的鲜血!

    孔维良脑袋微微晃了一下,身体向前倾倒,他想迈步撑住自己的身子,却发现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居然一命归西!

    一个字,震死一人!

    “维良!”

    “良哥!”

    “嘶……”

    有人看到孔维良倒下异常关心,更多的人则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一手也忒尼玛妖孽了吧?不知道大长老能不能做到一嗓子喊死一个人?

    江秋看都没看孔维良一眼,冲着孔说冷笑了一下:“多大岁数了,好好活着不好么?非要跑出来作死?”

    “居然还敢打我的主意,我的功法拿出来你敢修么?你就不怕毁了你们孔家的仙根?自以为是的老王八蛋!”

    “不想死的太难看的话,你自己自裁吧!”

    江秋随意的扫了一眼孔说说道。

    “他刚才说什么?”

    “他说让大长老自…自裁!”

    “我去,这小子好嚣张啊,尼玛这到底谁啊?”

    “大长老可是半个仙人了,谁给他的自信跟大长老这么说话?”

    “这个,也不好说啊,毕竟刚才他一招灭了大少爷。”

    “一招灭了大少爷就有资格叫嚣大长老了?大长老敢站出来,就证明大长老也能一招灭了大少爷!”

    孔家族人被江秋的话雷得不轻,言语中虽然都偏向孔家,但是无疑也对江秋的实力有所畏惧,毕竟江秋展现出来的一切都那么强势,一招,杀孔振兴,一个字,震死孔维良。

    孔说听到江秋的话后老脸一阵抽抽,面容狰狞起来:“小子,我最后给你提个醒,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江秋呵呵一笑:“哦?罚酒?是你给我罚酒吃呢?还是你孔家祠堂里不敢抛头露面的那个老瓜皮能给我罚酒吃?”

    孔说听了江秋的话后神色大变:“你,你怎么知道?”

    在孔家,孔氏宗祠是不允许人随意出入的地方,那里供奉着孔家数十位老祖宗的牌位,而现任的孔家家主孔玉,就在孔氏宗祠内,足不出户,从不露面!

    毫无疑问,江秋话里所指,自然就是这位老家主!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那老瓜皮的存在?”

    江秋摇头叹息道:“你们孔家也未免太天真了些,算了,我今天说的够多的了,你还是自裁吧,别耽误我的时间!”

    此时此刻,孔说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从江秋的言谈举止看来判断,已经让孔说没有了刚从半山腰下来时的那股自信。

    但是让他自杀,孔说是万万做不到的。

    大丈夫逢敌必亮剑,就算知道不敌,人家要杀你,你也不能伸着脖子去让人砍啊!

    孔说还是决定拼一把。

    他身上的青布褂子无风自动,腰间一柄法器软件突然弹射出来,落入手中,此刻法器入手的孔说仿佛恢复到了年轻时代的风采,软剑轻抖,孔说将自己一身的内劲凝练于剑身,对着江秋一剑点来。

    “千血剑!”

    孔说一声怒喝,软剑在空中闪烁出上千道或弯曲,或挺直,或虚刺,或上挑的闪烁剑影!

    只是这剑影,都是血红色的!

    孔说当年曾以此剑招屠杀一头北极熊,一招下去,那北极熊身上便被割裂了上千道伤口,所有的伤口鲜血齐喷,只是一瞬间,那头北极熊便流干血而死,何其血腥。

    这数十年来,孔说也曾出手过几次,每次动用此招,轻则让对手重伤,重则直接毙命。

    孔说可不是孔振兴,还想着留手,他现在也不想江秋身上的功法了,只求能一击必杀,好保住自己的小命!

    再看江秋,居然不闪不避,直接向前迈出一步,揉身冲进了那千道剑影之中。

    “成了!”

    孔说看到江秋钻入剑影之中,心中一喜。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