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88章 血皮衣服
    白骨拦道,人过留魂。

    死去将近一个月的尸体,并且一颗头颅被割下,没有身体的头,居然能口吐人话,并且发出阴森笑容,在这封门村的黑夜里,不免让人心中发毛。

    站在密密麻麻的死人骨上,周围,红色脚印越来越多,都是凭空出现的脚印,阴风席卷,我和老鬼只能一步步后撤,“老鬼,现在怎么办?”

    “这座房子附近的风水有问题,必须远离百米外才行!”老鬼声音发颤。

    “能走吗?”我胆颤心惊道。

    这些不是普通阴魂,都是恐怖凶鬼,不好对付。

    “拼了!”老鬼咬牙道。

    顷刻间,就觉得半边身子一阵冰冷,无数寒潮气息从毛孔贯入,丢下小男孩的尸体,我横起扎纸刀阻挡,几团看不见的雾气粉碎,去也全部卷上我的身体。

    “呜呜!”

    “啊啊!”

    几个凶鬼要上我身,却惨叫着被掀翻了,倒在一旁,紧接着当场惨死化为灰烬,情况出乎意料,老鬼抱着一颗染血头颅,奋力拼杀,还是喊了一句,“老林,深藏不露,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深道行?”

    我莫名其妙无辜道,“不是我杀死的。”

    随即,两个鬼物扑上来后,也顷刻间死于非命。

    “老鬼,先离开白骨路。”我抱起小男孩的尸身,踩着凹凸不平的骨骼,冲向没有光线的昏暗远处,似乎是忌惮我身上的情况,那些凶鬼对我敬而远之,都缠上了老鬼。

    离开那座房子大约三十米,凶鬼都往后退走十几米,踌躇不前,在我们两个活人周围徘徊,没有离去,也没有上前害人,看那些凌乱的红脚印,似乎遇上了什么天敌?

    没有夺路而逃动,老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脸上越发凝重几分,道,“老林,这一次,我们真难逃出去了!”

    我道,“为什么?”

    我顺着老鬼指着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件大红色的裙子正飘荡在空中,而且就拦在我们面前。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是普通的大红色裙子,而是一件血衣,用人皮制作成的衣服,和小男孩身上穿的几乎一模一样,现在我总算知道小男孩的死因了,他就是被凶服给套上了身子,魂魄被凶服代替,自己给自己吊死了。

    那件凶服飘飘荡荡,也不上升也不下降,就站在原地等我们过去。

    往后是鬼屋,往前是唯一的路。

    佛油灯都不在身上,从背袋抽出两个火把,火把是用桃木枝扎成,涂抹有烈阳酒,手柄处还缠绕着符文,与烧鬼火差不多,点燃后,周围阴森森的冷搜寒意减少了一些。

    一些影影绰绰的黑影簇拥着不敢过来,但是却也一直随着我们的移动而移动。我担忧道,“好像它们只是缠住我们,这间人皮裙子才是要害我们的罪魁祸首?”

    老鬼道,“烧了它!”

    我和老鬼硬着头皮走过去,结果刚刚靠近,两件衣服就像是被一阵风吹了一下,劈头盖脸的就笼罩了过来。

    扑面而来的不是风,而是熏人的恶臭怪味,我急忙和老鬼急忙要用火把去烧,没想到这个时候忽然间一个黑影从旁边窜了出来,一手抓住了我,一手抓住了张扎纸,硬生生的就拽着我俩往后退。

    那件人皮凶服顺势追了过来,那黑影却扬手扔出了两个红色的圆球。圆球钻进了黑暗中,引的凶服急忙去追,他则趁机拽着我们拐进了一条小路里。

    那黑影力气极大,我被拽着竟然挣脱不得,但是我反应也很快,火把毫不犹豫的就捅了过去,管他是人是鬼,先让他放手再说!

    结果火把刚刚捅过去,就被那人给劈手夺了过来,他一脚踩灭火把,声音沙哑道,“你们两个小娃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跑来这里送死吗?”

    借着老鬼手里的火把光芒,我看到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正在瞪着我,我问道,“你是谁?”

    老头道,“终南山,段道人。”

    段道人?

    没听说过这个名号,不过据说,在终南山深处,有上千的隐士高人,老鬼也是一脸疑惑,道,“段道人,你怎么在封门村?”

    段道人没好气道,“我本来就在这里住着。”

    呃?

    我惊道,“你独自一个住在**?”火把光亮吓,段道人有影子,是人不是鬼。

    段道人撇嘴道,“有问题吗?”

    后边,一片废墟野林里,突然刮起恐怖的大风,伴随一股腐烂腥臭味,段道人喊道,“那个人皮衣发怒,我们要暂时离开村子。”

    段道人道行很高,原先见他一跺脚,周围那些红脚印的鬼物,好像浮萍一般被扫飞,看来先前我被几个凶鬼缠身,凶鬼莫名其妙死亡,也是段道人暗中帮忙解围。

    我和老鬼的身上,还扛着两段尸体,段道人捂着口鼻道,“小娃子,你们脑子有病?”

    老鬼道,“没病。”

    段道人又道,“那你们搬运死尸干嘛?”

    老鬼道,“为了完成任务。”

    封门村外,有一片乱石地,点燃一团篝火,我们就在当中休息,有段老道在,似乎没有那么恐惧了?

    小男孩的尸体,在火堆旁,难得安静下来。

    老鬼取出红绳,将他的头颅缝了回去,让小男孩变回一个“完整”的尸体。

    段道人一脸惋惜道,“这么好的小孩子被害死,真是天理难容啊!”

    老鬼问道,“段道人,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段道人道,“他死的时候,是什么情形,你给老朽说说,也好安排他的身后事。”

    老鬼将从报纸上看到的消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毕竟现在,尸体是带出来了,但是不好处理,一把火烧了又于心不忍,带回去重新安葬,又怕尸变。

    事情始末;11月5日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纪绿从江北赶回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为上住读的儿子送钱。家里正门、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井梁上,早已死亡。

    男孩家中离奇死亡。

    匡志均是匡纪绿的独子,是东泉中学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刚13岁零13天。

    匡纪绿说,警方和法医已在5日晚对儿子进行了解剖,因此,孩子从头部到腹部,都被线缝着。匡志均遗体额头前有一个小孔和不重的外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此外没有任何伤口。

    重庆红衣男孩死亡的三大谜团;1、男孩为何穿着红裙子、游泳衣?2、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3、死者双手、双脚有非常专业的打结。

    听完后,段老道直接道,“其子嗣穿红衣上梁死,这是将魂打散,永不超生的死法,死者死时身现“金木水火土”五行迹象,再选属阴的数字13岁零13天,按理说,作案时间也应该是阴时,亥时可能最大,这样狠毒的做法就是想既让对方家断后,且让死者永不超生,死后魂魄尽散,不会找凶手麻烦。”

    段道人的说法,其实有些自相矛盾。

    我疑惑道,“既给男孩穿上红裙,又在头顶用分魂针,是为了散魂。但又在脚上用上坠魂拓,胸前用引魂白花,如果只是与其家里有深仇大恨,想将其魂魄打散,则又何需要加上坠魂拓和引魂白花呢,如果要想散其魂不再找凶手麻烦,那将其变成厉鬼不是自找麻烦?”

    这一定个法术极为精深的人!

    段道人沉思了一会,又道,“那这就只有一种解释:如果是想提炼一个至阴的精魄,应该选一个命格纯阴的女孩。但他选的却是一个13岁零13天的男孩,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比较大,那就是如果这个男孩是一个八字纯阳的人,那他可能是想提炼一个至阳的精魄,如果这个男孩是一个八字纯阴的人,选一个八字纯阴的13岁零13个月的男孩,是为了提取一个至阴至阳的极品精魄,因为这样的精魄极为罕有,有些修炼精深的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会花上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寻找这样一个精魄。所以他给男孩穿上红裙散魂,为免魂魄飘散无法提炼,所以在脚上加上坠魂拓,秤砣铁制,铁不透阴阳,坠在脚上魂魄无法远游,只能在死处附近徘徊,再用分魂针从额前分散这个男孩的其他魂魄,只将其至阳精魄或者至阴至阳的精魄从胸前的引魂花中引出,这样才能解释他这些自相矛盾的做法。”

    商议一番后,我们得出结论,不是仇家杀人。

    如果是仇杀的话,毕竟是套麻烦了,从道术上来说,不至于这么麻烦,所以为了取魂的可能性大点!

    以段老道看来,很可能是某位年长者!目的是为了延续他自己的生命,而且段老道猜测,这人应该是修炼得走火入魔了,小男孩家乡那地方的人要万分注意了!

    我问道,“地方作案,怎么牵扯到第一**了?”

    段老道回道,“作案后,自然要找一个地方隐居,对于死物而言,封门村是最好的风水。”

    老鬼问道,“那个作祟者,在封门村吗?”

    段老道摇头,“绝对不在,估计返回了小男孩家乡。”

    我惊道,“岂不是意味着,又会有其他阴命格的小孩子惨死?”为了续命,那个人与亡命之徒无异,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段老道说,“这事我就管不了了。”

    说完,段老头起身,往封门村走回去,“没事别跑进来,惊扰老朽我静修。”

    活人在鬼地修行,也是一个奇葩。

    我和老鬼犯难了,带上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该怎么回去?

    总不能让尸体坐飞机、火车吧?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