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返十七岁 > 第646章 你不懂法律
    岳飞阳在沪城是十分超然的存在,这一点郝俊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但即使如他,也无法具体去相像勾勒这种超然的,凌驾于许许多多人头顶上的感觉。。更多访问。

    就好像他可以和岳飞阳勾肩搭背地有说有笑一样,这种感觉会刻意地被他去遗忘和忽略,当然,若不是因为岳飞阳对收藏有着执着的喜好,并且为之着‘迷’,他和岳飞阳之间的‘交’集怕是根本就不会存在的。

    从董事们听了许明磊的话语所表现出来的震惊、不可思议便可发现其身份显赫的一点端倪,即使如周海生这个香港人,也是知道岳飞阳的存在。

    虽然时下的大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众对香港的投资商还是高看一眼的,基本上能与一些外资商看齐,周海生凭借着香港周氏代表的身份,足可以在沪城如鱼得水,但兴许偶尔有家长长辈也会告诫他,有些人是他不能得罪的,他周海生一个人的得失算不上什么,但若是累及家族,那就是罪大恶了。

    岳飞阳就是其中一个,沪城危险等级最高的一个。

    这些个身份背景耀眼到让人不敢正视的纨绔弟,行事多是率‘性’而为,兴许一个不满意就能给予周家以毁灭‘性’的打击。

    周氏不惧怕大资本的打击,却惧怕来自看不到层面或者说是区别于资本游戏的暗手使拌。

    而眼前这个少年人却可以成为岳飞阳的座上宾,单单只是这一点,就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会重视他的意见,哪怕在周海生看来,郝俊的股权所占的比例对他来说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许明磊打的的确是一副好算盘,他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周海生的强势与咄咄‘逼’人,此刻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进行被动防守,以期拉拢更多的盟友,让周海生不敢胆大妄为,才是正道。

    他不禁有几分为自己能够将查到郝俊的背景的这种劣势转化为抵抗周海生的一种优势而自矜。

    岳飞阳个字带来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即使之前气势凌人的周海生都颇为警惕地看着他,郝俊心中不禁有几分了然。

    他知道许明磊的目的,无非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将他拖到他们那一方去,但他却是迟疑了,倘若让周海生成为所谓的执行董事长,的确是对他十分不利的局面,一个声音的龙腾少了许多让他有机可乘的机会,他想要借用龙腾的资源,有时候兴许还需要向这个人请示。

    但这个时候站出来,又显得相当不明智,岳飞阳的名头是大,大到可以让周海生忌惮,但由此,他也会成为出头鸟,毕竟能够轻而易举取得老的股权的周海生,怎么看都不像是善男信‘女’,在未了解到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就与其成为敌人,郝俊不愿意成为许明磊拉起来挡在前面的盾牌。

    尤其是当他看到黄狗一成不变的神情的时候,他很快就将心中的犹疑给压了下去。

    时候未到!

    他笑着对许明磊道:“许总监,按照您的说法,其实我在龙腾也只是一个新人而已,对龙腾的了解并不多,所以您要让我发表意见,还是等我将龙腾的情况再了解了解吧,不过呢,我心里还是初步有点想法的,不知道可以不可以说!”

    许明磊先是一愣,随即又一喜道:“这是自然,郝董虽然年纪轻轻,但能够与鼎藏岳老板成为朋友,实力一定是不能小觑的,更何况,你也算得上我们龙腾的大股东了,自己人说话,自然算数,谁若是不服,先让他过我这关!”

    许明磊再一次将岳飞阳搬了出来,‘胸’脯拍得贼响。

    “谢谢许总监,您不说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也算得上是龙腾的主人了呢!”

    郝俊的话语迎来董事们一阵善意的微笑,周海生也是勉强弯了弯嘴角,许明磊的眼神里更是透‘露’出一股鼓励的意味。

    郝俊感‘激’地冲他笑了笑,好像是真的感受到了他的善意而欢欣鼓舞似的,“其实许总监和周董的话都没有错,延续传统代表的是对传统的尊重,龙腾的前期的发展就是传统成功的最好证明,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如今龙腾的困境,一成不变是无法改变这种局面的,与其什么都不做还不如做些改变,至少我们努力了,不是吗?”

    许明磊的脸‘色’不由大变,他没有想到郝俊会是这种想法,尽管他说得模棱两可,还一再强调这只是他暂时的意向‘性’意见,但愣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偏向于周海生的。

    周海生有些意外,没成想这个自以为聪明的许总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当真是可笑啊!

    郝俊并不在意许明磊和周海生的反应,他强调了这是他的意向‘性’意见,还是在未全面了解龙腾的情况下,那么他就随时有权力变更他的想法。

    他关注的是黄狗的反应。

    黄狗的脸上也是多了几分惊讶,显然是没有料到郝俊居然会是这种论调。

    郝俊喜欢黄狗脸上的表情,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多看到一点什么!

    许明磊可不愿再拉着郝俊说话,毕竟把他抬得高高的却是‘抽’的自己的椅,愣谁心里都不会好过的。

    若是郝俊强烈支持周海生,兴许会有人因为岳飞阳的缘故转而支持郝俊,那么如此一来,他将再没有机会阻止周海生的突然发难。

    郝俊可以肯定关清媚是不愿意看到周海生一家独大的局面的,黄狗此刻惊讶之中却并不惊慌,可见周海生想要入主龙腾,并不能逃过关清媚这一关,只是不知道黄狗什么时候准备反戈一击,倒是十分有趣的。

    郝俊不着痕迹地观察着黄狗,许明磊却对周海生义正言辞道:“周董,一方面这一次的董事会是您突然发起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准备,另一方面,我相信许多董事和股东都不愿意这么草率地做出决定,所以我提议还是在股东大会上直接表决执行董事长的选任……”

    周海生微微一笑,“我想许总监是不是已经忘了咱们龙腾的企业‘性’质,咱们公司可不是什么上市公司,我手里的股权甚至可以让我直接升任公司的董事长,许总监一而再再而的阻止,可不要怪鄙人翻脸无情!”

    许明磊面‘色’涨红,在绝对数量的股权面前,他的确缺少与周海生直面的底气,而可以联盟的张烨之诸人,此刻是一盘散沙,而郝俊,却是与他的意见背道而驰。

    周海生的强硬有理有据,反倒是他的反对成了胡搅蛮缠,情况越发糟糕,他的心里不镇定了。

    而这个时候,一直不说话的黄狗却道:“周董,理论上是可以这么说,我不知道您是怎么从老手中收购的股权,但您的股权依旧不是咱们龙腾最多的,而且据我所知当初杜老爷与各位股东签署股权转让的时候都附有一份协议,那就是所有股东在股权变更时应优先考虑杜氏孙,只有杜氏孙放弃收购,才能转移到他人名下!”

    许明磊心中大喜,这黄狗没想到真是个人才,这可是釜底‘抽’薪的说法,直接质疑周海生手中股权的合理‘性’,此人有急智,以后可以重...

    用。

    郝俊心里也是一顿,若是真有这个说法,那如此说来,自己取得的刘长水的股权也是做不得数的,至少要等到杜氏的人放弃了才算是名正言顺的?

    这黄狗捣‘乱’也不能这么来吧!

    可周海生并没有像许明磊意料之中的急于解释,他今日既然敢如此大张旗鼓地发难,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哪会由得别人的几次质疑就轻易退缩。

    原本这张牌不着急打出来,但到这份上,所幸让这些人死了这份侥幸的心思。

    他冷笑着从手提包里将一份件甩到了黄狗的面前,的确是甩的,看来周海生已经少有耐心了。

    “这是杜夫人跟我签的意向‘性’协议,我的律师正在跟杜夫人进行接触,杜夫人表示有意将她从杜先生那里继承来的股权转让给我!”

    “杜夫人?那个外室?可笑,她有什么资格称为杜夫人?”

    “许总监请慎言,你兴许不懂法律,但杜夫人拥有对杜先生遗产的继承权,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你若是口不择言,小心别人告你诽谤哦!”

    他‘肥’‘肥’地身前倾,双肘压在会议桌上,用一种不容置疑地眼神看着黄狗,道:“还有,这位黄董的质疑让鄙人心里很不痛快,我再问一句许总监,不知道鄙人有没有资格成为龙腾的执行董事长?”

    周海生脸颊上的‘肥’‘肉’带着几分颤抖,这个时候看起来尤为可怖,居然给了许明磊十分巨大的压力,他竟然在这一瞬间无言以对。

    有心算无心,周海生抬出意向‘性’协议的杀手锏,彻底让许明磊焉了,脸‘色’青白不已。--17211+dsuaahhh+25092039-->

    ...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