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画满田园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处处有不平
    当然这玄家老宅里现在能有心情赏月的就只有玄妙儿他们家和二叔家了,别人心里都憋着各种不顺心呢。

    玄老爷子一直为了带动家里的气氛,也是想让儿子团结,所以这吃月饼时候也旁敲侧击:“你们看看咱们玄家在这河湾村还是过的好的,这中秋节吃月饼也不是谁家都能吃上的,咱们家有鱼有肉有月饼,还有啥不满足的,以后你们兄弟间团结一些,咱们家才能过得更好。”

    这话说了之后没人应和,玄文宝赶紧又接话打破这气氛:“是呀,爹说的对,咋说咱们都是亲兄弟,小时候咱们也没少打架了,这要有事还不是亲兄弟。”

    马氏磕磕巴巴的道:“老五,说,的对。”

    玄文诚和玄文信都不说话,不过也都没停嘴的吃月饼,有便宜不占绝不是他们的作风。

    这吃了几口月饼,马氏那眼泪豆子啪啪的往下掉:“宝珠,宝珠吃,不着,喽。”

    玄老爷子瞪她一眼:“你没完没了是不是?今天大过节的,你就不能让大家伙高兴点。”

    “你心黑,你不想……宝珠。”马氏这嘴一歪哈喇子又出来了。

    玄老爷子赶紧扭过头不看她了:“想也得分时候,活着的人日子还得过吧?”

    马氏也知道自己不对,所以不说话了,低着头委屈的要命。

    而此时还有一个地方,也是极为的不和谐,那就是镇上的花府里。

    花继业今日回去跟着花老爷和兰夫人他们一起过节,这让花老爷意外,但是更多是害怕,因为他不知道花继业又想干什么。

    花家的饭桌上只有花老爷兰夫人,和花继明夫妇,花继景上次被花继明用石头砸晕了之后,醒来就瘫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心里明白,可是哪也动不了。

    而花继明现在也是自暴自弃了,现在整天的出去喝酒,开始还有几个狐朋狗友,可是后来知道他对亲兄弟下手之后,那些狐朋狗友也消失了,再加上她真的没银子出去装-逼了,所以现在经常拎个酒壶喝多了就睡在外边,兰夫人经常半夜出去找他。

    而现在花家就剩下两个下人了,一个是打扫这么大个院子的,一个是做饭的,剩下的活都是兰夫人自己做了。

    花老爷现在看着早就没有以前的风光了,他和兰夫人一直准备着离开永安镇,离开花继业的视线范围。

    这饭桌上静的可怕,就连放下酒杯的声音都显得很震耳。

    花继业笑了笑,端起酒杯:“中秋之夜,咱们难得还能一起吃饭,一起喝一杯吧?”

    花老爷颤抖的端起酒杯:“继业,爹知道你恨我,可是错了的现在也回不去了,我们在这府上你心里也堵得慌,我决定这个宅子给你,我们搬出去。”

    兰夫人想说话,又不敢,最后还是没出声。

    花继业笑着摇摇头:“你们想换个地方东山再起?怎么可能呢,我觉得咱们一家人还是不分开的好,你们在我能看见的地方我放心,对了,你们是不是打算去临江镇,那个县丞是我外祖父的门生,你们去了怕是还不如在永安镇呢吧。”

    花老爷没想到花继业对他们的行踪如此了解,他前一阵是偷着去了外镇,想看看哪里适合搬过去,没想到花继业都知道,并且真的不想给自己留个后路。

    “继业,你真的要把我们逼死么?你现在看我们还不够惨么?继景已经傻了瘫了,继明名声已经早就毁了,生意都没了,这些还不够么?”花老爷子明知道花继业对他们的恨,可是自己现在真的够惨了,比没遇见花继业他娘之前过得都不好,自己辛辛苦苦做那么多坏事,不就是想要过的好么?现在连活着都是提心吊胆的。

    花继业摇摇头:“我从你们想毒死我开始,我就是用死人的心在做事,你觉得死过的人,还有那么多善心?”

    兰夫人听着花继业一字一句,她的心里怕得要命,又不敢说话。

    花继明忽然猛地站起来,把酒杯往地上猛地一摔:“花继业,你想要我们命那我就给你,我现在活着还不如死了呢。”可是他使了这么大劲却不敢靠近花继业。

    花继业坐在那根本不受花继明的影响,因为他们半斤八两自己还是清楚的,看着花继明那个胆小如鼠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花继明,我可是重来没想过要你们的命,我这人恩怨分明,兰夫人欠我的命,我会找她还,我给你们兄弟的惩罚,只是这些年你们欺负我的那份,我给还回去了,至于你们会变成今天这样,与我有什么关系?”

    花继明不敢往前去,因为他知道花继业的功夫,可是心里还是有太多的不甘:“与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好好的日子,不都是你给毁的,咱们家生意没了,你挑唆我们兄弟反目成仇,你说跟你没关系?”

    “花继明,你傻么?花家的家业哪来的?那是我娘带来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享受了二十来年的荣华富贵,你要感恩懂么?”花继业真的怀疑花老爷和兰夫人这么猴精八怪的人,怎么生了这么两个脑子不转弯的儿子,也许这就是现世报吧。

    花继明还是不服输:“那是爹挣来的。”

    花继业冷笑一声,都懒得打理花继明,他看着兰夫人:“兰夫人,我真是替你感到悲哀,你看看你这么用心教导的两个好儿子,凭良心说,念在我们是兄弟的份上,我还真的没对他们怎么样,可是他们之间根本没什么兄弟情份啊,这事你自己说怪谁?”

    兰夫人其实不是傻子,她心里知道自己两个儿子真的太逊色了,她现在也没什么争夺的了,只想能活着,能让自己两个儿子活着,要是自己死了,花继景还没娶妻呢,现在又瘫痪了,以后怎么办?

    “大公子,我没能耐,教导不好孩子,既然他们现在都这么惨了,你就不要再为难他们了,你能不能看在他们没对你有什么要命的仇恨,放过他们?”兰夫人廋的没了样子,因为整日的生活在惶恐中。

    花继业点点头:“我本来也没想要他们的命啊,不过你的命我一定要,因为那是你欠我娘的。”花继业说的真诚,并且也确实这么想的。(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