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画满田园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小别后相聚
    千醉公子仰面笑了一声:“木公子确实比我想的还要不简单,这礼物我收下了。?  ”说完千醉公子把那个盒子拿了起来,并没有打开,直接放进了袖子里。

    木天佑看着千醉公子:“你不需要看看里边到底有没有东西?”

    “如果不相信你,我今日又为何会来?”千醉公子手里把玩着茶杯。

    木天佑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愧是千醉公子,如果不介意,我们能说说私事吗?”

    千醉公子知道木天佑说的是玄妙儿的事情,没有反对:“好啊,前边走走说吧。”说完站了起来。

    木天佑也站起来,两人一起出了院子。

    两人的脚步不快,这郊外的空气很好,虫鸣鸟叫到也显得热闹。

    木天佑先开口问:“千醉公子对妙儿可算是了解?”

    “我们接触的并不算多,你知道我不经常回永安镇。”千醉公子如实回答,当然是以千醉公子的身份回答。

    “那你喜欢妙儿么?她及笄了,却没有说亲事,我想她也许心里有人。”木天佑继续问道。

    “木公子对妙儿好像不一般?”千醉公子并没有回答木天佑的话。

    木天佑的预期中透着无奈和失望:“我喜欢她,只是她的心里装的不是我,这次离开也许不会再来了,所以我希望看见有人可以照顾她。”

    “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是我?”

    “因为妙儿认识交好的男子不多,而需要让她等待的又不舍的,我想应该就是千醉公子了。”

    面具下的千醉公子嘴角微微上翘,但是与木天佑不能多说:“放心吧,妙儿是个聪明的女子,她有自己的想法,我会保护她的,只要我在,她就会幸福。”

    木天佑看着天空的弯月,停了脚步:“听见你这么说我也走得放心了,其实我有时候很羡慕你,不需要用真的面目示人,可以隐藏自己的一切。”

    千醉公子也跟着停了脚步:“有谁愿意一辈子活在面具下呢?其实最好的还是做自己想做的,而我们现在都不能。”

    木天佑伸手掰断了一根树枝:“是呀,我们外表风光,可是承受的有多少没人知道,千醉,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有一天摘下面具,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能照顾妙儿一生,因为除了我自己,我只相信你适合她。”

    千醉公子听着木天佑的话,不知道什么感觉,好在这个人不在凤南国了,要不然他的存在,自己还真是有危机感:“我也希望会那样,没想到木公子倒是懂我的心。这一别不知道何时再见了,如再相见,身份也不一样了。”

    “有人一生想得的,却是我们不想要的,人生世事难料。”木天佑最后这么感慨了一声,像是对着千醉公子,也像是说给自己的。

    月光将两个男子的身影拉长,两人的谈话也淹没在了这虫鸣鸟叫蛙声中……

    隔日木天佑就启程了,他只让华容去相送了,这次的离开他断了一切的念想,只是离开凤南国的时候,他在马车上拿出了玄妙儿送他的那副画,好像有风沙迷了眼。

    而千醉公子又多留了一日,把玄妙儿京城这些铺面也都看了一遍,最近京城不太平,傅太师的生意日渐衰退,所以他也有自己的动作,商场上明争暗斗,而千府也有刺客不断地进入,只是千府的布置机关仍旧无人能破。

    京城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千醉公子才换回了花继业的身份回了永安镇。

    而这天早饭过后,玄妙儿闲着无聊,花继业没回来,自己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去了集市逛逛,在古代别的不多就是时间多,因为没有手机电脑等一系列耗时间的东西,所以早睡早起,每天还有个美美的午睡,人的精神就是好。

    只是有一点很烦躁,就是这头梳的这么复杂,睡个午觉还得再梳理一次,反正呢,时间也多,梳就梳吧。

    集市上一如既往的热闹,那些熟悉的面孔让她有些亲切,想起这自己曾经也在这摆摊过,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有些可怜,不过现在想想到也挺值得怀念的。

    花继业回了镇上,迫不及待的去了画馆看玄妙儿,却扑了个空,想着先去集市上转一圈再回来。

    他手里颠着钱袋子往前走,免不了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摊位,要赏一块碎银子,然后继续往前走。

    集市的头上有一座小桥,桥头的芝麻糕做的最好吃,玄妙儿觉得今天花继业应该快回来了,所以想买些备着等他回来吃。

    而花继业想着现在买了,一会带给玄妙儿去吃。

    两人不约而同的从两边到了桥头的摊位:“给我来两份芝麻糕。”异口同声的话语。

    熟悉的声调熟悉的气息,让人两人一起抬起头,看见对方时候都笑了。

    花继业对着摊主道:“要四份芝麻糕。”

    “我买两份是给你带了份的,四份咱们吃不完。”玄妙儿看着摊主麻溜的装芝麻糕,对着花继业道。

    “我买两份也是给你带的份,那咱们要两份就好了。”花继业的嘴角一直翘着,心里美的不要不要的。

    那卖芝麻糕的摊主嘴很会说:“这芝麻糕能放上三天呢,这四份不多,二位郎才女貌,这买东西都有缘分,这小的看着都羡慕。”

    花继业这心里本就高兴,加上这摊主嘴甜,直接拿出来一锭银子扔在摊位上:“赏你了,给我包四份。”

    那摊主哪见过这么大的银子,以前花继业也有赏过他,不够都是碎银子,今日这一锭银子砸过来,摊主觉得自己的幸福来得有点快。

    他赶紧多装了几份,还拿了个小筐装上递过去:“二位拿好了,吃好了以后常来关顾。”

    花继业接过去拿小筐,递给了玄妙儿身后的千落了。他的眼睛一直在玄妙儿身上:“几日不见,好多话要说。”

    玄妙儿跟在他的边上:“咱们去学堂走走吧,我也有好多话要说。”

    两人转身向着学堂的方向走去,身后的摊主手里拿着一锭银子,这嘴都合不上了。(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