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画满田园 >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一刀接一刀
    马氏心里却紧张了,就知道张氏这毒妇心黑,保不齐是她又想挑什么事了,但是不管是啥,也不能让她和玄妙儿站一边去了。

    “哎,这是作孽了,你三婶不是好人,以前祖母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们家的事,其实很多都是张氏这个毒妇撺掇的,你想想祖母一个山沟里的老妇,以前哪有那些对付你们的法子?现在我这想起来都是后悔啊,自己怎么当时就信了她的话呢?她说什么你可千万别信,也别帮她,她心里歪歪道子多着呢。”马氏赶紧挑拨。

    玄妙儿心里冷笑,那事是张氏撺掇的,可是还不是你同意了,你们一起商量的,你们苍蝇和蛆长得不一样,本质还不是一样?

    “三婶说的我也没太懂,祖母就叫我进来了,祖母最近又消瘦了,是不是有操心的事啊?”她不想说起以前的事情,因为说了也就是吵架,吵了自己还生气,自己现在来的目的就是折磨马氏,又不是折磨自己。

    马氏听着玄妙儿的话,自己还挺暖心的,因为这个家里现在人情味越来越少了,好久没人问问自己的身体如何了:“哎,我这就是操心的命,能咋整,一个个不省心。”

    玄妙儿尴尬了,你以为我真的关心你啊?那先顺着说一会,我保证让你更消瘦:“也难怪祖母操心了,听说我小姑在姜家过的那是苦啊,整天被婆婆和正妻欺负,祖母这一墙之隔,看着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这事又说到了马氏的心里,一提玄宝珠,马氏的眼泪就下来了:“宝珠命苦啊,你说好好地婚配,这常家是个火坑,现在沦落到了做妾,还得被欺负,我这心里……”说着这就哭起来了。

    玄妙儿看着马氏这高低音结合,还挺喜感的:“祖母,我小姑不是怀着姜家孩子呢么,那以后生了长子,那地位就不一样了。”

    “那可不是,宝珠再熬个几个月,等生了儿子,看以后怎么收拾那胖婆娘。”马氏说的咬牙切齿的,感觉玄宝珠一生出来孩子,那就能坐炕上变成女主人了一般。

    “祖母,那要是小姑生了个闺女咋办啊?到时候人家不更得欺负小姑了?然后人家正妻再生个儿子,那可是嫡长子啊,小姑就没活路了。”玄妙儿慢悠悠的开口,看着马氏脸色的变化,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话好笑,一个山沟里,还什么嫡长子,不过人家马氏喜欢这样高大上的话啊。

    马氏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妙儿,你啥意思,你咋咒你小姑呢,你小姑保证生的是男孩。”

    玄妙儿真的不懂马氏的迷之自信哪来的?不过自己就是要打击你,让你难受来的:“祖母,咱们不能光往好了想不是,这不都要做上准备么?到时候小姑生了闺女,人家也打骂她们娘两,备不住再把小姑生的姑娘卖了呢?啧啧啧,那小姑可是太可怜了。”

    玄妙儿想起以前马氏卖自己的大姐,现在就业让感受一下这个滋味吧,这还不是真的去卖呢,让你先尝尝味道。

    马氏被玄妙儿的话惊吓了够呛,以前她也是想过这些,可是自己强行的往好了想,因为一想到玄宝珠以后的凄苦,她就整宿的睡不着觉,现在这头几乎都白了,所以她只能麻痹自己,让自己往好了想。

    现在这些事被玄妙儿这么说出来,好像是结了痂的伤疤硬生生的扯开了一般:“我的宝珠啊!”忽然这么一声叫喊的哭嚎,接着是一阵痛哭流涕。

    玄妙儿在边上拿着带来的带来的水果吃起来,吃完了还得继续让马氏难受呢,现在这老宅连点茶水都没有了,自己只能吃点水果了。

    等到马氏哭得声音小了,玄妙儿把手里的果核放在桌子边上:“祖母你也别太伤心了,咋说小姑嫁人了,也是人家姜家的了。我这有段日子没见到五叔了,五叔这整日不出来见太阳哪行了?咱不说别的,这兄弟大了早晚要分开,祖父祖母在的时候还好,能护着五叔,但是这兄弟还能一辈子不单过么?四叔儿子多,以后人家儿子再娶妻生子的,都在一起不可能,这五叔以后难啊。”

    马氏这点还没想的那么远呢,因为自己觉得只要在自己活着,就能让儿子们团结一起不分家,可是玄妙儿说的对啊,自己毕竟走在他们之前,那以后老五怎么活啊?

    “你五叔这也是苦命,有个儿子还是个药罐子,也指望不上,以后这可怎么办啊?”马氏越想越伤心,感觉看见了玄文宝有一天衣衫褴褛的吃不上饭,她这心里就像是用刀划了一下,生疼生疼的,这刚结束一轮的哭嚎又开始了。

    玄妙儿仍旧坐边上看着,命不好是什么鬼?还不都是你折腾的,玄文宝的腿怎么回事?当时他要是得逞了,自己家就遭殃了。

    那我还是继续补刀吧,今天就让你一气伤心个痛快:“祖母,其实我觉得三叔也挺可怜的,你说这当了十多年的老板,一下子回来种地了,这落差太大了,怕是我三叔这心里不平衡呢。”

    马氏那边还没哭完玄文宝的事呢,这一听说到玄文诚的难处,自己心里也是有点不舒服,不过好在不管谁在镇上都是自己家人,这挣了银子,也是一家人花的,这点马氏还算是心里敞亮点,自己觉得怎么他们都是亲兄弟,都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怎么也不能生分。

    “你三叔也是时运不济,不过这以后你四叔铺子开的好了,还的需要人帮忙,这谁也不如自己家兄弟不是。”马氏有一次自信了,这次可是真的自信。

    玄妙儿笑着看着马氏,一脸善解人意:“祖母,这三叔的苦不是干活累,是心里的,你说以前人家都叫上一声玄老板,回了村都给他几分面子,现在这整天在田里,人家现在都叫他玄老三了,他这心里难受其实比这身上的劳累更难受。”

    这点马氏的思维还真的想不到的,听玄妙儿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是这样了,刚才的自信瞬间没了:“这能么?怪不得老三最近这不爱说话了,看来是我这个娘想的少了,这咋办?”(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