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五百七十八章 心彻底死了
    等黄怜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她出了门,让下人给自己准备晚饭,还要了参鸡汤,还点了自己喜欢吃的饭菜。

    萧岩鼎以为黄怜儿想开了,也算是放心了。

    李梅兰倒是气的够呛,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狠,本以为她会跟萧岩鼎离心了,走了,反正她孩子也没了,以后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了,哪想到她这么快振作起来了。

    可是自己不敢出去跟她硬碰硬,因为自己真的害怕她要杀了自己,所以一直不敢出屋,还让很多人守着门口。

    入了夜,永安镇这边,玄妙儿和花继业躺在床上,也说起来黄怜儿的事情。

    “你说黄怜儿到底是谁的人,会不会是萧岩木的人?”玄妙儿问花继业。

    花继业想了想摇摇头:“我觉得可能是萧岩鼎,或者美人山庄,因为萧岩木不会离开永安镇太远,他还得跟袁素素再联系。”

    玄妙儿想了想也是:“也对,萧岩鼎装死,那么不敢在这附近。美人山庄也可能,说起来,黄怜儿长得算是个美人,只是之前折磨的没人样太瘦了,现在看着还有几分姿色了。”

    花继业皱了皱眉头:“这个我倒是没注意,但是我总觉得看着黄怜儿对孩子的眼神和感觉跟你看着咱们儿子的时候不一样,以前我没什么感觉,但是从咱们儿子出生了之后,我才感觉到的。”

    玄妙儿回忆了一下:“是有点奇怪的地方,以前我也发现了,但是我觉得可能是因为那个孩子的父亲对黄怜儿的伤害太大了,如果孩子长得像父亲,所以她看着孩子会心里难受,我也就没多想,也没提起过,现在这倒是让人怀疑了。”

    花继业想了想道:“所以咱们别乱猜了,我还是相信证据,现在咱们的人已经追踪到了他们的老窝,很快就能知道那背后的人是谁了,到时候咱们就变被动为主动了。”

    玄妙儿点点头:“嗯,咱们也睡吧。”

    花继业吹了灯,搂着玄妙儿:“妙儿,我就能再让你休息一个月,再多我真的忍不了了。”

    玄妙儿反映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某人这个休息的意思,她笑了,小声对着花继业道:“其实现在就可以了,我问过大夫的。”

    花继业摇摇头:“我也问过,不过为了你好,咱们再忍忍,对你好。”

    玄妙儿我在花继业的怀里:“你真傻。”

    两人这样相拥着睡了。

    第二天早上,萧岩鼎的宅子里,黄怜儿起得很早,早饭她没有单独吃,而是跟萧岩鼎和李梅兰坐到了一起。

    萧岩鼎见黄怜儿来,赶紧让李梅兰出去,李梅兰看着黄怜儿真的害怕,可是又不想走,因为走了好像是自己就落了下风,所以犹豫之后坐着没动。

    黄怜儿坐在了李梅兰边上,伸手去摸李梅兰的肚子:“几个月了?你说这个是男孩还是给女孩,我听人说,孕妇害死了孩子,那孩子就是怨灵,会报复的,会去孕妇的肚子里,吃了胎儿,然后代替原来的胎儿在孕妇肚子里,但是生产之日就是孕妇的死期,你说这不是真的呢?”

    这话黄怜儿带着笑容说的,可是那个语气确实让人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李梅兰吓得嗷的一声叫出来:“你这个疯子,你不要乱说。”

    黄怜儿笑着道:“我就是说个民间的传说,你这么害怕干什么?你不是说我的孩子不是你害死的,那你的孩子就能健康成长了,不过以后别忘了告诉你的孩子,他有哥哥,要是这个孩子不小心也死了,那下了地府也不用怕,有他哥哥照顾他呢。”

    李梅兰这时候吓得已经浑身发抖了,她真的后悔硬要在这立威,她站起来:“疯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说完要出去。

    黄怜儿拉住了她:“别走,你对我的孩子那么好,应该给孩子立了坟吧,一会咱们去祭奠一下我可怜的孩子,你也照顾他,我相信,他也会想你的。”

    李梅兰哪敢去看孩子的坟墓,她摇摇头:“我不去,我不去。”说完吓得跑了出去,因为脚步阑珊,这出去时候撞在了桌角上,一踉跄,头发都散落了。

    黄怜儿自己盛了饭,一点没少吃,吃完饭她对着萧岩鼎道:“一会陪我去看看孩子吧,孩子走了,我这个当娘的应该送最后一程。”

    萧岩鼎现在庆幸的是自己为第一个儿子立了墓碑建了坟,要不然黄怜儿真的恨死自己了,怎么可能还为自己去做事?

    他歉意的眼神装的也是很像,他看着黄怜儿:“怜儿,你别伤心,虽然小宝不能入祖坟,但是我也给他立了碑,等过一阵太平了,我再给他好好的修个坟墓,不会让小宝走的寒酸的。”

    黄怜儿冷笑道:“人都没了,这么小根本没有享受过人间的快乐。也好,人间不一定都是快乐,也有太多的疾苦,不活着也罢,活着也是受罪,我这个当娘的没用,希望他下辈子托生在个好人家吧。”

    萧岩鼎听着黄怜儿的话总觉得头皮发麻,因为黄怜儿的话总是带着绝望,还有些跟以前的不一样的感觉,有些像是她对人生的的大彻大悟,又好像是她对人生的毫无牵挂,可是又好像带着感情。

    他过去把手放在黄怜儿的肩上:“怜儿,你别伤心,相信我,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黄怜儿现在清楚自己的处境,自己必须不让萧岩鼎有什么怀疑的回道玄妙儿的身边,所以她对着萧岩鼎道:“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家人吧,至于我,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记住你的承诺,以后给小宝重新修坟墓。”

    萧岩鼎心里踏实不少,因为这是黄怜儿妥协了,看来这人还是怕有牵挂,黄怜儿还不是顾着娘家?也还好,她还有娘家要记挂,要不然真的怕她不能为自己所用了。

    他把黄怜儿抱在怀里,手不停的拍着她的后背安稳:“怜儿,我对不起你,咱们一会就去看小宝。”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