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诗与刀 > 第九十二章 出去杀人了
    云书桓不接话语,徐杰也不在意,只是又道:“现在想来,奶奶其实早就看出来的,只是奶奶心善,一直不拆穿你,我却是最近才起了怀疑,来江南才觉得笃定了这想法。你一个女子,一直装作一个男孩,我也知你心中有苦难言,今日你我经了这番生死,便也不想再装作不知了。你若是有什么苦衷,不如说出来吧。”

    云书桓更是认真搓洗着徐杰的双脚,口中终于答了一句:“装男孩的事情,之前是有苦衷,只是不想被人买去之后。。。如今只成了习惯。”

    徐杰闻言,又道:“你知我问的不是这个。”

    云书桓手上的动作一止,头又低了几分,并不答话。

    徐杰试探性问道:“可是有仇恨?”

    只见那低下的头颅,似在回忆着什么,点了点头,一句轻得难以听见的话语:“血海深仇,一家老小!”

    徐杰闻言,反而轻松不少,只道:“我帮你报仇就是。”

    云书桓此时却又把头抬了起来,那刚才徐杰并未看到的伤心,此时变成了一脸的坚毅,答道:“少爷帮不了我,我也不想要少爷帮我,徐杰与我姐妹有恩,不能害了徐家。”

    徐杰闻言一笑:“云小子,你是看不起少爷我,待得少爷有朝一日有能力了,再来问你。”

    徐杰听到这里,岂能没有猜想?血海深仇,一家老小。不是江湖事,就是朝堂事。江湖事徐杰自然帮得上,那帮不上的,便是朝堂事了。猜到这里,徐杰便也不多问了,有些事情,到得那一步,自然就水落石出。

    云书桓听得徐杰话语,摇了摇头,只道:“不是看不起少爷。”

    徐杰便也不再说这沉重的话题,而是笑道:“难怪你头前还说我被人牙子骗了钱,原来是真,待得回了青山,一定要去找那牙行退钱,把女孩子当男孩子的价格卖给了我,这般做生意,定然要让他关门!好教这奸商知道厉害。”

    徐杰故意装模作样一番话语,云书桓听得噗嗤一笑,口中答得一句:“那是少爷傻。”

    徐杰闻言又装模作样说道:“我傻?难道别人买仆人小厮,还要脱衣服验明正身不成?知道还有这么一道程序,那当时我就不会被人骗了钱去,一定验一下你的身份。”

    云书桓闻言大窘,面色绯红,拿过布巾为徐杰胡乱擦得几下,端着木盆就逃出了房门。

    第二日大早而起,何霁月与云书桓乔装了一番,云书桓倒只是换了一身衣服,带了个斗笠遮面。

    何霁月却是穿了一身云书桓的衣服,也作了个男子打扮,再在头上也扣上了一个斗笠。

    两人无刀无剑,与昨日的样子真有很大的区别。

    徐杰在门口相送,打量着云书桓,立马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只见云书桓胸前似乎鼓胀了起来,徐杰看得大笑不止,开口一句:“云小子,平常里裹得不难受吗?”

    云书桓闻言先是没有会意到话语意思,待得会意到之后,面色瞬间红透,连忙起步就走。

    徐杰却是又在后面说了一句:“霁月,云小子给你一身他的衣裳,你也该还一身衣裳给云小子才是。”

    何霁月似乎并未多注意云书桓的变化,闻言不明所以,起步随云书桓往客栈楼梯而去,口中还道:“还一身什么衣裳?”

    “女人的衣裳啊,云小子最喜欢穿女人的衣裳了。”徐杰还在调笑不止。

    何霁月一脸疑惑跟着云书桓下了楼,两人同行而出,何霁月心中已然都在胡乱猜想,看云书桓的眼神都是怪怪的,甚至还多想几番,想这俊秀的少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甚至也在想徐杰是不是也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待得盯着云书桓看久了,看得云书桓胸前解放了的鼓胀,方才恍然大悟,目瞪口呆。

    三胖此时笑意盈盈走到徐杰身边,不着边际一语:“想来你是知道我为何不把这刀法传给那云小子了。”

    徐杰闻言面色一变,答道:“胖子你就是个老古板。封建思想极其严重!这是要不得的。”

    三胖闻言愕然:“什么思想?”

    徐杰转身入了厢房,口中说道:“说了你也不懂。”

    回到厢房之内,徐杰并不去翻看书籍,而是盘膝而坐。

    三胖闻言摇了摇头,一脸疑惑往楼梯而去,便是去寻那在院子里教徒弟练剑的二瘦。口中问道:“二瘦,封建思想是什么意思?”

    “封建思想?”二瘦重复一句,又道:“不就是封邦建国的意思吗?说你是王侯将相的思想。”

    三胖闻言想了想:“胡说八道,那秀才老爷一脸鄙夷的神色,哪里是说的王侯将相。必然不是好词,他是在骂我。”

    二瘦却不再理会三胖,而是抬腿又去提小刀儿的屁股,口中呵斥连连,满脸的急切神色。

    二瘦教徒弟越来越焦急了,焦急到连对三胖都懒得多言,那大潮也越来越近了。

    三胖看了片刻教徒弟的二瘦,见得二瘦对自己不理不睬,又上了楼,知道徐杰正在勤学苦练。又是摇了摇头,唯独他一人无所事事。只有往客栈前头而去,叫来一壶酒,独自去饮。

    日子清闲,客栈的小院之内,虽然空了两间厢房,徐杰也未去退房。楼下的练武声与呵斥声,楼上厢房练功的徐杰,还有那每日独自饮酒无趣的三胖。就这般过了几日。

    郡守衙门里送来的印刷版三字经,已然到了徐杰的手中,徐杰也不多翻看,只是看了一下扉页之中的字,上面写着“大江郡徐杰徐文远编著,江南道杭州郡守衙门编印”。徐杰已然极其满意,只是沽名钓誉成功的快感,似乎也没有打扰到徐杰练功的迫切。

    随书而来的,还有几张银票,想来算是稿费的意思,徐杰更是直接叫小刀儿揣进了怀里收好。

    吴伯言离了杭州,回那江宁,直接住进了桃花林里的木屋之中,看着陆子游舞剑,等着陆子游比武。也受着那小姑娘袭予的白眼,却是乐此不疲。

    那小姑娘袭予,时不时也提着剑咿咿呀呀挥舞几下,却总是坚持不得多久,便有把剑扔到一边,围着小木屋忙忙碌碌起来。

    到得吃饭之时,送到吴伯言面前的饭碗,总是在袭予手中砸得桌面一声闷响,吴伯言也不怒,端起饭碗,口中连连叹道:“真是吃人的嘴短啊!”

    待得吃完,两个老头卧榻小憩。小姑娘袭予还要洗碗,边洗边是喃喃而语:“这老不羞怎么还不走!脸皮当真是厚,蹭吃蹭喝不要脸。”

    好在吴伯言不是那练武之人,听不得这小姑娘自言自语,否则真是无脸见人了。

    碗洗到一半,便听得门口有人呼喊:“陆大侠在吗?”

    小袭予几步走到门外,看着眼前一个背着剑的老头,口中怒道:“不在不在,出去杀人了!”

    背着剑的老头,显然就是上门来拜访陆子游的江湖客,闻言尴尬非常,疑惑道:“陆大侠上去何处杀何人?”

    这天下哪里还有需要陆子游亲自上门去杀的人?

    “去江宁城了,寻一个叫吴伯言的老头去了,那老头欠了七八天的饭钱不还,我家爷爷上门要债去了,那老头脸皮极厚皮,必然是不会给钱的,所以爷爷大概是要杀那老头,你去吴伯言府上找人吧。”小袭予还当真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这背剑的访客闻言面面相觑,拱了拱手,转身便往江宁城而去。只以为那小丫头是没有弄清楚事实缘由,但是也不怀疑陆子游去江宁城寻吴伯言这件事情。

    木屋卧榻之上,吴伯言睡得昏沉。却是那睡着的陆子游把篱笆院落外面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窘迫非常,叹气摇头。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