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十九章 反手
    呼——

    所有黑雾再次消散得一干二净。

    黑雾消散。

    酒吧里,人们的外形重新回归正常,却仍然以不甘的目光注视着顾青山。

    那少妇冷哼一声,说道:“你觉得自己很贵?”

    顾青山道:“当然,在整个俱乐部里我是最有钱的,其他人都要指望我,才不至于到处挂账。”

    少妇走上前,在吧台前坐下,兴致勃勃的盯着顾青山说:“在这个世界里,一个人说过的话再也收不回去,你可明白?”

    “是的,每个人都该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顾青山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

    少妇吃吃笑道:“小哥哥,既然你说你贵,那就代表你是有标价的——我还真想看看你有多贵,麻烦报个数。”

    “你确定要这么做?”顾青山问。

    “老娘不差钱,只要你敢报,我就敢买——现在你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拒绝我了,哪怕只有一晚,我也会买下你!”少妇道。

    她伸出满是倒刺的绿色长舌,绕着嘴唇舔了一圈儿,放声狂笑道:“出来卖总是要还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哈哈哈哈哈!”

    顾青山也笑了起来。

    他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布袋,丢在吧台上。

    “看好了,这是我的钱袋,只要你能用金币装满它,我就跟你走。”

    四周一静。

    众人面面相觑,那少妇也有点意外。

    这个家伙竟然不找理由了?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少妇望了望那个小布袋子,朝酒保示意道:“检查一下。”

    酒保仔细验看一番,说:“没问题。”

    少妇这才望向顾青山,似笑非笑的说:“小哥哥,你就要死啦。”

    顾青山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把顾客当上帝,前提是你给够了钱。”

    少妇故意叹了口气,说道:“小哥哥啊,钱不是问题,问题你是没命花。”

    她摸出一大把金币,朝钱袋里丢去。

    哗啦啦——

    悦耳的金属撞击响起,钱袋渐渐鼓起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钱袋马上就要装满了——

    但是并没有!

    钱袋在快满的一瞬间再次瘪了下去。

    少妇怔了怔。

    “酒保,你不是说钱袋没问题吗?”少妇问。

    酒保抓起钱袋看了看,又细细看了顾青山一眼,这才沉声道:“钱袋确实没问题,但这个人大概与某种存在签订了借款契约,他得到的钱财全都用来还钱了——如果他不还清钱的话,这个钱袋一直不会满。”

    少妇猛的望向顾青山,怒道:“你敢耍我!”

    顾青山摊手道:“我可早就说了,只要你能装满这个钱袋,我就跟你走——难道我骗你了?”

    少妇一呆。

    确实,对方只说了这个条件。

    可是谁知道他竟然还欠钱?

    顾青山脸上的笑意收了,漠然道:“怎么?钱不够?没钱还学别人出来玩?”

    少妇这下忍不了了,冷笑道:“好,你等着,我替你把钱还完再想想该怎么折磨你。”

    她摸出一把金币,放入钱袋之中。

    钱袋鼓起来,然后瘪下去。

    她又摸出一把金币,放入钱袋之中。

    钱袋鼓起来,然后瘪下去。

    她再摸出一把金币,放入钱袋之中。

    钱袋鼓起来,然后瘪下去。

    少妇忍不住狠狠一拍吧台,怒骂道:“你这个无赖,到底在外面欠了多少钱?”

    顾青山耸肩道:“你把钱还完,自然就知道了。”

    少妇望向四周的人。

    那些人会意,把身上的钱全都掏了出来。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尽管所有人的钱都拿了出来,全部投入钱袋之中,但顾青山的钱袋依然是瘪的。

    顾青山朝虚空望去,只见一行行猩红小字停留在那里:

    “你已完成今日还款。”

    “你还欠海底之书三千年零两天的钱财收入。”

    啧——

    想不到欠钱也可以当做一个坑人的技能……

    顾青山心中想着,拿眼去瞥对面的少妇。

    少妇脸上的冷汗已经汇聚成流,一簇簇的滴落在地面。

    她现在是骑虎难下,又没有办法中断这个过程。

    ——就在刚刚,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支付已经开始进行,如果想用“钱不够”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只会被当做毁约。

    ——也就是说,她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来脱身。

    偏偏发起这件事的还是她自己!

    “放过我。”少妇突然道。

    “恩?”顾青山懒散的看她一眼,说道:“在这个世界里,一个人说过的话再也收不回去,你可明白?”

    少妇一怔。

    四周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本是之前少妇所说的话,现在却又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短短几分钟。

    攻守易位。

    生死对调。

    酒吧中,一层淡淡的黑雾出现了。

    “求求你,放过我。”少妇慌忙求道。

    顾青山叹了口气,说道:“整件事都是你要求的,你求我,我又有什么办法?”

    “你提条件!只要你再提条件,我就有办法暂时不死!”少妇惊惶不已的叫道。

    ——那黑雾正悄无声息的朝她身上蔓延。

    “行,我的条件是,告诉我怎么才可以离开这里。”顾青山道。

    少妇脸色一变,大声道:“你换个条件——”

    话音刚落。

    地上的黑雾猛然窜起来,将少妇裹住。

    她爆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整个人再也维持不住形态,化作一团燃烧的尸骨。

    “啊啊啊啊啊,不!我不要被吃掉!”

    尸体在烈火中不甘的叫道。

    轰!

    所有火焰顿时暴涨起来,形成一个长满尖利指甲的巨手,将尸体拽入虚空,消失不见。

    死寂。

    酒吧里,所有人噤若寒蝉。

    “她死了。”酒保低声道。

    顾青山立刻站起来。

    “我那杯酒由我朋友请客,今天他过生日——所以酒钱我就抢着不付了。”

    酒保望向车夫。

    车夫看了顾青山一眼,不敢说话。

    顾青山则迅速起身,走到酒吧门口,推门,走出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似缓实急,连拦他的机会都没有。

    咣当!

    门在身后关上。

    夜里的寒气扑面而来,顾青山却微微松了口气。

    幸好他们没反应过来。

    ——已经点了两杯酒,而自己身上根本没有这个世界的货币,万一被要求结账,那就只有车夫请客这个正当理由了。

    如果车夫找个理由更改了付账人,自己就很可能像少妇一样,再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可以讲了。

    去人家店里消费然后不给钱,这叫耍无赖,任何理由都不是理由。

    ——是的,这是自己最致命的弱点。

    钱。

    自己现在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钱。

    时间太紧。

    这个地方自己也不熟悉。

    有什么办法能规避这个弱点?

    顾青山迈开步子,迎着寒风走在大街上。

    夜已经深了。

    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偶尔才有一辆马车,急匆匆的驶过街道。

    马车?

    顾青山停下脚步,换了个方向。

    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很快原路返回,来到镇子入口处的车行。

    “你好,客人,你付了停车费,便可取回之前停在这里的马车。”

    车行老板道。

    “——先别急,我想把车卖掉。”顾青山说。

    “卖?请问您的马车是哪一辆?”老板问。

    顾青山仔细看他一眼,问:“你不知道我的车是哪一辆?”

    老板摊手道:“客人,每天那么多人来我这里停车,我不可能都记住啊。”

    顾青山略一沉默。

    车行老板的神情不似作伪,看上去好似真不知道自己的车是哪一辆。

    这就代表了一件事——

    但现在还不能下定论,要再试探一下。

    顾青山朝车行里走去,把里面牌子上挂的一些售卖和租借信息都看了,然后又在车行里走了几圈,这才朝门口喊了一嗓子:

    “劳驾,麻烦帮我看看,这俩车能卖多少钱?”

    老板朝他望过来。

    “你要卖车?”老板问。

    “对。”顾青山道。

    老板便过来,绕着马车看了一圈,说道:“十个金币,不能再多了。”

    顾青山道:“这价格也太低了,起码再加一点。”

    老板连连摇头,说:“我报的是良心价,朋友。”

    “我也了解过市场行情,你报的价确实低了些。”顾青山坚持道。

    两人又谈了片刻,老板就是不松口,最后顾青山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价格。

    顾青山叹了一口气,指着旁边的另一架马车道:“这俩马车呢?”

    老板看了一眼,随口道:“人家这马车可比你的马车豪华,而且结构合理,用料扎实——如果是我的话,起码得十五个金币,少一个子儿都不卖,就这还算是亏了呢。”

    “好吧,十五个金币,成交。”顾青山道。

    老板呆了呆。

    他看看顾青山,又看看两架马车。

    “都是你的?”老板问。

    “不,十五个金币的马车是我的。”顾青山道。

    老板指着第一架马车,问:“那——”

    顾青山随意道:“哦,十个金币的这架马车是我朋友的,他还没来,我先帮他问一声。”

    “你这一辆——十五个金币太多了。”老板艰难说道。

    “我这马车不但豪华,而且结构合理,用料扎实,我也不多要,只卖十五个金币,就这还算是亏了——但我不在乎那点钱,毕竟你也是要赚一点的,如何?”顾青山笑着说道。

    老板被堵的没话说。

    其实说到底,十五个金币也算是有赚头。

    “……好吧,成交。”老板道。

    “等一下,我不收钱物,能不能抵一些东西给我?”顾青山问。

    ——任何钱财只要一入手,就被那本书收走了。

    “你想要什么?”老板皱着眉头问。

    “我要一个住的地方,包每天的三餐,只需一个月就行——然后再给我一些免费乘车的劵就可以了。”顾青山道。

    “成交!”老板的眉头松开。

    顾青山心中微微一定。

    看来恐惧末日有着一套完整的运行规律。

    它虽然凶厉而又恐怖,但并不是彻底围绕着自己这一个敌人。

    比如这个车行老板,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在谈生意,并没有整幺蛾子。

    这样看来……

    只有一些特定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从而专门来针对自己。

    找出这些人背后的秘密,自己就有希望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