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679章 解释不通
    周日,大会堂。

    来自全国各地五百多位部属干部们齐聚一堂。

    上午九时许,沈奇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

    沈奇强调,人民领袖引领航程,科学思想指引方向。

    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国际形势,我们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党员同志务必将“两学一做”纳入常态化学习机制,我们要把各项工作与中央的指示要求对标对表,把思想摆进去、把工作摆进去、把职责摆进去,坚持科学发展观,夯实基础,苦练内功,创建公正、法治的管理体系。

    在这里,我想举个例子。

    英国物理学家瑞利在研究氮气时发现从氮的化合物中分离出来的氮气每升重1.2508g,而从空气中分离出来的氮气在相同情况下每升重1.2572g。

    这0.0064g的微小差别引起了瑞利的注意,他与化学家莱姆赛合作,把空气中的氮气和氧气除去,用光谱分析鉴定剩余气体,终于在1894年发现了惰性气体氩。

    同志们,朋友们,科学思想指引方向,而细节决定成败。

    我们团队在研究大环化合物的过程中,做了无数次的实验,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

    我们也曾灰心丧气,但我们从未放弃。

    大环化合物的核心在于大环结构的稳定性,验证其稳定性,其尺度无法用克这个度量单位来衡量。

    我们在分子层面上作业,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为了拆开一个关键的双键,我们要做十次以上的实验。

    而这样的双键,有2的50次方之多。

    各位都是管钱的干部,应该能很快算出2的50次方是多少。

    你们是不是认为我在吹牛?

    即便一万个化学家同时做拆开双键的实验,做完10乘以2的50次方次实验,也需要做好几辈子吧?

    正常情况下,是得做好几辈子。

    但是,我们团队采用了一种巧妙的实验方法,在两年之内做完了。

    具体细节我就不在这节课上提及了。

    我想表达的重点是,细节决定成败,而决定细节的是人。

    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希望各位回到工作岗位上之后,能把每一个细节做好,做到完美。

    建设富强、文明的国家,不能只停留在宏观层面。

    富强、文明的国家必然是由无数完美的细节构成,实施这些细节的人,是我们。

    我今天的课上到这里,感谢聆听。

    接下来由罗领导作重要指示。

    哗啦啦!

    噼里啪啦!

    掌声雷动。

    报告厅内的500多位同志集体起立,他们拍掌拍的猛烈,把手都拍肿了。

    有些干部,流下了依依不舍的泪水。

    更多干部,则对沈奇团队在两年内完成别人几辈子也做不完的实验的具体细节,感到十分好奇。

    带着丰硕的学习成果及强烈的好奇心,干部们离京返回地方上。

    干部们纷纷表示:“沈院士的这节课,使我的灵魂升华。伟大科学家的胸怀和情操,令我终身难忘。”

    沈奇瞅了眼系统中的信息,政治12级升13级任务进度:2%。

    跟这些干部们上课,真的是很累啊。

    口水都讲干了,也才2%进度。

    接下来,沈奇将离京进行全国巡回演讲。

    在沈奇踏上旅途之时,欧叶带着小黄、赵天、小云、曾寒等人,来到了水木大学。

    去往水木报告厅的路上,赵天代表学弟学弟们向小黄表达了敬意:“黄师兄,久仰久仰。”

    小黄摆手道:“应该是我久仰你们三个学弟学妹,你们仨可是《强bsd猜想证明》的作者。”

    赵天谦虚的说:“我们仨就是做些最基础的工作,整个《强bsd猜想证明》的方案,是叶子姐搞定的。”

    “叶子姐为啥不选别人,而选了你们三个?那是因为,你们仨是天选之子。”小黄蛮羡慕三位学弟学妹的,如果是他的名字出现在《强bsd猜想证明》这种级别的论文上,甭管是七作八作,那都是值得吹一辈子的科研资本。

    “你们也别太谦虚了,你们几个,都挺优秀的。”欧叶说到。

    欧叶一行燕大数学人已达水木报告厅。

    水木数学系的杜洋早已等候在报告厅门口,他与欧叶握手:“欢迎你,欧老师。”

    “让你们久等了,杜老师。”欧叶客气的回应,这便随杜洋进入报告厅内。

    报告厅内坐了十几个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苏文燮院士。

    “来了。”苏老爷子打招呼的方式言简意赅。

    “苏院士您好。”欧叶礼貌的回应礼节。

    “坐吧。”苏院士做了个请的手势。

    欧叶等人入座,欧叶居中,其余四人两两在她左右。

    “我先介绍一下我的团队。”苏院士说到,“这位是杜洋,水木数学系研究员。其余的团队成员也都在水木数学系工作学习,他们的名字都在名牌上。”

    苏院士团队的每位成员,其面前都立着名牌,以便对方有个基本印象。

    欧叶一行人的名牌,由水木大学提前做好,也搁在他们的面前。

    总而言之大家算是认识了,这便进入主题。

    苏院士首先说了说学术背景:“我在巴黎读博时,就对bsd猜想很感兴趣,那段时间,费马大定理被怀尔斯证明了,bsd猜想上升到极高的学术地位。当时我对导师说,bsd猜想,将由我苏文燮来证明。”

    “可惜,我没能做到。而欧教授,你的团队给出了一份看上去很接近真相的方案。我组织了一支团队,就是我身边的这群人,我们自作主张的开展《强bsd猜想证明》的解释工作,已有一个多月。”

    苏院士团队自愿承担《强bsd猜想证明》的解释工作,他们是拿不到任何报酬的。

    不仅没有报酬,苏院士团队还得从他们的科研经费中挤点钱出来,以开展解释工作。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崇高学术精神。

    为了求证真理,其他的事情不值一提。

    欧叶对苏院士表达了敬意:“燕大、水木的友谊传承百年,很感谢苏院士能为我们的《强bsd猜想证明》做解释。”

    “好了,背景就说到这里,下面进入具体的细节。我是主攻代数几何、椭圆曲线的,对于数论,也有一定的研究,怀尔斯用椭圆曲线证明数论问题费马大定理,对我起到了一定的学术启迪。欧教授请看屏幕,你论文中的这一部分,令我们颇为费解啊。说直白点,这一部分的内容,我们解释不通。我想就算是怀尔斯本人,也很难解释的通。而据我所知,怀尔斯的团队也在推进《强bsd猜想证明》的解释工作。”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