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万界仙王 > 第一千零三章 出门吃肉
    “叶枫!”

    蛮灵儿惊喜的回过头来,只见那间已经沉寂了一年的木屋门口,一道白衣身影,翩然而立。

    叶枫,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对着蛮灵儿点了点头:

    “这一年,辛苦你了。”

    “叶枫……”

    蛮灵儿用力让自己哭起来的表情显得好看一些:“叶枫……不,我不辛苦……苦的是你……”

    叶枫缓缓得向她走来,用手指轻轻擦去她脸上已经成了小溪的泪痕。

    擦了一下,擦不断。

    叶枫,微微的笑着,但眼眶却是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傻丫头,我没事了,不哭了……”

    结果,这一句话让蛮灵儿哭得更加大声。

    哇~~

    她一把冲入了叶枫怀里,将一年来所有的关心,所有的期盼,尽数化成泪水宣泄了出来。

    叶枫的肩膀瞬间湿透,但他的心,却在这一刻无比的温暖。

    他知道,如果不是面前这群可爱的人儿用这样无怨无悔的方式陪伴着他,他绝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出那间木屋,而如今,一切都已经发生,逝去的,终将接受与怀念,而那些还没有做完的事情,终归要去面对。

    叶枫静静的站着,轻轻用手拍着蛮灵儿的后背。

    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蛮灵儿才擦了擦眼泪,看着叶枫,笑得那般开心。

    “叶枫,你饿了么?我去给你烤肉去……”

    “呵呵,你一说还真有点儿。”

    叶枫现在看起来就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能够看到,他眼底的笑意里藏着的那份怎么也抹不去的浓浓忧伤。

    “嗯~那你等着,我马上就生火!”说着,蛮灵儿转身要去忙碌,被叶枫叫住。

    “哎!灵儿!这些事情怎么能让你去做!”

    叶枫低头,看着地上还抱着酒坛子在发酒疯的黑球儿,嘴角冷冷一勾,直接飞起就是一脚。

    啪。

    黑球儿连人带坛子砸在了院墙上面,酒坛粉碎,它整个人则是咕噜噜的摔在了地上,惊醒过来。

    “卧槽!是哪个不长眼的孙子敢打扰你鼠爷睡觉!”

    黑球儿睡眼惺忪的大吼,随后,他就看到一个好像很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对他冷笑。

    叶枫缓缓点头道:“呵呵,就是我这个孙子。”

    咔嚓。

    黑球儿瞬间就跪地上了,对主人的畏惧压过了心中的欢喜,泪流满面的给叶枫认错。

    “主人~~~我错了!!”

    滋啦啦。

    一道震天的醒神雷劈在了落云峰上。

    老孟等人直接被震得弹了起来。

    “我靠!啥情况,打雷了?”

    “下雨收衣服啊!”

    “嗯?叶枫!!哈哈哈!叶枫你终于他娘的肯出来了啊!!”

    落云峰上,一片欢腾。

    ……

    但是,此刻的天云峰上,却是愁云一片。

    韩不易,被对手一脚狠狠踏中了胸膛,喷出了一口老血,重重的滚翻在了地上。

    “韩师弟!”

    “首座大人!!”

    天云广场上响起了惊呼声一片。

    王猛,莫须眉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跟他们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只觉得对方身上那澎湃的能量威压犹如巨浪重山,竟是让他们连抵抗的心思都升不起来。

    “我的妈呀~~”莫娘娘紧紧拽着王猛的袖子:“王师兄,这家伙到底是谁呀?怎么这么腻害的?”

    “谁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怪物!”王猛咬牙切齿道:“你特么给我松开!”

    “人家害怕嘛。”莫娘娘靠得王猛更近了:“你说宗主他老人家打不打得过这家伙呀……”

    “难说……”王猛如今也已经是神境强者,眼光自是不俗:“此人的修为只怕已经超越了神境,到达了咱们无法想象的地步,就算是宗主,只怕也……”

    “那怎么办呀……这个变态,怕是比当年的叶哥还要厉害!”

    “呸!怎么可能!”王猛把莫须眉往外拽了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能跟叶哥比,就算是这小子,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哦,是么?”

    广场中间,封于修耳廓动了动,饶有兴致的看向了王猛二人。

    妈呀!

    莫须眉果断离开了王猛二尺远。

    “呵呵。”莫须眉整个人的肤色发黑,但一双眸子笑起来却是亮的吓人:

    “早就听说天云宗当年出了一个叶枫,惊才艳艳,便是在灵域都有他的传说……可惜了啊,叶枫之后,如今的天云宗真是令人失望。”

    “你说什么!!”

    天云弟子们纷纷怒吼起来。

    “呵呵,说事实而已。”封于修指了指旁边正被人扶起的韩不易:“若是我记得不错,这位韩长老应该便是你天云宗自宗主之下的最强之人了吧,怎么,莫非今天非要让我亲自将你们的宗主击败,天云宗才肯服软么?”

    “你!!”

    人们气急,却见李守拙一脸淡然的走了出来。

    “封小兄弟实力惊人,我天云众人深感后生可畏,佩服至极。但若是今日封小兄弟非要以一身神通来扫我天云宗的脸面,那请恕李某直言——我李守拙绝不会是你今日战的最后一人!”

    哗啦啦。

    说话间,李守拙全身剑气纵横,长长的道袍已经很久没有被神能充斥飞起,整个天云宗的护山剑阵仿佛都在这一刻与之辉映,发出了震天剑鸣。

    “宗主大人威武!!”

    天云宗,数千弟子,齐齐聚在广场之上,此刻齐声助威,也是一番声势隆隆。

    但这些在封于修的面前只换来了一声冷笑。

    “呵呵,天云宗……就只有这些花里胡哨的把戏么?今日,便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这天地间最终极的力量!”

    只见他右拳一握,拳头上便有滚滚的红色仙能凝聚出来,一时间,天地为之失色,那曾经被叶枫一手加固过的天云护山剑阵竟是在这拳头之下微微颤抖起来,仿佛根本无法承受住那拳头上汹涌出来的恐怖力量。

    李守拙,眼睛瞬间眯了起来:“这……这便是那神境之上的力量!”

    王猛等人,更是被可怕的仙威压得无法喘息,许多人忍不住的倒退了数步,都无法稳住身形。

    “哈哈哈!”

    封于修缓缓升到了半空,看着下方一群天云门人,朗声大笑:

    “看到了么?这才是真正无敌的力量,什么天云宗,什么叶枫,都已经过时了!我才是这方天地真正的主角!!”

    滚滚音浪,震得不远处的天云山门都在瑟瑟发抖。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广场另一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

    “大早上的人都跑哪去了?鼠爷想找点孜然都找不到!”

    嗯?

    人们扭头,就看到从落云峰方向慢慢悠悠的走过来了两道身影。

    一只全身油光发亮的大黑老鼠,旁边还跟了一个看起来粉嫩可爱的金毛小童。

    一人一鼠看起来都是一副宿醉刚醒的模样,眼睛里面都是血丝,浑身弥漫着浓浓的酒气,尤其是那金发小童,还有厚重的黑眼圈,一看心情就很不美丽的模样。

    “喂,黑球儿……”

    小童一边走一边还打着哈欠,人们这才注意到,他一侧的脸颊上好像还有点发黑,似乎是被雷劈过的痕迹:

    “我觉得主人还是不要出来的好啊,你看这家伙,咱的好日子是不是就到头了。”

    “谁说不是呢!”

    黑球儿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是怎么魔怔了,竟然会盼着那个大魔王振作起来。

    这下好,主人振作了,自己跟欠欠就连找孜然粉的活都得亲自来跑了。

    这两位慢悠悠的走到了广场附近,因为喝多了的关系,脑袋有点蒙,看东西都有点重影,这才发现广场的氛围有点不对劲,老李等人一脸严肃,老韩胸前还挂着血迹……

    空中。

    我去?

    空中这咋还飘着一个?

    黑球儿眼珠子一转:“老李头儿,这啥情况啊?”

    “这……”

    李守拙嘴角一抽,心中一块大石已经落地,但这声老李头儿叫得他很无语。

    不等他回话,旁边王猛赶紧说道:“球儿哥,就空中那家伙,是来踢馆的!!”

    “踢馆?”

    黑球儿抬起头,看着空中神威凛凛的封于修,吧嗒了几下嘴:

    “就凭你?你带孜然面儿了吗?”

    封于修:“……”

    他差点没从空中掉下来。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问题?

    有见面就问有没有孜然面儿的么?

    话说这耗子什么来路啊?

    自己为何完全看不透对方的深浅呢?

    还有旁边那个小娃子,看起来细皮嫩肉的,那眼神怎么那么瘆得慌?

    封于修强行提了一口气,笑道:

    “哼!怎么?难道堂堂天云宗竟然沦落到要靠一只耗子来撑场面的地步了吗?”

    唰。

    话一说完,封于修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只见天云宗众人,自老李开始,到旁边老韩,再到下面的王猛等弟子,竟是齐刷刷的向后退了好几步,生怕离封于修太近的样子。

    这……你们……什么意思……

    封于修不自觉地冷汗的都冒出来了。

    忽然,他发现地上刚才趴着的那只耗子已经不见了,一个冷冷的声音,顺着他的后脖子传入了耳朵。

    “你,叫,谁,是,耗子?”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