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特战之王 > 第三百零五章:是谁
    从某种程度而言,在王天纵不曾正式突破之前,李天澜可以说是最了解天骄战力的人。

    他的剑意已经处在最完美的状态,以剑意模拟剑气,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天骄一剑是何等的强盛。

    也正因为如此,面对即将突破的王天纵,他才会如此恐惧。

    那种近乎窒息的压力就如同遮盖着整片天空的阴影,没有光明,只有最深沉的幽暗与威严,这种状态下的王天纵,一举一动都让他紧张至极。

    李天澜很早之前就知道轮回宫主有一剑。

    那是轮回宫最强的底牌。

    李天澜也预估过这一剑的威力,得出的结论也很明确,这一剑的威力大致应该在巅峰无敌到半步无上之间,只有如此,才能让整个黑暗世界忌惮。

    可他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剑。

    轮回宫主最强的底牌,竟是天骄一剑!

    而且还是正处在巅峰状态中的天骄。

    这一剑的威力几乎已经超越了李天澜想象的极限,无论这把散发着七彩光芒的虚无神兵是何等威力惊人,也不管天骄亲自创造的剑阵是如何惊艳,轮回宫主出这一剑,必然会付出代价。

    “这一剑不说王天纵如何,你自己肯定承受不住!”

    李天澜看着轮回宫主的眼睛,神色认真的开口道。

    轮回宫主也在看着李天澜。

    她的眼神云淡风轻。

    不知过了多久,她柔和的脸庞才绽放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你关心我?”

    “我说了,这一剑你承受不住!”

    李天澜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极为烦躁,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如何而来,但那种近似于直觉的本能却在不停的提醒着他绝对不能让轮回宫主出这一剑,否则他很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愈发清晰的直觉几乎是在不停的咆哮,占据着李天澜所有的意识,他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潜意识里的担忧与惶恐一下子彻底翻涌出来,以至于让他忘记了对轮回宫主的尊重。

    “我承受不住,王天纵也承受不住。”

    轮回宫主看着李天澜,声音柔和:“这一剑之后有很多种结果,最好的结果,我与王天纵同归于尽,双双陨落。最坏的结果,我死,王天纵重伤,但即便是最坏,对你来说,也已经很好了。”

    她的声音平稳而轻柔。

    其实李天澜想错了。

    对天骄有所了解的人不止是他,或者说,在这个谁都没有见过天骄的时代,只有轮回宫主真正见过那种可以令天地变色的力量。

    她或许不了解王天纵,但无所谓。

    王天纵肯定能够突破。

    也无所谓。

    因为无论如何,他都坚信一点,她接触的天骄不可能强过突破后的王天纵。

    但突破后的王天纵也不可能强过她所接触过的真正天骄。

    双方势均力敌。

    她有把握真正复制那最巅峰的一剑。

    所以结果无论是最好还是最坏,其实都不坏。

    她不在乎生死,所有事情,又有什么所谓?

    “这不是我想要的。”

    李天澜说道,他突然间有些无力。

    他很清楚这一切的后果。

    所有的事情都摆在明面上,如果是他成为天骄,他根本就不可能有办法让任何人毫发无伤的去复制自己的一剑。

    天骄代表的是绝对的威严,绝对的至高无上,绝对的统治力。

    这样的一剑,怎么可能复制?

    即是是加了这么多的条件,轮回宫主都要付出代价。

    “但这是姐姐想要的。”

    秦微白柔声道,她眼眸中的情绪变化,晶莹的光芒如同闪烁的星空。

    “为什么?”

    李天澜问道。

    秦微白想要说话。

    李天澜突然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轮回宫主,问道:“为什么?”

    “与你有关,与你无关。”

    轮回宫主轻轻笑了起来,她的眼神愈发柔软,但却带着些许的执拗与忧伤:“最大的原因,也许就是我想给自己一个结局吧。”

    “你喜欢这样的结局?”

    李天澜冷笑起来,可心慌伴随着冰冷不停的在身体内蔓延着,他的呼吸有些颤抖。

    “你还是不明白,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结局应该如此。我的命运,本就如此。”

    轮回宫主轻声道。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

    他感激轮回宫主,尊敬轮回宫主,但说白了,两人之间其实并不熟,今日是两人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如此剧烈波动,他闭上眼睛,良久,才冷漠道:“我不信天命。”

    轮回宫主柔和的眼神中一瞬间似乎有某种情绪在碎裂,变得恍惚而绝望。

    房间里一时沉默下来。

    李天澜强迫自己冷静,半晌,才他轻声道:“我需要知道轮回宫跟王天纵拼命的理由,你刚刚才说过的,身居高位,不能轻言生死。”

    “我是说过啊。”

    轮回宫主轻声道:“但若是没有了轮回宫,我自然也就不在高位。”

    “轮回宫存在到今天,其实已经算是做到了它可以做到的一切,接下来,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等东欧的事情结束,小白跟你回天南,那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会是你真正的天空,有小白帮你,我也可以放心。”

    李天澜皱眉看着轮回宫主,沉默不语。

    “东欧乱局由轮回宫一手造成,所以我一直能够把握乱局的大致走向,天澜,现在你已经做完了你该做的一切,王天纵突破如何,不是你应该关心的,最终的决决战,也不是你的事情,所有的恩怨都会在决战中了结,至于今后,就是新的时代,这样不好吗?”

    “再好的时代,你看不到,对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李天澜冷淡道。

    “太好的时代,我也不配看啊。”

    轮回宫主笑的灿烂,却有些惨然。

    “所以你就要去死吗?”

    李天澜看着轮回宫主,自嘲一笑:“而且是为我去死?”

    “理由呢?”

    “.......”

    轮回宫主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理由?就当是我欠你的,都还你。”

    “你不欠我什么。”

    李天澜内心所有的负面情绪彻底爆发出来,他的声音冰冷:“在今天之前,你只是我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一个名字,我们甚至都没有见过。你能欠我什么?”

    “还记得东城皇图吗?”

    轮回宫主突然问道。

    李天澜微微一滞。

    他自然记得东城皇图,事实上,出于某种好奇心,他一直都在查找着东城皇图的线索,但他得到的所有线索都表明了一个问题。

    “我记得。”

    他说道:“但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也不应该存在。”

    “他若是真的不存在,又怎么会有你?”

    轮回宫主声音飘忽,但落在李天澜耳朵里,却如同一道惊雷。

    李天澜脸色猛地一白,咬牙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轮回宫主轻声道:“只是对我来说,存在过的,就不能被否定。”

    “他是天骄,自然存在过。”

    李天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秦微白。

    秦微白一直沉默着,她完美而精致的脸庞在灯光下似乎白的有些透明。

    他记起了当日秦微白跟自己第一次谈起的东城皇图。

    被数位无敌境高手围攻,无数的惊雷境高手干扰,凶兵与人海同时淹没过去,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被六位无敌境高手围攻至死?”

    李天澜问道。

    “确切的说,是三把凶兵,七位巅峰无敌境高手,其中一人,勉强也可以算是天骄,只不过状态有损而已。”

    轮回宫主说道。

    即便是自认自己很了解天骄的李天澜,此时也是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七位巅峰无敌。

    不说其中一位是状态不完全的天骄,就算只是七位巅峰无敌,放在这个时代,都可以横扫一切。

    如今整个黑暗世界,可以确定的巅峰无敌境高手都没有七位。

    更不用说三把凶兵和漫漫人海。

    最关键的是他还记得秦微白当初说过的。

    在这样的围攻中,东城皇图却是死于偷袭,那个时候的他,还有一剑未出。

    那是来自于他深爱着也是深爱着她的女人的偷袭。

    若是没有那一剑的话,最终的结果还不好说。

    每一次听到这件事,李天澜内心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东城皇图...真的陨落了?”

    李天澜突然问道。

    “当然死了。”

    轮回宫主轻轻叹息。

    李天澜点点头,哦了一声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欠他的,还不了了,但总不能看着你继续在这个时代里挣扎,有些东西,还给你也是一样。”

    轮回宫主淡淡道。

    “你欠他什么?”

    李天澜突然有些好奇,如果轮回宫主是在还债,且不说为什么要还给他,只是可以让一位巅峰无敌去用命还的债,可想而知是多么有分量。

    轮回宫主没有说话。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道:“东城皇图跟我有什么关系?”

    轮回宫主还是没有说话。

    李天澜看了一眼秦微白。

    秦微白已经恢复了平静,此时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一脸无辜,分明是再说她也不知道。

    李天澜想了想,干脆换了个角度。

    关于东城皇图的存在实在太过模糊,他掌握的线索都不足以直接找出这个似乎跟自己关系匪浅的人来,所以他直接问道:“当年是谁杀了东城皇图?”

    轮回宫主沉默着。

    良久,漫长。

    在近乎凝固的时光里,她终于抬起头看了李天澜一眼。

    她的眼神平静,但声音却像是在无形中掠过了一片荒漠,变得无比沙哑干涩。

    “是我。”

    轮回宫主说道:“我杀了他。”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