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被穿越的境界线 > 第二十章 解决内部问题
    沉默,死寂——

    不安的气氛正在众人之间逐渐蔓延开来,柳洞寺山门处变得一片缄默。

    大部分人或者说轮回者已经反应了过来,顿时都是脸色微变,眼神也全部变成了那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还多少带着丝丝的惊色。

    而servant们尽管还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却也能够察觉到气氛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了。

    “……”

    环顾四周一圈,今川义元先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她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于是,这个本来就坐在穆修旁边的席子上的黑长直少女,毫不犹豫的往前者的身边再次靠拢了一点儿。她在直接表明自己的站队立场的同时,纤细的五指也已经抚上了旁边的武士刀刀柄。

    而少女看向对面众人的目光也有些渐冷下来,甚至凌厉锋锐到让人几乎不敢对视。

    卧槽!

    除了夏洛特之外,另外几个轮回者同时都是在心中咒骂了起来,还没有真正的撕破脸皮呢,这一位大小姐要不要这么果断的反水啊!

    果然,主动权似乎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掌握在自己等人的手上。

    “呵呵……”

    穿着暗紫色法袍,戴着兜帽,只露出了白皙下颌的背叛之魔女美狄亚,似乎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嘴角轻轻上扬勾勒出一个奇异的弧度。

    她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摆明了就是要静观其变一样,可是这样的行为却偏偏更加让人心中不安了。

    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她本身所持有的名号,这就已经足够了。

    穆修也微微有些惊讶,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微微一笑,轻轻的一只手搭上了就在自己旁边的国主大人的纤细肩膀,示意对方不用太过担心激进。

    不过国主大人一言不合,就直接站在自己这一边要为自己抽刀子砍人,这样的行为他也很是感激就是了。

    “毕竟不是本体前来,而且既然我能够以servant的身份出现在这里,自然就是钻了规则的漏洞。”

    然后他才缓缓的继续说道,语气平淡到仿佛是在街头卖菜论斤称两一般。

    “要是这样子的话,还能够获得奖励点数和支线剧情什么的,你们也太看不起那个大光球了吧。”

    既然是夏洛特主动的首先说出了那些违禁词,所以他也就不再客气了,反正他现在又不是轮回者,「主神」也没有办法扣除他的奖励点数作为惩罚。

    而且,「主神」对于轮回者向任务世界里的剧情人物泄露情报的惩罚,是属于一次性的性质的,也就是说在对一个剧情人物泄露了情报的时候,就已经扣过分了。

    而在这之后,对同样的剧情人物泄露相关的情报这样的行为,并不会导致重复扣分。

    但是不要以为这样子就是什么漏洞,因为如果知情的剧情人物间接传播泄露情报的话,也是属于惩罚规则之内的。

    要是知道了相关信息的剧情人物,又向其他人继续传播的话,就会产生连锁扣分。而且是不管别人相信不相信,反正消息泄露出去多少人听见就扣多少分。

    一般来说,是一个人扣一百点奖励点数的规则,因此——只要消息传播开去了,让几百上千人都知道了的话,那么首先泄露情报的那个轮回者基本上就死定了。

    除非他的奖励点数多到了扣不完的程度,或者是已经达到了「主神」都抹杀不了的程度。

    ……

    ……

    “夏洛特……小姐?”

    “怎么会、这样?”

    倒吸冷气的声音在四周纷纷响起,如果说之前其他几人还只是惊疑不定的话,现在却是已经眼前发黑,他们感觉突然天都要塌下来了。

    都已经说到这样的程度了,另外两个servant不明白,难道他们自己还不明白吗?!

    这特么的根本就不是金大腿啊,一个处理不好完全就是会导致团灭的绝对麻烦!

    听上去对方竟然也是轮回者,但是本体不能够进入这个世界也罢,对方居然能够直接瞒天过海,赋予分灵之一以servant的存在形式成功降临。

    如此钻了主神空间的规则漏洞的同时,竟然也没有被抑止力清除出去……

    而且还好死不死的是被他们这一方召唤了出来?还有比这更加倒霉的事情吗?!

    ——要知道,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的存在,绝对是至少接近神魔级别的狠人啊!

    下意识的,不管是秀气少年还是中年大叔,都是忍不住向队伍之中的真正主事人投去了咨询的目光。也只有那个颓废青年苦笑着还能够保持足够的镇定,毕竟他好歹也是解开了三阶的人。

    可是他是在上一场任务因为认证队长才提升了一阶,现在根本就来不及将强化能力升上去,而且对方的那种表现,怎么说呢?

    如果是解放了生命禁区的话,那就是四阶中级以上的存在。如果按照「主神」的评价标准的话,那就是已经完全达到了双a级别的综合实力……

    反正不管是用哪一套标准,得到的其实肯定都是同样的结论罢了。

    “果然如此吗,难怪不管是史诗神话还是历史传说,都找不到你的影子……”

    夏洛特似乎没有如何惊讶,眼眸之中只是闪过了一抹了然之色,她微微用力抱紧怀里的布偶,低声道。

    “——你这样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做到这么的一个程度?”

    她之前在问出问题之后,就一直只是静静的看着,既不言语,也无动作。

    但是在她现在再次出声之后,另外几人似乎也终于是找到了主心骨,莫名其妙的就变得沉稳冷静了下来。

    也是,其实情况没有糟糕到那样的程度嘛!对方现在还需要依仗自己同伴的魔力与契约,才能够得以继续留存在这个世界上,而且真要撕破脸皮的话自己等人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说到底,他们之所以心神大乱,完全就是因为夏洛特事先没有和他们知会过一声。并且他们一时间没有理清楚思路,只是听了个大概,完全被对方本体可能有多恐怖这个事实吓住了。

    可是现在冷静了起来,回过神来仔细一想,对方本体再强也是本体的事情,现在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的只是赋予分灵之一以servant的存在形式,就连魔力都需要自己同伴供应才行。

    ——这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是说过了,我为了圣杯,也只为了圣杯……”瞥了其他几人一眼,穆修的回答简洁明了,“master,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是从头到尾都在骗你吧?”

    之前他本来大可以直接装傻充愣蒙混过去的,毕竟以他的演技和把握,真想要在表面上做到不动声色,那自然就是绝对的滴水不漏。

    但是考虑到夏洛特居然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突如其来的发问,也就是说对方其实已经有了大半的把握了,这甚至可能是最后的确认也说不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不承认也无妨。

    因为只会让对方更加警惕提防起来,毕竟心里有了疑虑之后,没有得到彻底的确认,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消失的,只会愈发的壮大。

    再加上现在的自己的确是有着很明显的弱点,为了不至于在即将得到圣杯之前,被对方一发令咒直接送离这个世界,穆修思虑再三之后决定还是干脆趁着对方询问的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承认下来。

    既然不可避免的使得互相之间有了猜忌,那么就首先将这些猜忌、矛盾先处理掉好了,免得越积越多积重难反——反正他可没有傻到觉得这样的事情属于小问题,可以搁置下来不用理会。

    “只是为了圣杯……”

    稍微沉吟了一下,轮椅少女的眼眸里面是前所未有的红芒大盛,让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了明显的压迫力。

    不过这不是什么危险感,而是——

    “这只是过强的精神力散发导致的征兆,不是她想要发难,国主大人还请不要激动,放心放心。”

    今川义元眸光冰寒,握上刀柄的纤细手指刚刚微微发力,就被人轻轻按住了手掌。她微微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脸色微红,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

    穆修眨了眨眼睛,眼神却没有任何的迟疑或者游弋,澄澈的双眸直视夏洛特探寻的视线。

    对方似乎是在利用什么特殊的精神类能力,辨别自己的话语真伪以及可信程度什么的。片刻之后,那种精神压迫的感觉瞬息之间就已经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轮椅少女的神色却也似乎疲惫了许多。

    这个银发黑裙的哥特萝莉在这一刻,突然失去了之前因为冷漠而维持着的成熟感,只是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然后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们之间应该没有冲突。我需要的只是圣杯战争的胜利这样的事实,至于圣杯本身……你需要的话就拿去吧。”

    这句话算是一锤定音,众人都似乎松了口气,因为场上的气氛突然就轻松了不少。

    轮回者们的任务从头到尾都只是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并不是获得圣杯,也就是说夏洛特需要的是第一名的头衔带来的荣誉,而不是那个奖牌本身。

    再加上大家都明白,这一次的圣杯战争的那个最终奖励,号称万能许愿机的圣杯到底已经被污染成为了怎么样的一个样子,自然更加不会有什么念想了,既然有人需要的话,那就给对方拿去好了。

    利益立场方面,委实是毫无冲突。

    “看样子生意算是谈成了,不过master你居然就这么说了出来——”穆修眼看着对方眼眸里面的红光散去,然后才慢慢悠悠的问道。“招呼都不打一声,难道就不怕我杀人灭口吗?”

    “这是最好的时机,我对上你本来就天然的有优势,就算是你有什么底牌能够对抗,至少我手上的令咒也还足够役使这位国主大人和美狄亚小姐……”

    夏洛特仿佛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淡淡的坦然说道。

    她的意思倒是很明确,穆修现在怎么说都是她所契约的servant,既没有对魔力抵抗令咒,也没有单独行动支撑他暴起发难杀掉上一任master,还有时间去契约其他人。

    就算是真的有什么底牌也好,至少在令咒足够的时候,夏洛特还能够强行将国主大人变成她一方的战斗力,美狄亚也有很大几率站在她那一面……

    这么一说的话,还真的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揭破才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她手中的牌真的要比穆修多得多,也更加灵活自如,有更大的选择余地。

    “也是呢,但是这么一来,接下来又怎么解释?”

    穆修叹了口气,看向了旁边不为所动的黑长直少女,还有另外一边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的美狄亚。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