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明鹿鼎记 > 【0880 安抚吴家】
    至于伤害吴家,韦宝完全没有感觉。

    以他现在的权势,吴家只能听他的,因为表面上是吴襄领山海关总兵职务,可实际上,六万大军的军权,全部握在宝军手里。

    所有的将领都是宝军出身,只要控制个半年以上,这支军队将完全姓韦,以后谁来也没法抢走。

    关键还是没法面对吴雪霞。

    总不能这头刚让皇帝认了赵金凤,马上又求皇帝认吴雪霞吧?

    那真的成了把皇帝当什么了?

    当成自己的家奴了吗?

    “没事,我没事。”吴雪霞擦了擦眼泪,“夫君,我头有点儿晕,我先去歇一会。”

    韦宝心疼的起身,“我不该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事的。我陪你去歇一会吧?”

    吴雪霞摇头道:“夫君用膳吧,我真的没事。”说着起身福了一福,便要退出去。

    韦宝还是拉住了吴雪霞的手,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劝慰什么的,效果不大,还是想尽力多陪伴吴雪霞,让吴雪霞早点在心里翻过这一篇。

    吴雪霞被韦宝握住了手,想挣脱又不敢,只能无奈的被韦宝握着。

    “夫君,要不然我陪雪霞去休息一下吧?她这个时候恐怕想静一静。”张美圆道。

    韦宝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需要自己,无奈的点头。

    张美圆陪吴雪霞走后,韦宝有些烦恼,也不吃饭了,喝了点儿酒,回屋睡觉去了。

    次日,韦宝起了个大早去看吴雪霞。

    吴雪霞眼睛有点红,但不像是哭了一夜的样子,情绪还算可以。

    韦宝看着妻子精致俏丽的脸蛋,心疼不已:“雪霞,对不起。”

    “夫君,不必说对不起,这话严重了,夫君认识赵金凤在前,她列在我之前,实至名归。”吴雪霞有点言不由衷。

    韦宝不管吴雪霞是否说的是真心话,过去牵起了吴雪霞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坐了一会儿,然后一起去吃早饭。

    张美圆看见吴雪霞情绪好像还可以,也暗暗松口气。

    作为第一夫人,张美圆知道,维护韦府的团结,她责无旁贷。

    张美圆还知道了韦宝有很多女人,如果不是担心韦宝因为女人太多亏空了身体,张美圆其实是不太介意的。

    虽然她父亲作为英国公这么尊贵的身份,也只是有两房小妾而已。

    韦宝有她,有赵金凤、吴雪霞、还有等着嫁进来的王秋雅、范晓琳、芳姐儿、徐蕊,张美圆不知道贞明公主算不算一个。

    光这里就有八个了,听吴雪霞说,还有一个努尔哈赤的女儿,那就得九个了。

    马上要上两位数啊,才十五岁,就这么多女人。

    到了二十五岁,三十五岁,不得几百个女人,不得比皇帝的女人还多了?

    反正喜欢女色的皇帝没几个能长寿的,这点让张美圆感到焦虑。

    所以,如果韦宝真的很宠爱赵金凤的话,在张美圆看来,也许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男人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女人,就会对女人的需求减少一些。

    “这次你哥也随宣旨太监一起来了,现在应该到了抚宁卫了,我们要去接一接吗?”韦宝问张美圆。

    “我觉得不必吧?夫君现在已经是正三品,侯爷身份,在山海关迎一迎便已经很隆重了。”张美圆道。

    吴雪霞也觉得不用去接。

    “那吃过饭,我陪你一起去一趟吴府吧,我想亲自向你爹解释一下。他们肯定心里也膈应。”韦宝对吴雪霞道。

    吴雪霞摇了摇头:“我爹我知道,不舒服归不舒服,这点事,他能忍过去的,过一阵就好了。如果夫君专程去说,搞不好还会让他自我平复的时间延长。有的事情,本来就是只看结果,解释不清楚的。”

    “我并没有后悔向皇帝和魏忠贤求收赵金凤为皇妹的事儿,也没有想过侮辱吴家。等明年,我向陛下求一下,也招你为皇妹。”韦宝歉意的对吴雪霞道。

    吴雪霞眼睛一亮,这不错,可嘴上却道:“算了,这太让夫君为难了,而且连着让自己的妾室为皇妹,天下人肯定也有话说的,好像我们韦家太专宠了一样。”

    “没事的,等这趟皇帝来主婚,我就向他提。反正我都封爵了,天下人肯定不少闲话,也不差这一件,最重要的是实力!”韦宝自信道:“不服气又怎么样?我手握大明十数万兵马,谁能把我怎么样?”

    吴雪霞闻言,心情一下子放晴,如果她也成了皇妹,便还是她在赵金凤之上,因为她先嫁进来的,“那我等会回家一趟,对爹爹说过,爹爹和娘一定很高兴,这事便不会对吴家有什么影响了,我能告诉他们吗?”

    告诉吴家的人,就是提前放风。

    韦宝担心事情提前走漏的话,有点太过高调,沉吟了一下道:“提前说的话,似乎不好,你爹为了面子,肯定会到处去说,到时候搞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别人会觉得我似乎能控制陛下一样,想让哪个成皇妹都是简单的事儿。”

    吴雪霞是聪明的女孩子,也想到了这一点,点了点头:“嗯,那就对我爹娘说,夫君有这个打算,让我爹娘不能对人说。”

    韦宝笑了笑,知道吴雪霞是太想安抚家人了,这么说,和刚才的说法有什么分别?

    不过韦宝还是不忍心减低吴雪霞的兴致,笑道:“随你吧。”

    “谢谢夫君。”吴雪霞甜甜的一笑。

    张美圆莞尔,知道总裁每回说出随你这种话的时候,其实都是很无奈的,觉得吴雪霞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张美圆也能感觉出吴雪霞这回有些没考虑总裁的心情。

    不过张美圆也能理解吴雪霞此时的心情。

    吃过饭,吴雪霞便兴冲冲的回吴府去了。

    张美圆轻声问韦宝道:“夫君,那以后要是吴雪霞和赵金凤都是皇妹,谁大谁小?总是要有个尊卑的吧?”

    韦宝知道,夫人们也是要排座次的,大夫人就不必说了,是正室。

    下面的妾,得分成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六夫人、七夫人、八夫人、九夫人、十夫人、十一夫人、十二夫人这样。

    有时候韦宝想想会觉得好笑,想到要是娶了很多,超过了两位数,还不算什么。

    超过了二十的话,就不好叫了,总不能二十一夫人,二十二夫人这样叫吧?

    多绕口啊?

    九十九夫人,或者一百夫人。

    呃。

    “到时候再说吧。”韦宝笑道:“她们两个人若都是皇妹的话,应该还是吴雪霞大吧?毕竟她先嫁过来的。而且赵金凤的娘只求一个排场,应该不会再计较排在吴雪霞之下了,再计较的话,赵金凤已经嫁给我了,不用理她娘。”韦宝笑道。

    想起赵金凤的娘,韦宝就好气又好笑,不是赵金凤的娘,这段时间不会多生出这么些事情。

    搞不好,自己现在已经和赵金凤的事情定下来了,就剩下择日成亲了。

    韦宝知道与聪古伦格格的婚事是大事,加上牵扯到外交谈判,有很多需要确定,需要讨价还价的过程,肯定不会那么快,只要赶在与聪古伦格格成亲之前把赵金凤的事情定下来便可。

    张美圆哦了一声,嫣然一笑。

    韦宝笑道:“你要不要我也向陛下帮你讨要一个皇妹的称号?”

    “我不用了。”张美圆笑道:“我没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如正牌公主,给我一个公主当,我还嫌麻烦呢。”

    韦宝笑着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的,张美圆如果是正牌公主的话,的确很多麻烦事,张美圆的行为会受到诸多限制,连他的仕途也将受到限制,明朝的驸马当官是不容易的,要当也是一点名誉为主的虚职。

    “我娶你之前,最怕被招为驸马。”韦宝忽然道:“现在应该不比担心了,皇家不可能让公主来给我当小妾。”

    “那可不一定。”张美圆笑道。

    韦宝奇道:“怎么还不一定呢?我就是再尊贵,也不至于让皇家放低身段到那个程度吧?让一个正牌公主给我当小妾?皇家的脸面往哪儿摆?”

    “只要夫君的功劳权势足够大,朝廷需要仰仗夫君,拉拢夫君的时候,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张美圆想了想道:“这是先决条件,另外,若是公主当中有人执意的想嫁给夫君,皇帝也得考虑啊。”

    韦宝听张美圆这么说,不由的想到了比自己小一岁的,西李的女儿,皇八女,乐安公主朱徽媞。

    大明的正牌公主很少,朱徽媞不但貌美,倾国倾城,还有很高的气节,在真实的历史中与驸马战死殉国。

    所以一直被后世津津乐道,成为很多影视作品的女主角。

    如果不是成为驸马有诸多限制的话,韦宝是很喜欢朱徽媞的。

    当然,韦宝也很喜欢西李。

    大明的皇家女人都是从全国平民老百姓家选出来的女人,一个个都是颜值爆表,这一点是历朝历代都比不了的。

    要是有个颜值排行榜,大明皇室肯定世界第一。

    “怎么?夫君想起了谁。”张美圆见韦宝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調笑道:“是不是想到了乐安公主?我与乐安公主自小一起玩,很熟的哦。”

    韦宝一惊,脸当即红了,被张美圆说中了心事,嘴上却道:“她不行,没有夫人你成熟。乐安公主还是小孩。”

    张美圆呵呵一笑,似乎看出了夫君的心思,却没有再继续取笑夫君。

    吴襄一家人果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们的消息没有天地会统计署那么灵通,不过宣旨的太监都已经进入了辽西,辽西这边官场和将领们都已经知道了韦宝马上要封爵的消息。

    就连孙承宗都知道了,孙承宗想不到皇帝会对韦宝如此恩宠,封爵之后,还能继续领兵,这两样合在一起就非同小可了。

    因为爵位本身就是超品的,所以,不管韦宝是正三品,还是别的品级,其实都不重要了,有了侯爵的头衔,没有人能管得住韦宝了。

    这是其一,一个超品的人,还能领兵,对军队的控制是很强大的,旁系军队也将以爵爷的军队马首是瞻。

    更何况,韦宝身上还顶着蓟辽监军的职衔,高第一切都听从韦宝的,自己马上要走人,这等于韦宝无形当中已经是蓟辽督师了。

    “爹,您消消气,我早看出来韦宝那厮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如今他红的发紫,仗着皇帝宠爱,为所欲为,居然让一个小妾为皇妹,这等于爬到妹子头上了,整个辽西辽东,整个蓟辽,整个大明都在看咱们吴家的笑话!”吴三凤气咻咻道。

    “你行了你,你到底是在劝你爹,还是惹你爹生气。”吴祖氏没好气道。

    为了这事,从昨天到今天,吴家的气氛都很不好,阖府上下愁云惨雾。

    “爹娘,我找姐夫去!不能让我姐姐受气!”吴三桂的火爆脾气上来了,“我打我姐夫,一个能打三个!”

    虽然上回打擂台输给了韦宝,之后与韦宝很是亲近,但是在武功这一项,吴三桂就从来没有服过韦宝。

    “你也行了!都退下吧。”吴祖氏白了一眼小儿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有本事,一个人去打你姐夫的十几万大军去吧。”

    提起十几万大军,这还指的只是韦宝在大明军队序列中控制的军队,还不包括韦家庄的宝军,要是算上宝军,天下谁不胆寒?

    就算蓟辽之外的人还没有听说过宝军,反正关内关外,蓟辽这一片,蒙古,建奴控制区域,宝军的名气已经传出去了。

    “哎,要不是韦宝手握重兵,也不敢这么欺负人!”吴三凤叹口气。

    “我夫君如何欺负人了?”这时候吴雪霞来了。

    “姐。”吴三桂立刻跑到了吴雪霞的身边。

    此时的吴三桂虽然才十三岁年纪,已经很壮实了,与吴雪霞差不多身高。

    一看就是一员虎将。

    吴雪霞笑着看了看吴三桂:“以后你见着你姐夫,得更加敬重,更加懂礼数,知道吗?你姐夫现在已经是侯爷了。”

    吴三桂撇了撇嘴,没有吭声。

    “听见没?”吴雪霞扭了一下吴三桂的耳朵。

    吴三桂并没有吃痛,还是夸张的哎哟一声:“反正,他不能欺负我姐,否则我管他是谁,照样揍他!”

    “你姐夫什么时候欺负我了?给爹升任山海关总兵的圣旨已经到了抚宁卫,明日就该到山海关了,没有你姐夫,爹能出任如此要职吗?”吴雪霞道:“我们吴家能有现在的声势吗?没有夫君的话,我们永远只是跟在祖家身后,现在我们吴家已经是辽西辽东,仅次于韦家的家族。”

    “爹是怕委屈了闺女啊。”吴襄其实对于韦宝这个女婿是一万个满意的。只是想到赵金凤是毛文龙的女儿,现在爬到女儿头上,咽不下这口气。

    毛文龙不管实力多么的强大,在蓟辽这边所有官员和将领们看来,是瞧不起东江军的,瞧不起毛文龙的,因为毛文龙的兵马再强,和蓟辽没什么关系,反而会分走蓟辽的军饷和粮饷。

    所以,蓟辽的普通想法是东江军无用,早点裁撤掉最好!

    “爹,夫君说了,本来想向陛下求将我一并收为皇妹的,只是一次性收两个侧夫人为皇妹,怕惹得天下闲话,所以只能等明年再找机会向陛下提出来。”吴雪霞道。

    吴襄闻言,脸色立刻好了不少:“小宝当真这么说的啊?”

    “嗯,这能有假吗?夫君亲口对我说的。”吴雪霞道:“就今早上,吃早饭的时候,还当着张夫人的面。”

    “嗯,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和赵金凤的身份就一样了,你先嫁进韦家,所以还是你排在赵金凤前头。”吴襄乐道。

    吴祖氏也很高兴,“三凤,赶紧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这样就不会有人瞧不起咱们吴家了!”

    吴三凤乐滋滋的答应一声。

    “哎,哥,等一等。”吴雪霞赶忙叫住了吴三凤,想起夫君就担心这个,怕吴家到处张扬,果然被夫君料中了。

    “怎么了?妹子。”吴三凤奇道。

    “爹,别四处张扬,小宝不希望旁人知道,搞的好像皇帝是听咱们的一样。谁知道提了之后,陛下会不会答应?夫君只是说明年向陛下求一求。”吴雪霞道。

    吴襄明白吴雪霞的意思,点头道:“这种事四处乱说是不好,被有心人拿来作为口实,说不定还会惹麻烦。”

    “可不说的话,咱们吴家不是蒙羞了吗?先嫁进韦家的女儿,倒被一个里正的女儿后来居上,这口气,如何咽的下?”吴祖氏生气道。

    “雪霞,咱们只说小宝明年会向陛下求收你为皇妹,并不说明年肯定成,这不就行了吗?”吴襄问道。

    吴雪霞摇了摇头:“那还不是一样吗?这种事,只能成了之后让别人知道,提前走漏消息的话,反对的声音肯定很多,到时候搞不好就要把我被皇帝收为皇妹的事儿搞砸。”

    吴雪霞只是希望安抚父母,其实也是不希望四处张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