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植掌大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割喉礼
    林森很快就被叫了过来,他可以说是这次阅兵式的一个分导演了,一直都有在旁边指导着手下翊卫过会该怎么表现,当然也少不了适当放松下他们的精神,省的紧张出错。

    接了比武切磋的命令后,林森气势汹汹的就跑到了李世民面前。

    “末将定不会辜负了大唐的威名,否则提头来见!”林森扫了那些异族首领一眼,尤其是到了高昌国王麴文泰这,少不了恶狠狠的盯了一下,这才杀气凛然的说到。

    “林将军定能旗开得胜!”其他异族首领都忍不住在林森饱含杀气的眼神下,有些瑟缩和退却之意,这时候赶紧出声表示了对林森的支持,同时也算是撇清了和高昌国王的关系。

    咱可没撺掇这事,更没那么厚脸皮的玩车轮战,虽然怕是心里都有点巴不得林森被哪个刀客给弄死,终结了这个魔神的传说,可这份心思自然是不敢表露出来的,甚至还要陪着小心才成。

    “小王手下这些刀客都是些亡命徒,习惯了动手就取人性命,林将军一定小心了。”高昌国王麴文泰看似好心的提醒到,只是他那眼神显然可没这么客气。

    “林将军可是独自代表大唐出战,事关大唐的荣耀,此中轻重,林将军心中应当明白才是。”

    还是之前出言应承下这事的那个愣头青文官又接了一句,反倒是像在和那麴文泰一唱一和的,故意把林森的胜负和大唐的荣辱联系起来。

    这下子林森胜了也就罢了,可要是输了哪怕一场,就成了丧权辱国,唯有以死谢罪一途了,这话无异于成了林森的催命符。

    “一些土鸡瓦狗,还不放在我的眼中,就算是车轮战,也不会怕了他们的,更不会弱了大唐的名头。”林森瞅都没瞅那个有胳膊肘往外拐嫌疑的愣头青文官,只是语气坚定的怼了一句。同时也点明了这场战斗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其他文官们倒是都忍不住看了这愣头青一眼,心里都不自觉的摇头不止,默默地给这家伙判了死刑,以后肯定是前途无亮了。

    心思简单些的,觉得这家伙表现的不太正常,没看到上次陛下的脸色就已经很不好了吗?这时候还跳出来找不痛快,这都说的什么啊,真的不是异族人派来的奸细吗?

    想的深远些的,会以为这家伙有打压武将一系的意思,文武之争确实无时无刻不存在,他们天然的就有不对付的地方,屁股决定脑袋吗。

    尤其是在大唐成功灭掉突厥,据有了广大草原之后,大唐的武功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顶峰,这些文臣在歌功颂德之余,也想着是时候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文恬武嬉才是他们最乐意见到的场面。

    但是选择这时候,朝林森这个目前风头最盛的年轻一辈中的猛将翘楚开炮,还是太急切了些,或者说有点孟浪了,没得让那些异族首领看了笑话,有点个亲者痛仇者快的感觉,殊为不智啊。

    而那少数几个像李世民一样知道这个愣头青文官真正背景的文臣大佬们,则不由得对他背后的主使者有了些本能的嫌恶,林森这等于国有大功的人,你们都敢用这样的法子做掉人家,未免也太卑劣了些,即便是敌人,也不该如此没有下限吧。

    武将那边反应更加直接些,一个个都对那愣头青怒目而视,要不是还有外族首领在场,怕是群殴他的心思都有了。

    即便林森这样心思简单的,都已经对这个愣头青不假辞色了,其他心思灵透的武将们,怕不是强忍着才没有骂娘。

    李世民也忍不住又深深地看了这个愣头青一眼,发现这家伙眼中完全没有慌乱和不自然,反而满是理所应当,或者还有些骄傲和自豪意思。

    得,这家伙还真就是读书读傻了的愣头青,显然这书呆子就是背后的黑手们抛出来的弃子,摆明了被当做一次性消耗品了,跟这样的棒槌你都没法生气,认真你就输了。

    眼下也就只能指望林森能够好好发挥,打败这些所谓的刀客了。到了这个份上,即便他这个当皇帝的,也不好随意就取消这个比试,那也显得底气太不足了,怕是其他的异族首领,也不免要起些不该有的心思了。

    虽然他都难免有点为林森这个福将担心了,有那些背后之人掺和进来,这些人怕是一心想要杀掉林森了。

    而且身手很可能也都不简单啊,即便知道林森很是强悍,可战场厮杀,尤其是马上冲阵,和这种步战的比武较技,还是有不少区别的。

    “尽管放手比试就是,只要你尽力了,朕一定不会怪罪于你的。”

    李世民也怕林森这个实心眼的,真个战死在擂台上,先给了些宽慰,让他千万别钻了牛角尖。

    当然这话他是把林森叫到了身前来小声叮嘱的,说完还习惯性的拍了林森的肩膀两下以示鼓励。

    “末将刚从战场上下来,杀气仍然充溢心中,待会和人比试怕是留不住手,要是不小心伤了贵属下,还请国主多多见谅才是。”

    林森听完李世民的嘱咐以后,很是感动的一抱拳,然后对着高昌国王麴文泰淡然的说道。

    虽然话说的平静,意思也是很明确了,和对他行了割喉礼也没差了。既然你的手下不会留手,那咱们就不死不休吧。

    而他看向麴文泰的眼神虽然平静,可分明传达着很想顺手带走他小命的意思。

    “小王不会介意的,林将军请放手施为就是。”麴文泰装作平静的说道,可是那攥紧的双手,还是表明了他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平静。

    林森再不废话,很痛快的就跑到了用来比试的一块硕大的擂台上,手中各抓着一把自己惯用的腰刀,就那么静静的站着。

    面对的是校阅台上神色各异的异族首领们,还有大唐的一众文臣武将,背后是在为他疯狂加油叫好的众多唐军精锐,静待着比试开始。

    虽然表现的怒气冲冲的,但真个和人玩命了,林森其实心底里是非常宁静的。

    和人放对,一个不慎都可能丢掉性命,而愤怒不仅没法帮助他,反而可能带来致命失误,是很不可取的,这个分寸他还是有的。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