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507章 相逢在未起时候
    事情乍一想挺玄乎的。

    再一想,又其实平常。

    在江澈来了深大,经营起ufo社,吞并了天文社的情况下,结识一个刚毕业的深大师兄,资深天文爱好者马华腾,本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而他如今在临州偌大的名声,相信马小云也很难不听闻。

    以马老师的性格、努力,和他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多打听些,知道广告公司的存在,然后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精神找上门来,其实也很正常……至少蹭顿饭不是?

    “等等,他不会是还在当小贩补贴翻译社吧?来粤省进货,顺便跑我这试试忽悠**?”

    江澈想到这个的时候有点儿想发笑。

    其实如果站在管照伟他们的视角:

    现在的马华腾,也就是他们认识的深大师兄之一而已,没什么太特别的;

    而马小云,也只是最近找上江澈的其中一个,现在找江澈的人那么多,老乡也不少,他只不过特别能说罢了。

    往真耿直了说:

    现在这阶段和实际情况,他们要认识江澈的难度和幸运度,比江澈要认识他们可大多了;

    换两个名字,或在江澈之外的人看来,他们现在也就是普通人而已。要说家世背景不算很普通?放在茫茫人海里,比之真不普通的,其实也很普通。

    总之,与后世“大佬们”相逢在未起时候了,对于江澈而言这首先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至于其他,以后再说。

    “喂,江老板,江老板你还在吗?”电话对面,马小云提高了音量。

    “啊,在的。”江澈回过神来,客气说:“海博翻译社我听说过,是的……那这样,马老板先在广告公司稍坐,我这还要一点时间才能过来……好,那先挂了,一会儿见……不客气,老乡嘛。”

    就这么挂上的马小云的电话,江澈准备先去趟图书馆,把放在那的一些复习资料拿上。

    重生归来,关于对待以二马为代表的这批人的态度,江澈其实很早就有思考过,总的来说:

    一、正视他们的才干、能力,还有人生,没有特别情况,尽量不把人带得太偏;

    二、平常相待,该交朋友交朋友,该当路人当路人,当然,该打小算盘也打一点。

    之前对对王蔚,江澈就是这么做的。

    总有人习惯把“大亨”的人生想得一直不同于常,但在江澈看来,他们原先的岁月,其实应该也都一样,一样上班下班,和同事领导交往,也一样认识朋友,蹭饭拼酒……总之一样具体而忙碌地生活着,酸甜苦辣都有。

    所以,对待这些人,不管是过分的倨傲,还是太过刻意的亲近,都没必要,甚至都是内心自卑的体现。

    平常心就好,最多偶尔恶趣味一下,自个儿偷着了一会。

    比如,一会儿要不要挑拨二马先打一架,再录个像呢?

    …………

    江澈到广告公司,进门就看见了那个瘦削的身影。

    马小云穿着一件白色带条纹的短袖衬衫,扎领带,另外灰色裤子加黑色皮鞋,正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面前摆着工作人员用一次性杯子泡的茶。

    接待室里并不止他一个人。

    目光对上了,马小云有些犹疑的样子,而江澈只是客气地点头笑了一下,转头喊,“照伟,管照伟……马老板呢?”

    “就这呢……”管照伟从里面出来,说:“这。”他指了指马小云。

    “哦,马老板你好。”

    “江总你好。”

    江澈转回来,两个人握了握手。

    马小云依然有些迟疑,抬手摸了摸脑门,试探着问道:“江总,我们是不是原先哪里见过?……不知道怎么了,我总觉得好像见过的样子。”

    他们当然见过,在临州火车站外的公交车上嘛,只不过当时照面,江澈转身就下车了,除了让马老师一顿懵逼,感慨自己拎着大麻袋当小商贩的心酸之外,其实并没有太多接触。

    “抱歉,我没什么印象。”江澈微笑说:“不过其实都在临州生活,偶然碰见过也正常。”

    “倒也是。”马小云点头。

    “嗯,马老板里面请。”

    到了里面的会议室,江澈坐下,另外叫人倒了茶,闲话家常开场道:“马老板是开翻译社的,那你本身……是外语专业出身?”

    马小云:“对,大学学的英语,我原先是当老师的。”

    “哦,马老师。”江澈说完没客气,直接从兜里掏了那张试卷出来,说:“你看,我这正巧有件事,不知能不能请马老师帮个忙?”

    “江总客气了,我看看。”马小云接过去看了一眼,愣一下:试卷?!

    他抬头困惑地看着江澈。

    “不知道马老师能不能帮忙把这份大学英语试卷做一下?咱不求高分,能有个六七十就行。”江澈说。

    明白了,马小云收回目光,心中暗道:

    这个三体广告公司,小江老板,还真是很严格啊,谈客户还要先考试。那要是日化公司找上门,估计就是给化学卷了吧?

    这是怕我是骗子。也是,这年头骗子实在太多了,至于我……我不算,我只是打算稍微夸张一点而已,本身还是真材实料的。

    想罢自信一笑,马小云从包里拿了钢笔,说:“江总稍候。”

    江澈:“好的。”

    大概因为迫切想要证明自己,马小云做题的时候很认真,做得很仔细。江澈坐一旁默默看着,突然觉得自己像监考老师……这种感觉,大概一般人很难体会到吧?

    半个来小时左右,马小云直起身,收起来钢笔,在卷面末尾吹了吹,自信把试卷递给江澈,笑着说:“江总,你看一下。”

    “好的。”江澈接过来看了看卷面,弹一下,说:“不错。”收起来。

    马小云愣了愣,“江总不仔细看一看吗?或者打个分也行。”

    出于对专业的自信,马老师大概还是想很装个逼的,想看到江老板被自己的水平震撼一下,为此,他甚至在作文里模仿了莎士比亚等诸多大家的笔法,写得极富文学性。

    “这个。”迎着马小云热切地目光,江澈说:“这个,我其实看不懂。”

    马小云:“……啊?”

    “说实话,我上个学期期末考试英语不及格,这是我补考的试卷。”江澈很坦诚地解释完了,又问道:“马老师,我把选择题答案都背掉的话,及格应该没问题吧?”

    英语作文太难背了,要是前面分数够了的话,江澈准备就不背了,到时胡乱写几句就好。

    “……”马小云的莎士比亚、狄更斯们就这样离他远去,一生贯穿的装逼理想,在他还很少有机会去装的1994年9月乍然破灭。

    “应该,肯定,没问题。”

    “那谢谢马老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