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日本当厨神 > 第1059章:修行7
    ‘侘寂’到底是什么?

    午觉的惊魂一刹后,夏羽心中的答案,更加的清晰。

    看到石灯的青苔了吗?

    夏羽视线晃过去,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没错,这就是‘侘寂’!

    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审美,玄机大道理。

    简单讲,就是直指事物,质朴的内在。

    这样的本质的美,能够历经时间的考验。就如这盏石灯,爬满了青苔,愈加的深邃,显露出充满岁月感的美。

    然而!

    这是在物件上,显露出来的‘侘寂’。

    一真住持说过了,‘侘寂’于岛国这环境,无处不在。

    茶道里有。

    器物、装饰里也有。

    那么,在料理,在厨艺之道里,‘侘寂’,或者说,这样一种指向本源的食义,甚至是“通天大道”般的境界,该怎样体现出来呢?

    夏羽对料理里的‘侘寂’,有多层理解。

    看个人悟性,最浅那一层,应该就是‘陋外秀中’。这很好理解,其实厨师的手艺到一定高度了,随便拿颗大白菜,都能烹煮出来《开水白菜》这样的国宴名菜。

    第二层,是岁月流逝。

    这层,也不难理解,没看到石灯表面的青苔么?这就是时间的积累沉淀!

    这第三层嘛,其实夏羽也不太笃定,毕竟,这是他个人的想法和观点。

    要知道,‘侘寂’是审美情趣的话,那势必跟生活,息息相关。

    而料理,美食,厨艺,简直就是生活的重心啊!

    民以食为天。

    如果统治者让他的子民饿肚子,改朝换代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说来说去,‘侘寂’又回归禅了。我的理解应该没问题,侘寂,不是枯寂,它蕴含着时间的生机……”

    夏羽端起桌上的石灯,手指尖,来回的摩挲表面的一层青苔。

    “粗糙的石头,无用吗?它可凿成这样的物件。”

    “这是旧物利用的道理。”

    “当石头变成了石灯,摆在庭院中,它成了死物吗?不是这样子的啊。看看这层青苔,无用之物,焕发生机……”

    这第三层的感悟,在夏羽脑中,化为了一句诗: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是了!”

    低吟着,夏羽眼睛蓦地一亮。

    在刚刚午觉里,那个不知名的存在,其实已经“明示”他了啊!

    “……在我的时代,我能做出我的‘侘寂龙面’……现在我想吃到新鲜的料理……”这句话浮现脑海时,夏羽站在那,静静的笑。

    老树开花?

    一种传承?

    没问题!

    让我来满足你吧!

    目中迷茫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跃跃欲试,夏羽握了握拳头,“尝试看看吧。”

    所有的感悟,终究要化为实践。

    知行合一。

    厨之道,不动手,永远得不到真知。

    ……

    方丈院。

    电风扇在茶室,咿呀呀的摇头吹风。

    说起来,食林寺明明是壕得不行的美食界巨头,连运输食材,都用直升机,但找遍寺庙居然没有一部空调,是个啥子情况?除开专业厨房的设备,在外头,一盏电风扇,就是这盛夏时令,非常难得的纳凉机器了。

    而且电扇有着一股**十年代的气息。

    “呼”

    连续几杯热茶下肚,青木宗太的脑门上,汗液渗流得更多了。

    僧服半解,青木宗太坐姿神情,就一个字:

    放浪形骸。

    可偏偏上了年纪的一真住持,也是袒胸露那个啥,啜饮热茶,还发出啧啧的声响。

    砰。

    青木宗太茶杯一放,笑哈哈道:“老师,你说咱们的夏讲师,多久出来?”

    他抬手指了指山下。

    茶寮四面敞开,而方丈院,在寺庙中又在地势高的地方,居高临下,倒也可以望见夏羽居室的情况。一扇门在从午间,到午后,很久没有动静了。

    “出来容易,进门难。”老和尚笑呵呵。

    在这位老住持看来,没个几天功夫,那位年轻人,悟不到附着在石灯上的禅机。

    至于‘侘寂’,又是禅机更高深处了,想都别想。

    老和尚显然还没吃过夏羽的极上之作。所以,他的判断,没有一毛钱问题。

    青木宗太当然听出“禅机”,啧一声,“其实,老师我们早该打扫寺院了,这次是夏讲师,下次又是谁呢?再怎么说,食林寺,也是半个佛门净地。”

    语气有微妙的小心翼翼,边说,边观察老和尚的神情。

    一真老和尚只是淡淡嗯了声。

    青木宗太暗叹。

    食林寺现在的情况,也算是住持“纵容”的后果。

    有些往事,老师还是放不下。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劝下去。

    ……

    午后,凉风习习。

    寺庙本就没几个人,不是开饭的时间,位于僻静角落的寺庙食堂,被一丛树荫遮蔽,昏暗,比别处更为的阴凉。

    木屐声“哒哒哒”在石头小径上,一路通往食堂。

    之前还在茶寮,跟青木宗太闲谈喝茶的老和尚,这时候,手端木托盘,迈步进了食堂。

    托盘上,热气袅袅。

    一碗香喷喷的拉面,被老和尚摆在案几上。

    这张案几,是很特殊的位置,平时没人敢坐,相当于食堂的“禁区”,但是每奉开饭,有拉面这种食物的话,案几上必定摆有一份。

    “吃吧。”

    一真老和尚,一屁股坐在案几侧的榻榻米上,对着空气招呼。

    理所当然的没人吱声。

    桌上的拉面,热气直蹿,看气流波动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真是的,还跟从前一样,每次都要我帮你摆碗,摆筷子吗?”嘴上发牢骚在说,老和尚还是弯腰从地上的木托盘,拾起一双黑色的筷子。

    筷子叮一声,摆在碗上。

    而与此同时,食堂外,有两名小僧侣刚好路过,听到动静停下,远远眺一眼昏暗的屋子,就开始了窃窃私语:

    “哇,肯定又是住持偷偷煮面自己吃了!”

    “其实我很想跟住持说,能不能别煮面了?一个礼拜,起码要吃两三天的拉面,我真的要不行了啊!”其中一名少年苦着脸。

    “那你跟青木师兄说。”同伴道。

    “好!”

    两人还没转身,就有人在背后展开双臂,手掌压在了他们的肩膀上。

    “师兄!”两人一惊。

    青木宗太瞪过去,“你们两个,还不赶去晚课,否则别说拉面了,一粒米都没有!今晚就饿肚子!”

    小僧侣只能落荒而逃。

    脚步顿一顿,青木宗太便直闯食堂,脸上表情也由小僧侣面前的勉强镇静,显露出一股焦急,“老师,夏羽……他下厨了!”

    屋内的一幕,并没有让青木宗太吃惊和奇怪。

    老和尚静静坐在案几旁,桌上是没吃过一口的拉面,只是,拉面渐渐变凉,碗口的雾气,少了许多。

    “它”在吗?

    青木宗太隐晦的扫视。

    这东西,他始终看不到,最强烈的感觉也只是来源于直觉。

    好像有一团很固执的精神,漂浮在那里。

    “下厨?”

    一真住持目中涌出惊愕。

    “对,就是下厨!”

    青木宗太吸了口气,以万分肯定的表情和语气道:“而且他还让衫本帮他找面粉……”

    拉面!

    老和尚瞳孔缩了缩,对身侧案几的空位,脱口而出:“这就是你期望的吗?”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