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时空道观 > 609 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
    稍显潮湿的天井底部,来自非洲大草原的母狮子正以慵懒的姿势卧在地上,晒着太阳、打着瞌睡。

    听到声音,蹭的一下起来,昂着头,对着天井上的黑猫发出一声仇恨的怒吼。

    它清楚的记得,就是这只黑猫,在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闯进来,把它按在地上疯狂的摩擦,它哀嚎,它怒吼,都无济于事。

    “本皇来了”

    黑猫干吼一声,兴冲冲的跳下了快十米深的天井。

    刚才还气势干云的母狮子,吓得往后面直缩。

    “来吧,本皇的爱妃,让我们重温旧梦”

    黑猫抑制不住自己的兽性,大步向前。

    母狮子一边吼叫,一边往后面缩。怎么看,都像一个无助的小姑娘,面对一个五大三粗的恶汉。

    **熏心的黑猫,毫不犹豫的往前一扑,压住了体格雄壮的母狮子。

    跨越种族的情感交流,在黑猫的强迫下,可耻的进行起来。

    “嗷呜”

    “你喊破喉咙也没用!”

    黑猫兴奋的声音发颤。

    几个大胆的游客出现在天井上方,当看到来自非洲大草原的母狮子被一只比豹子还大的黑猫侮辱时,全都目瞪口呆。

    ……

    江北市中医院,寒冷幽静的太平间里,停放着一个又一个冻僵的尸体,乍一看,和恐怖片里面的僵尸差不多。最靠近里面的地方,一个没有上锁的冰柜半开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房门打开,穿着白大褂、其貌不扬的男医生和带着婴儿肥,十分可爱的小护士推着平车进来,在冰柜前停下。

    “把死者放进去”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吩咐道。

    小护士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才来没多久,胆子有点小,闻言犹豫着没动。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眉头皱了皱,亲自动手,把平车上盖着白布、不足半米的残躯,放进冰柜,顺手关上冰柜。

    “啊”

    护士小声的叫了一声,在关上的一刹那,她清楚看到白布下,一个残缺不全、吓人无比的残躯。

    “少见多怪,把车推走”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黑着脸率先朝外走去。

    小护士哦了一声,低着头推着平车跟在后面。

    忽然,一股阴冷的风袭来,仿佛有方向感一样,从小护士的领口进入,顺着白皙的脖颈,一路向下侵袭,直达胸前。

    “啊”

    小护士又发出一声惊叫。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转过身,看着脸色惨白的小护士,黑着的脸,稍微舒缓一些。

    “怎么了?”

    小护士紧了紧衣领,圆润娇俏的脸上带着恐惧之色。

    “刚才有一股风,像是人的手一样,摸我的,我的”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闻言直翻白眼。

    “摸你什么?怎么吞吞吐吐。”

    小护士两边的脸颊一下子红了,犹豫了几秒钟,伸手指了指胸前波澜起伏之处。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年纪并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脸上还有一些青春痘,闻言一双眼睛盯着小护士小有规模的胸部看个不停。

    “呀,别看了,这里怪怪的,怪怕人的,我们赶快出去。”

    小护士脸彻底臊红了,低着头,急急忙忙的推着平车出了太平间。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手轻轻的挥了挥,没有感受到一丝风,愣了几秒钟,脸上忽然露出自恋的笑容。

    “难道,她在暗示我追她?”

    砰的一声,一个合着的冰柜抽屉,滑了出来,冒出很多寒气。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吓了一跳,在原地停了三秒钟,脚步沉稳有力的走了过去。

    “我刚才忘记锁住了?”

    来到冰柜前,其貌不扬的男医生盯着白布盖着的残躯看了一阵,心里也有些毛毛的。

    忽然,一股诡异的冷风吹来。

    其貌不扬的男医生没有任何犹豫,合上,上锁,快步离开了太平间。

    一分钟后,咣,冰柜抽屉又自己开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忽然,房门开启,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长袍、面目普通,神情冷峻的青年男子。

    房间里原本就低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十几度。

    冷峻青年男子,一步瞬移到冰柜前,手轻轻一挥,被白布盖着的残躯,漂浮了出来。

    “邹明武”

    冷峻青年男子,手一甩,在漂浮着的残躯消失的无影无踪。

    “嗯”

    冷峻青年男子,若有所察,霍然转身,看向一个方向,视线一下子突破了时间和空间,和一双平静的眸子对上。

    “你是幕后的人?”

    那双眸子的主人,立在一座正在赶工的道观前,轻语。

    “你猜?”

    冷峻青年男子嘴角勾勒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留下一句话,一闪而没。

    唰,一息前还在上清观前站着的楚峰,出现在太平间里,一双锐利的目光盯着冷峻青年男子消失的地方,看了半响,才化为流光飞走。

    ……

    一处光线昏暗的空间里,没有山,没有水,没有人,没有声音,只有一个三层高的古楼耸立着。

    忽然,虚空中多了一个梦幻的门户,冷峻青年男子走出来,一步来到古楼下的大门口。

    “开门”

    冷峻青年男子轻语。

    古朴大气,雕琢精致的大门,缓缓开启,露出一条狭长的通道。

    冷峻青年男子脚步沉稳的步入,不多时,来到一座古屋前,门前站着四个身穿灰色仆人衣服,面无表情的人。

    “小姐,可曾回来过?”

    冷峻青年男子,扬眉询问。

    最右侧的仆人,机械的摇摇头。

    冷峻青年男子冷哼一声,步入古屋。

    房屋内,摆放着让外界大吃一惊的古董,唐三彩、元青花、宣德炉,以及各种名人字画。

    冷峻青年男子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走到一侧的宽大房屋里,在一个长约两米,高约一米,看不出是什么材料的桌子后坐下。

    “宿主,今天没有生意上门。”

    一个机械的声音,凭空出现。

    冷峻青年男子,背靠在椅子上,眉宇扬起。

    “我今天见到了那个道士。”

    “宿主,最好不要招惹他”

    机械的声音提醒。

    冷峻青年男子,猛地站起来,在房屋里走了几圈,来到窗户前,脸色寒冷。

    “可他在招惹我”

    “时机尚未成熟,请宿主耐心等待。”

    机械的声音再次提醒。

    冷峻青年男子,握紧拳头,没有吭声。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