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医品宗师 > 第六十一章 走了十万里的老人!
    正文

    山,不高,大。

    因此,地势还算平坦,坡度不大。

    只是因为人烟稀少,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人烟的缘故,一片片山地中的藤木类植物长得非常的旺盛,给方丘的翻山之途平添了一些阻碍。

    好在,方丘提前购买了一把农用的镰刀。

    虽然没有了内气,但是身体的强度是实打实存在的,一路上利用镰刀披荆斩棘,倒也不算太费力。

    一个半小时,方丘才终于翻过第一座山,来到第二座山的山脚下。

    此时。

    天已经黑了。

    从背包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方丘继续翻山。

    第二座,第三座,第四座。

    一座接一座,方丘根本不敢止步。

    毕竟,他现在已经到了山林深处,根本没机会休息,一旦在某一个地方停下来,很容易就会引来林中的猛兽,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奈何。

    因为没了内气的缘故,方丘的体力下降得很快。

    翻过第六座山,来到第七座山上的时候,方丘再也撑不住,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三点多了,再不休息的话,很容易就会失神,要是遭遇到猛兽,根本就无力反抗。

    没办法。

    方丘只能就地取材,在附近找来一些干柴,选择了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点燃一个火堆,拿出事先准备的干粮吃了几口,然后等火烧灭了,才赶紧把烧红的木炭转移到四面,围成一个圈,把自己包围起来,有在四周的木炭上都添了点柴火,才安心的睡了下来。

    三个小时后。

    清晨六点多,当天边亮起鱼肚白的时候,方丘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小时,但这三个小时的休息已经让方丘的精神彻底的恢复了过来,毕竟他的精神并没有受损。

    “呼,还有两座山。”

    站起身来,方丘转目扫望了一眼,发现昨天晚上布置好的木炭阵还有余温,当即就拿出随身携带的矿泉水,把木炭的余温全给浇灭了,然后才继续前行。

    然而。

    走着走着。

    “唰唰……”

    突然,一阵蹿行声响起。

    方丘立刻停住脚步,转头朝身后看去。

    这一看。

    方丘立刻发现,就在距离自己睡觉休息支出不远处的一个茂密的灌木丛,竟然在微微的摇晃着,明显是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

    凝目细看一眼,方丘非常清楚的看到,那些灌木都生长着非常锋利的倒刺。

    “卧槽,不会遇到野猪了吧?”

    方丘心头一惊。

    昨天晚上,他之所以把木炭分散在四周,就是因为林中野兽怕火,只有那样他才能安心睡觉。

    可现在,到了半天。

    火也被扑灭了,这要是遇到一头皮糙肉厚的野猪,那该怎么办?

    虽然身体强度很高,耐得住野猪的冲撞攻击,但是方丘五脏六腑的伤势还很严重,这要是再撞上几次的话,伤势还不得加重?

    心念一动。

    方丘没有丝毫迟疑,立刻转身就跑。

    他现在能跟野猪拼的,也就只有速度了。

    果不其然。

    “啪嗒啪嗒……”

    就在方丘刚刚跑出去的时候,一阵疯狂的奔驰声骤然传来。

    方丘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可不是。

    一头牙不算太长,身体飞长精壮,月末有半米高的棕毛野猪,正疯狂的朝着自己狂奔而来。

    那驾驶,简直跟

    斗牛有的一拼。

    “卧槽。”

    方丘破骂一声,拔腿就跑。

    心中稍微的有些庆幸,还好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做好了防御措施,要不然肯定得被这头野猪给搅和天翻地覆不可。

    一路狂奔。

    好歹方丘曾经也是速度快到可以参加运动会夺第一的人,跟野猪比起来虽然弱了一些,但也能勉强的维持住一定的距离。

    在平路上如此,可是下了第七座山,冲上第八座山的时候,因为要爬坡的缘故,方丘的速度一下子就减缓了很多,野猪的速度却一点都没减。

    在这种情况下。

    野猪立刻就把距离拉近了许多。

    眼看就要撞上来的时候,方丘立刻闪身,开始在树林里面动摇西晃的不停的绕路。

    这样虽然对体力的消耗更大,但至少能稍微的保持一点距离。

    奈何。

    野兽始终是野兽。

    在野猪的地盘上,方丘根本没它溜。

    好不容易跑到山顶,方丘正准备怕到树上躲避一下的时候,野猪无比凶猛的吼叫着冲撞了上来。

    方丘苦笑。

    虽然不至于对自己造成大的威胁,但是这一记野猪冲撞,看起来是必须得吃了。

    方丘停下脚步,转身伸出双手,想要尝试用自己身体的力量来对抗野猪。

    好歹,他也是锻过体的人。

    然而。

    就在他试图正面迎击野猪的时候。

    “扑哧扑哧……”

    那一头疯狂猛冲过来的野猪,竟然是突然四脚一蹬,无比慌乱的停住了前冲的身形,然后看都没看方丘一眼,转身就大叫着跑了。

    看上去,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给吓到了。

    方丘心中一紧。

    难道又来什么更可怕的野兽了?

    是狼群?

    赶紧转头扫望。

    结果。

    刚转过头,方丘就愣住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身穿布衣,两鬓斑白,梳着一个发髻的老翁。

    这,不就是他当初在深山野林中遇到的那个人吗?

    老翁负手而立。

    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看起来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时间,但是老翁却并没有变的苍老,还是跟之前见到时一样。

    “见过前辈。”

    方丘立刻对着老人鞠躬。

    “跟我走吧。”

    老翁轻轻的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过身,背着一个自制的藤目背篓,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缓缓的迈步前行。

    方丘紧随其后。

    再次见到老翁,方丘看的特别的清楚,他跟以前一样,身上没有丝毫内气的存在,也没有半点的能量气息。

    虽然方丘现在已经没了内气,但是他的境界并没有被毁,所以看人还是跟他在巅峰状态时看人一样。

    可现在看起来。

    方丘依旧还是看不透眼前的这位老者,还是无法看出对方的深浅。

    越是如此,他越对此行有所信心。

    在老翁的带领下。

    方丘又走了很久,才终于是来到深山中的那个小木屋前。

    “正好。”

    老人打了一瓢水,从背篓里取出一些野菜,说道“我顺手摘了一些野菜,虽然没有米饭可以吃,但是多吃一些野菜,终归是不会错的。”

    说着,自顾的冲洗了一下野菜,然后走进房里,把野菜放到挂在屋子中间的火堆上的锅里,开始煮。

    方丘没有着急多说什么,而是自顾的去给老人劈柴打水。

    等柴劈好了,水打满了

    ,老人的菜也煮好了。

    “来,吃饭。”

    老人喊了一声,拿出来两个竹筒,然后用自制的筷子和木勺,给方丘盛了满满一筒的野菜。

    方丘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开吃。

    很快,吃的连一滴汤都不剩。

    洗好碗筷。

    方丘跟老人坐在一起。

    “前辈,我这一次就是专程来向您求教的。”

    方丘恭敬的对老者说道。

    “嗯。”

    老人轻轻点点头,说道“看来你身体出了点问题,和第一次见你不同。”

    方丘闻言全身一震。

    有希望!

    立刻一拱手,开始讲诉。

    “事情,要从武林开始说起。”

    在这深山野林中,方丘完全没有防备,语气不急不缓的,开始说起了武林,说起自己的遭遇。

    老人一直听着,始终面带微笑,不插话也不说话。

    方丘就这样一直说着。

    把自己所做的,自己所念的所想的,把别人不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这一说,就说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

    一直说到当下。

    说到了自己身体现状。

    “大善心怀天下,为天下而生,亦为天下而死。”

    听完方丘的诉说,老人微笑着赞叹了一句,说道“不破不立,你的遭遇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不知前辈,可有解法?”

    方丘求教。

    “来。”

    老人伸手为方丘把脉。

    然而,就在老人的手指接触到方丘的手腕寸口的这一瞬间。

    方丘突然一怔。

    就在这一瞬间,方丘的竟然非常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个老人竟然全身经脉全通。

    更可怕的是。

    方丘竟然看到了这个老人的十万八千里长路。

    在那条组头十万八千里的长路上,老人竟然走了十万里,而且还在一直走,速速非常快!

    感应到这一幕。

    方丘顿时就震惊了!

    “善。”

    就在方丘震惊之时,老人松开给方丘把脉的手指,微笑说道“武根未断。”

    “前辈。”

    方丘立刻张口询问道“方才,晚辈非常清楚的感受到您的实力非常强大,甚至已经无限接近三花聚顶的境界了,为何晚辈在你的身上,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内气?”

    “哈哈。”

    老人突然大笑一声,说道“我未曾练武。”

    “什么?”

    方丘瞬间就震惊了。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的锤子在自己的心上,狠狠的震撼着自己的灵魂一般。

    “三花聚顶,无论练武与否皆可做到,不一定要修武。”

    老人张口说道“这,就是常人所说的修行,修武也是修行的一种,但并非修行,修行道路千千万,我老头子也只不过是修行大道上的一个小学生而已,时至今日还没入门,所说之花,也皆是妄论。”

    本就处于震惊中的方丘,听到这话,更加的震惊了。

    一个几乎就要三花聚顶的人物,竟然还没入修行之门?

    那么。

    修行到底是什么?

    方丘不敢多想,他知道自己无法去追逐那些东西,因为自己还有羁绊,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去守护。

    “前辈。”

    方丘没有迟疑,立刻起身对着老者九十度鞠躬,求教道“求前辈指点,晚辈应该如何恢复?”

    医品宗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