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阴阳道典 > 第1203章 明月落
    所有人都在找李初一,如果不将其找出来献祭给天地,三个月后人界便会毫无阻隔的真正融合,届时仙神鬼圣双双而至,人界必将生灵涂炭。

    不乏有明智之士看出了三界相合已成定局,各自谜底闭关以求尽快炼化仙灵气或阴灵气以求蜕变,可绝大多数人还是看不透的,或者说看透了也自知没那份实力去挣扎求存,所以只能拼命的找寻李初一以求天赐活路。

    仙冥二门重现,是他们唯一的生机。

    可李初一消失了,任人找寻也找寻不到半点下落。不止是他,李初一身边的交好之人也是如此。

    与李初一一同被通缉的还有其他人,方峻楠、柳明秀,妖修凶焰黑狼和玉蝶族的蝶梦都赫然在列。除了一个李斯年在当日平乱后被生擒以外,李初一和与其有关的人都消失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死,连荒山野岭的臭水沟子都翻腾了一遍,可仍是无人发现他们的踪影。

    其他人没有上榜,是因为都死了。

    当日皇都暴乱,宇文太浩力挽狂澜,亲手斩杀恶将熊傲和沐家叛乱家主沐方溪,二者的追随者也斩杀大半,只有一小部分干系不慎且真心忏悔的人得以幸存了下来。而大衍的军部则被宇文太浩重腕肃清,无冕之皇沐家也另立新家主,正是认亲宴上丢尽颜面的沐家老祖宗沐齐云。

    在诸位族老的共同推举下,沐齐云意气风发的高调继任沐家家主之位,先是昭告天下沐家之乱乃沐方溪及其兄长、大衍前任天师沐方礼所为,沐家上下皆为其二人所蒙蔽,而后又主动示好宇文太浩,并在不计前嫌的宇文太浩主动邀请下成为了大衍新任天师。

    而这一切的代价除了将沐方礼、沐方溪等人定为“罪无可恕的叛族叛国之人”外,连带的还有纳兰家满门上下的性命。

    沐齐云并不知道宇文天浩为何如此坚决的要灭纳兰家满门,甚至一个活口都不愿留,不过这并不重要。

    牺牲一个附庸家族换来整个沐家的安稳和发展,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很划算的,不是吗?

    虽然舍弃纳兰家这么一个会赚钱的金蟾有些可惜,但纳兰家没了还可以找纳绿家纳紫家,只要沐家的祖宗基业不丢、大衍无冕之皇的位置稳固,什么样的附庸找不出来?

    丢了就丢了,再找就是了。

    只要能让沐家的地位不受到动摇,死再多人也都是小事。

    何况,纳兰家一直都是沐方礼的坚定追随者,即便沐方礼退位沐方溪继任,可沐方溪跟沐方礼玩的那点小九九他们又岂能看不出来?

    以前没机会不敢妄动,他们可以装作不知,现在兄弟俩自己作死且把自己真的作死了,他们要是还留着纳兰家这个“余孽”,沐齐云和某些族老们岂能放心?..

    所以纳兰家便成为了献给宇文太浩的祭品,不禁纳兰家,所有在沐齐云心中有“嫌疑”的附庸家族都被重重殃及。

    新官上任三把火本就是惯例,加之认亲宴上丢了那么大一个丑,沐齐云自然要借这个机会立威,下起手来痛快至极。

    一夕之间,声名显赫的纳兰家毁于一旦,偌大的府宅被抄尽一空,留下的只有搬不走的屋舍,以及倒伏在府中各处的具具尸体。

    宇文太浩恨极了纳兰家,杀人不算还要辱尸,是以纳兰府中的尸首没几具是完整的,不是身首异处就是被劈烂得惨不忍睹。

    最后,宇文太浩亲临而至,亲手将纳兰家付之一炬。大火直烧了七天七夜方才熄灭,华美的宅院连同其中的尸体一并化为了灰烬,而后也不收敛,直接命人填土推平,往日的纳兰家就此消失,成为了皇都中多少年都难得一见的待主空地。

    寸土寸金的皇都里,若在平时这片空置的土地不知会引来多少人的目光,可现在却无人敢于沾染,甚至连试探都不敢。

    那片焦土虽然已经修整完好,看不出丝毫痕迹,可在其他人眼里那里仍是焦色满布尸骸累累,那里代表着新晋衍皇宇文太浩的怒火,在宇文太浩没有首肯明言前,谁也不敢去触这个眉头,生怕被纳兰家的冤魂晦气连累到。

    而他们并不知道,纳兰家其实是有一个人得以善终的。

    纳兰明月,这个宇文太浩一手安排却接连两次都没用上的棋子,因为余瑶的关系而得以侥幸。

    不过她并没有能够活下来,宇文太浩亲手赐他一死,用他的话来讲是怕余瑶黄泉路上寂寞,所以安排个亲近之人过去陪伴左右。

    说这话的时候宇文太浩的精神很不正常,连文苏齐世仁这些一直陪伴着他走过来的亲随都看出来了,可没人敢说什么。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有意无意的听到了那么多不该听到的事,他们还是闭紧嘴巴为好,免得丢了性命。

    至于纳兰明月,她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挣扎,哪怕接过宇文太浩亲手递过来的毒酒时也是如此。

    家破人亡,深爱之人也已玉殒,天地间只剩她一人,她早已心若死灰,死与不死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

    与其痛苦的活着,能一死了之为致爱殉情,为纳兰家的千百条亡魂陪葬,她愿意。

    只不过将饮毒酒之前,她平静的看向了宇文太浩,看向了那双她曾经熟悉,现在却如此陌生的眼睛。

    “月儿姐姐错了,你并不爱她,你爱的只有你自己。”

    触动了痛楚,宇文太浩眼中怒色一闪,旋即又按压了下来,一脸平静的回望着她,一副不为所动的漠然模样。

    但那丝怒色还是被纳兰明月看到了,嘴角露出一抹无尽讥讽的哂笑,复又化为绵绵不绝的恨意。

    “我真替月儿姐姐不值,早知如此,当初我就该劝她跟李初一一起走,省得你这个无情之**害她!”

    “我没有害她。”宇文太浩终是忍不住争辩了一句。

    明月讥色更浓,恨恨的道:“没有?你手持救命的仙丹却始终不给她用,就那么一直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你还敢说没有?!”

    宇文太浩大惊:“你...你怎么...”

    “很奇怪吗?”

    明月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嗤笑一声道:“镇西王,我的‘好’王爷,别以为只有你认识尼乐法师,我与他也是熟识。你安排他给幻惑我让我爱上月儿姐,这件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尼乐早已将前因后果都告知于我,而我则是真的很爱月儿姐,同时也很理解你的苦心,知道你是想让其置死地而后生,真正的心归大衍,心归于你,所以我同意了,我配合你。但我没想到,你真正的目的竟然是借她来杀衍岭皇,并且到最后也手握仙丹而不用,就那么看着她去死!真的,我纳兰明月真是瞎了眼了,我猪油蒙心才会被你凯旋而归的耀眼光环所蒙蔽!现在我才相信李初一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个小人!”

    “小人?!尼乐才是小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小人至极!!”

    宇文太浩勃然大怒,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尼乐和尚解恨。

    可是他不能,不仅是因为尼乐僧是尊上的人,更因为尼乐和尚的能耐远超他的想象,当日皇都败局已定,眼见他即将生死,可局面却被尼乐和尚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的扭转了过来。

    整个皇都的人都被尼乐幻惑了心神,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被篡改了记忆,所以熊将的手下和沐家的子弟才会那么多人临阵倒戈,而他则“大势所趋”的奠定了胜局,也就是外界所传的“力挽狂澜平息叛乱”。

    对于尼乐,他现在是又恨又怕。

    以前尼乐威胁他他还不太当回事,他不信自己比那个假和尚会差多少,可现在,他真的怕了。

    好在那一式幻术对尼乐的消耗也很大,事了后半嘱咐般警告的吩咐了自己几句,他便匆匆离开了,疑似觅地疗伤去了。

    可这并不妨碍他对尼乐的恐惧,就如现在,小人二字骂得痛快,可骂完之后又有些背心发凉,总感觉那个慈眉善目却挂着违和的邪笑的假和尚隐藏在周围悄悄看着自己。

    下意识的左右一望,定了定心神暗骂自己胆小,宇文太浩抬眼看着纳兰明月,虽然没有必要可还是忍不住辩解道:“你当日不在现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尽我所能想去救瑶儿了,可是...我真的尽力了。”

    “呵呵,镇西王,哦不,是衍皇,衍仁皇,这话我信不信无关紧要,你自己相信吗?”

    宇文太浩脸色一紧,便听纳兰明月继续讥讽道:“你说尼乐法师是小人,没错,我也认为他是小人。可他小人的毫不掩饰,不像你,你不仅小人,而且还虚伪,虚伪的让人恶心!”

    宇文太浩怒极而笑:“我虚伪?你们纳兰家就不虚伪了?宇文太洛夺我皇位,你们纳兰家不但不劝说沐家匡扶正统,反倒还瞒着沐家与他串通一气毒害我母后!亏你父亲和你爷爷还整天把沐方礼挂在嘴边当祖宗一样的敬奉着,论天下之虚伪,谁比你们纳兰家更甚?!沐老鬼死的也冤,他虽然脾气不好但为人还是极为正派的,若是当初知晓真相,他定然不会容忍宇文太洛胡作非为!可怜他到死都不相信你们纳兰家暗中做鬼行此大逆不道之事,若是当初你们明晓事理匡扶正统,将事情的始末真相原原本本的告知于他,后面的事情连发生都不会发生,又怎么可能变成今天这般样子?!”

    “说完了吗?证据呢?空口无凭,你凭什么污蔑我纳兰家?”

    冷笑一声,纳兰明月洒然的撇撇嘴:“算了,不需要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纳兰家已经没了没了。其实这些你大可不必解释,解释了反倒显得你心虚,我纳兰明月也不是不懂事的人,成王败寇的道理我很明白,孰是孰非你自己知道就好,我还是赶紧去找月儿姐,带着她去见我的爹娘。生在人世他们容不得我的感情,想必现在死了,他们应该能能看开许多,不是吗?”

    说着,毒酒递到嘴边,要饮时又想起了什么,她冲着宇文太浩眨了眨眼睛,促狭的微微一笑。

    “差点忘了,有件事要说与你明白。其实李初一对你的评价并不是小人,那是我委婉了一下的措辞,他说你是个杂碎,现在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放肆!!”

    宇文太浩勃然大怒,可纳兰明月已挂着谑笑将毒酒一饮而尽。

    毒发极快,眨眼间便气若游丝,弥留之际回光返照,跌倒在地上的纳兰明月拼起最后的力气虚弱的道:“等着吧,你们一手缔造出来的乱命邪尊,终究会回来的!那时你们所有人都...与我们纳兰家...一...”

    话未说完,人已气绝,唯有未言尽的临终之言于耳边缭绕不散。

    看着香消玉殒的纳兰明月,看着她那双到死都没有闭合眼睛里少了灵动的浓郁讽色,宇文太浩没来由的有些烦躁,一丝他不愿承认的惶恐淡淡的弥漫在心间。

    “找!找到他!生死不论,我要知道他的行踪!!!”

    大殿里回荡着他的咆哮声和属下的应命声。

    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怕了。

    看得见的屠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隐藏在暗中的匕首。

    他不知道道尊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但他知道此事绝对与李初一脱不了干系,道尊认为李初一丢了并不重要,可他不能。

    他必须找到他的下落,时刻紧盯以免被其悄无声息的反噬一口,沦为道尊大局里的弃子。

    大衍在找,太虚宫也在找,妖族信息不畅尚不知态度,可漠北却真真正正的乱了起来。

    混乱的根源不在于帮不帮着找李初一,而在于找到他后做什么。

    绝大部分人是相信大衍和天虚宫的联合声明的,相信李初一是三界祸起的根源,必须将他献祭给天地才能平息人界的惨祸,可也有少部分人认为这都是谎言。

    首先,天一道尊虽然为人狂傲,但并不是个角名逐利之人。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实是个独善其身之人,只因性格乖僻为人不喜,才使得那么多人看他不顺眼,他的天下第一完全是被人找茬找出来的,真正被他主动挑衅的人极少,到现在有记载的其实也只有百乐门的前身极乐殿第一个,而那也是因为极乐殿挑衅在先,绑架了他的爱人。

    如果天一道尊妄图融合三界人界成仙,那他早就该做了,五千年前全盛时期不做,却放到五千年后重伤未愈才开始着手,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况且三界合一可不是三个势力合并,那可是整整三个世界,天一道尊再厉害也不是神仙,算上他的小徒弟再绑上沐家熊将他们,就凭这些人能够逆天?!

    至少郝家是不相信的,方家和柳家也持怀疑态度。

    比起大衍之言,他们更相信此乃宇文太浩篡位的托词。

    成王败寇没人比他们更清楚,那位自封“仁”字为号的衍仁王是在找替死鬼呢,刚刚成为太子又无什么根基的李初一自然是个最极品的选择,可以说没人比他更合适了。

    而漠北的乱,依旧是从乱局刚平的八极盟而起,同盟的八极争执无果后终于反目,并由此引发了绿滩绿海乃至整个漠北的大混乱。

    以李初一的杀与不杀为由头,暗地里盘算着各自的小九九,上至豪族强宗下至散修野户,尽皆被卷入了这场混乱之中。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