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法武封圣 > 第1499章 初次重逢
    “控制你的情绪,别一直盯着看,来看看我。”丁馗举着个杯子遮住嘴巴,这样别人无法读取他的唇语。

    他和少典鸾坐在酒楼包间里,有对着大街的窗户,少典鸾坐的地方可以看到大街,街上有一小队人马经过,坐在马背上的正是少典封。

    少典鸾低下头,目光从弟弟的身上收回,轻声说道:“他高了,胖了,比以前要黑一点。”

    “他正是长个子的时候,我看过两年就跟你差不多高啦,从骑马的姿势来看,应该接受过骑士训练,没有我们想象的糟。”丁馗没有放出精神力,仅用双眼来观察少典封。

    少典封板着脸骑在马上,今天心情不太好,摄政亲王又下达限制令,不允许他接近城门和魔法总会,还增派一批侍卫来监视他,很明显是害怕他逃往别处。

    按理说摄政亲王没有权力限制一位王子的自由,不过少典鸾自任监国,丁馗起兵攻掠州郡,倒是给了少典时借口。

    前方忽然喧闹起来,街上路人慌忙四散,有妇人抱着小孩走太急,跌倒在路边,周围竟没有人去扶她。

    更多的人则挤到路边墙脚或店铺门前,相互之间并没有抱怨。

    经常来这边走动的少典封感觉奇怪,挺直腰,伸长脖子,向前张望。

    只见二三十名骑士簇拥着一辆马车,从远处迎面疾驰而来,其速度之快在都城里比较罕见。

    镇京城里人多,街道比较拥挤,在外行走的高官车驾有不少,指不定会碰上谁,因此马车的行驶速度不会太快,除非极特殊的情况需要赶时间。

    “让开!让开!别挡统帅大人的路!”两名骑士凌空挥舞马鞭开路。

    两名侍卫从后越过少典封,一左一右挡在前方,首先防止对方的车马冲撞到这位曾经的国王。

    “前方何人?王子在此,小心冲撞!”一名侍卫大声叫道。

    “谁的车驾如此鲁莽?”少典鸾颇为不悦。

    “军令部统帅,难怪,是少典继,少典时一脉居然敢看不起嫡系了。”丁馗一眼就认出马车上的徽记。

    他在南丘郡城的专用马车就有同样的徽记。

    那队车马的速度并没有变化,开路骑士嚣张地喊道:“瞎了眼吗?也不看看是谁的车驾,退到边上去!”

    一辆拉货的板车躲避不及,开路骑士甩鞭卷住车轮,用力回抽,便将板车掀翻到路旁。

    少典封的侍卫这才看清楚车马的旗号,顿时没了脾气,拉着少典封的马默默地拉向街边。

    “怎么?”少典封夹住马肚,不让马走动,但侍卫用力一扯,还是把他连人带马拽到路边。

    他的脸上泛起血色,嘴唇动了动,但最后强忍下来,没说什么。

    “少典继竟然如此放肆!”少典鸾怒了,对面丁馗能感受到身边的温度在上升。

    军令部统帅的车队呼啸而来,在经过少典封时,车上的窗帘动了动,眼尖的丁馗看到一张嫩白的脸。

    “嗯?不是少典继。”丁馗有点意外。

    少典鸾问:“什么?你认识少典继?”在她的印象中丁馗应该没见过少典继。

    “不认识,车上只有一个人,而且看起来就二三十岁左右,不可能是少典继。”丁馗至少能确认目标的年纪。

    “二三十岁的人,会不会是少典铜?”长公主忽然想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少典铜我就不认识了。却是有这个可能,那小白脸的模样还不错。”丁馗脑海中冒出一些龌蹉的念头。

    当然,有些话不能明说,事关先王少典丹和太妃南宫茹的名声,少典鸾肯定会介意。

    “揍扁他!”少典鸾霍得站起来。如果是少典继她还会给点面子,对小辈则不用客气了,别人可以欺负她但绝不能欺负她弟弟。

    丁馗马上站起来挡住,反手关上窗,道:“别乱来,先不说我们的处境,能坐少典继车驾的人怎会没有高手护卫?我若动手,那少典时就有借口对我出手,倒头来吃亏的是我们。”

    少典铜不可怕,他老子少典继也不可怕,可他爷爷则不好惹,即便姜统也多半不是少典时的对手。

    “就这么让他们欺负我弟弟?”少典鸾气鼓鼓地坐下,怒火并没有冲昏她头脑,现在动手未必能讨好。

    “当然不能。”丁馗端起杯子碰了碰下巴,“只是未必要用粗暴的手段,我们可是上等贵族,得选择体面的方式报复,不能给封弟惹来麻烦,这件事过两天再说。”

    他要先搞清楚车上的人是谁,都城里最不好对付的就是少典时的家人。

    “咦?弟弟呢?都是你,挡住我,看不到他去哪里了。”少典鸾再次望向窗外,却看不到少典封的身影。

    “他往儿童乐园的方向去了。”丁馗的精神力一直有关注少典封。

    长公主站起来,看看自己的驸马又坐下,问:“我们不跟着去吗?”

    “儿童乐园是我的产业,那边肯定布满密探,我们过去就是自投罗网,今天你已经见了他一面,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好,现在你需要一点耐心,接下来我们另找机会吧。”

    今天出来没有多做安排,出于谨慎丁馗劝住妻子,他们要确保在安全的情况下接触少典封。

    “哼,好什么好呀,人家都踩到脸上来了。”少典鸾依然惦记着刚才那一幕,以前她在镇京城的时候没见过弟弟受如此委屈。

    当然,这些年跟着丁馗更是没人欺负她,遇到这样的情况很难忍。

    看着被自己惯坏的老婆,丁馗哭笑不得,只好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让封弟踩他的脸。”

    既然惯出来了就继续惯着,男人嘛,就得宠自家婆娘。

    “噢,走吧,还有衣服没洗。”少典鸾想起不得不面对的生活琐事。

    丁馗摸着妻子的手,一脸心疼地说:“先不急,待会儿还要见一个人,衣服可以到街上买几件新的,脏的不洗就扔了吧。”

    少典鸾笑嘻嘻地问:“不多买一些吗?”

    “以免别人注意一次少买点,多买几次就成。”

    “待会要见谁?”

    “看见你就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