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帝临鸿蒙 > 第两千一百零九章 一阵无力,满腹苦涩
    一道响亮的声音,突兀的自大殿之外传了进来。

    听到声音之后,梦如音与梦华胥等女,皆是一阵失神,一双双美眸中,有诧异,更有迷茫,而羽皇则是不同,此刻的他,则是脸色僵硬,满脸的黑线,因为他知道那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当然了,羽皇眼下之所以会脸色僵硬,满脸黑线,并不是因为那道声音的主人本身,他之所以会是如此之态,皆是因为他刚刚所说的那句话···

    嗖!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小狗,突然而至,当即从殿外冲了进来,与之一起的还有一群侍卫。

    这只金色的狗,正是寻古。

    “属下等,拜见两位仙皇大人,拜见火舞大人。”那群侍卫,刚一到殿中,立即对着梦如音等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起来吧。”梦如音摆了摆手,轻声道。

    “谢仙皇大人。”那群侍卫拱了拱手,拜谢道。

    梦如音微微颔首,接着,她眸光一动,蓦然看向了寻古,轻声询问道:“怎么回事?此···哦,这只小狗是谁?怎么跑到我华胥皇宫之中来了?”

    “回仙皇大人的话,这只狗他说···”一位侍卫开口,刚要回答梦如音的话,然而,还未等他的话说完,寻古的声音便是当先响了起来。

    “汪,不用那么麻烦,不用让他说了,本汪爷直接给你们做个自我介绍得了···”寻古迈步走来,昂着头晃着耳朵,悠然的道:“本汪爷,乃是···”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下,随后,他再次开口,指着梦华胥道:“乃是你们这位新的仙皇的自家人。”

    “没错,仙皇大人,这只狗一直就是这么说的···”

    “由于不知道真假,我们也不好硬来,所以···只能无奈的一路待他过来了。”

    ···

    寻古的声音刚一落下,殿中的几个侍卫的声音,便是相继响了起来。

    “自家人?我的家里人?”梦华胥美眸微睁,心中一阵迷茫,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好像从来就不认识这么一条狗啊,他,这算是乱认亲吗?

    寻古金眸大睁,开口道:“汪,看你这表情,你这是不信吗?”

    说完,他眸光一动,突然看向了羽皇,扬眉道:“汪,这样,你们问问他,问问他认识不认识本汪爷?”

    刷!

    此言一处,诸位的诸位修者,包括梦华胥以及梦如音,皆是齐齐将目光,转向了羽皇,个个满眼的好奇与询问之色。

    “咳咳,那个···我们确实是认识的。”羽皇回神,挠了挠头,轻咳一声道。

    “汪,怎么样?这回信了吗?”寻古挑眉,他先是看了眼梦华胥两人,随后,又看了眼旁边的那几个侍卫,一脸的得意。

    “可是···可是即便如此,又能说明什么?这最多也只是能够说明,你与仙皇大人的夫君认识而已,并不能说明,你和我们仙皇大人是自家人。”闻言,一位侍卫撇嘴,小声的嘀咕道。

    “汪,什么?难道就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寻古双耳一竖,立即盯上了那位侍卫,大声反问道:“你知道,我和羽小子之间是什么关系吗?实话给你们讲,羽小子他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们不懂,其实在我心中,早就将羽小子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了,我们亲如一家人,如今既然你们家的仙皇大人,已经成为了羽小子的娘子了,你说说,我们难道不算是一家人吗?”

    “把我···当成你的孩子了?”听到这里,羽皇先是一怔,随即,他豁然大吼,满脸的黑线:“死狗,你给我滚!”羽皇咬牙切齿,直气的牙痒痒,若是说我们之间亲如一家人这一点,羽皇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对方居然将自己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了,这一点,羽皇实在是无法接受,他这是在变相的骂自己,是狗儿子吗?

    闻言,寻古人性化的撇了撇嘴,斜睨着羽皇,风轻云淡的道:“汪,羽小子,本汪爷劝你千万别不高兴,因为,那根本没用,就算你不高兴,也奈何不了本汪爷,毕竟,我心里怎么想的,你可是管不了。”说到最后,寻古还故意扬了扬头颅,那姿态简直是要多傲气,就有多傲气。

    “我···”羽皇一阵气结,因为,他忽然意识到,寻古的话说的一点也不错,脑袋与思维,全都是寻古自己内在的东西,似乎,自己根本管不到,更管不了。

    “不行,反正,不管怎么说,你就是不准这么想。”最终,迟疑了半响,羽皇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旁边,寻古头颅仰上天,对羽皇完全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羽皇:“···”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这个时候,梦如音突然开口了,摆了摆纤手,对着殿中的几个侍卫道。

    “是仙皇大人,属下等告退!”几个侍卫齐齐对着梦如音等人行了一礼,继而转身离开了。

    “小黄狗,本皇好像想起来了,你···应该就是那位来自苍古时代的狗吧?”几位侍卫离开之后,梦如音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此刻,她在盯着寻古,美眸微眯,嘴角边挂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闻言,寻古双耳一竖,惊异道:“汪了个汪的,你···你怎么知道本汪爷是来自苍古时代的?”

    说完,稍稍顿了下,接着寻古再次开口,补充了一句,道:“汪,难道,本汪爷居然已经这么出名了吗?”

    旁边,羽皇直翻白眼,心中一阵无语与鄙视,这自恋程度与脸皮的厚度,也真的是没谁了。

    “死狗,别在这里丢人了,事情这不很明显吗?肯定是冰雪妃告诉华胥仙皇的。”最终,羽皇忍不住提醒道。

    寻古默默地点了点头,恍然道:“汪,原来是这样啊!”

    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寻古双眼一睁,满是惊异的道:“汪,说起来,本汪爷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啊,想不到,冰雪妃居然就是先前那些修者口中的幽公主,更没有想到,她居然是天古天庭之中的公主。”很显然,先前梦如音与羽皇之间的那番对话,被他听到了,并且得知的了冰雪妃的真实身份。

    “小黄狗,先别说其他的,你先是告诉本皇,永恒人王和幽幽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刚刚说的话,确定属实吗?”这个时候,梦如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紧盯着寻古询问道。

    “汪,这还用问?当然属实了,要知道,这可是前不久那位冰雪妃,也就是幽公主自己亲口说的。”寻古双眼一睁,想也不想的道。

    “亲口说的?亲口说的什么?”梦如音美眸微眯,追问道。

    “汪,亲口说···”闻言,寻古二话不说,开口就要回答,然而,这个时候,一道人影,倏然冲来,直接将寻古的嘴巴堵了起来,显然,这道人影正是羽皇。

    “死狗,你给我闭嘴,都是一切没有的事,你给我乱扯什么?”羽皇额头冷汗直流,连声大吼道。

    “永恒人王,你这反应有些不对劲啊,既然一切都是没有的事,干嘛这么紧张啊?”梦火舞美眸微睁,一脸的惊疑之色。

    “咳咳,那个其实吧,我只是怕他乱说,其实我倒是没有关系,我就是怕会因此而影响了冰雪妃的名声,这样可就不好了。”羽皇怔了怔,连忙解释道。

    “哦?永恒人王,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在乎幽幽的名声?”梦如音秀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盯着羽皇,道:“看来,你和幽幽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闻言,羽皇心中一阵苦笑,他知道,梦如音应该是误会自己了,他很想说,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之所以怕寻古乱说话,其中自然是有一部分原因是怕影响冰雪妃的名声,但是,这却并不是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怕有一天,冰雪妃会来找自己算账,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汪,当然不寻常了,你是不知道,她们之间可是连定情信物都有了。”这时,就是羽皇心中苦笑,失神的时候,寻古突然挣脱开来羽皇的双手,连忙大吼道,不过,他也仅仅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而已,一句之后,他便是再次被羽皇制住了。

    “没有的事。”羽皇心中大恨,咬牙切齿,他发誓他真的很想吃狗肉。

    “有没有事,只有好好的问过才会知道。”梦如音的眼睛都快眯成月牙形了,嘴角边挂着一抹玩味之色,话音一落,她纤手一挥,一把带起寻古以及旁边的梦火舞,朝着殿外飞去了。

    “许久不见,想必,你们之间应该有很多话说,接下来,这里就留给你们了。”最终,伴随着这句话语,梦如音等人彻底消失了无踪。

    “死狗,我警告你,千万不要给我乱说话,不然,我一定把你生炖了。”原地,羽皇发呆,随即,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连忙对着寻古他们消失的方向,大吼了起来,他在警告寻古。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