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登门观礼
    女修没报家门,而是道:“听说宗圣馆有个资质卓绝的封唐,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刚入金丹境?”

    对方言语中很是无礼,封唐心下略有不喜,但他是经历过大难之人,失亲之痛、生死之险、牢狱之苦、兵役之难,什么没遭受过?这点不喜转眼就压了下去。

    “封唐不过一个鲁钝小修而已,焉敢妄称资质卓绝?传言不实,当不得真。”

    “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等你金丹巩固之后,再领教吧。”

    “不敢。”

    “留个飞符印记。”

    “嗯?”

    稀里糊涂留了飞符,对方转身就走,把封唐弄了个莫名其妙,连忙追问:“前辈怎么称呼?”

    对方留下一句“珞娘”,身影便转下了山道。

    “骆娘?没听说啊,也不知是哪位玉皇阁前辈的弟子……”

    第二日,封唐便将此事抛诸脑后,向东方敬告辞下山,继续自己的行程。

    为了赶时间,他向东渡过沱江,翻山越岭,直赴贵州。

    刚入潼川府,就收到了骆娘的飞符,询问他在何处。封唐很奇怪,老实回答:“刚过三溪镇,镇东十里外。”

    骆娘飞符:“等着!”

    封唐等了两个多时辰,终于见到了赶来的骆娘,骆娘赶到后直接道:“走吧。”

    封唐问:“前辈要去何处?”

    骆娘道:“你不是要去思南府崇德馆么?走吧。”

    “前辈也去?”

    “没错。”

    对方是坤道,还是前辈,封唐也不好多问,只能满腔疑惑继续前行,路上和曲凤和联系:“师兄听说过玉皇阁的骆娘么?”

    曲凤和回道:“没听说过,怎么了?”

    封唐回复将事情说了,曲凤和猜测:“莫非是玉皇阁派往崇德馆致贺的?于致远师叔是玉皇阁元大炼师的弟子,元大炼师派人致贺也是正理。”

    封唐问骆娘:“前辈也是去参加于师叔双修仪典的?”

    骆娘道:“对啊,不然为何叫你等我?”

    果然如此,封唐放下包袱,和对方结伴同行。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套话打听,骆娘似乎也没有刻意隐瞒的心思,不多时,封唐便知道了骆娘的简单情况:今年三十一,比封唐还小两岁,修为金丹,却比封唐早入六年。

    但封唐并不气馁,他二十五岁刚入宗门,比一般的修行中人至少晚十年,如今已是金丹修士,还能再奢求什么?

    反倒是骆娘知晓了封唐二十五岁刚入修行后有些惊诧:“你这莫非就是所谓的大器晚成?二十五岁之前你都在干什么?楼观没发现你?还是说你虚度了光阴?”

    封唐不想提自己以前的事,只是简单道:“应该是虚度了吧,遇到我家小师叔后,这辈子才算活过来了。”

    骆娘问:“你家小师叔,赵致然?”

    封唐已经大概摸清了骆娘和秉性,知道她说话不走心,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便没怪她当面不避长者讳,只是提醒道:“是我赵师叔。”

    骆娘冷笑:“真论辈分,于你而言是师叔,于我而言不过同辈,叫他一声赵致然又如何?”

    见封唐不说话,骆娘道:“行吧,我称他一声赵方丈总可以吧?赵方丈近年声名鹊起,也不知斗法手段如何。他也奇怪,一直就不曾听说有什么战绩,唯一有名的两战,又被吹嘘得甚是邪乎,过于夸大其词,经不起细究。前几年我和他同境时,曾想和他约斗一次,可惜家里……有事不得下山,等能下山了,他又去了应天,然后连续破境。等着吧,等我炼师那天,一定去会一会他!”

    封唐道:“我赵师叔的手段,岂是一般人能够想象?你说他被吹得邪乎的两战,是哪两战?应天那两次?”

    骆娘道:“对。单挑上三宫四十八名修士、独斗大天师邵元节,也不知怎么吹出来的,定要亲自去应证一番!”

    封唐忍着气道:“你想应证我小师叔的手段,怕是没有机会了。”

    骆娘问:“为什么?”

    封唐刺了她一句:“等你到了炼师境,我小师叔已是大炼师了,或许入虚了也不一定,这怎么应证?”

    骆娘却好似没听出话里的嘲讽之意,皱眉道:“也是……这却如何是好?”

    封唐又好气又好笑:“也有个办法,你我应证一场,如果你能十招之内胜了我,或许到你炼师境的时候,的确有资格约战我小师叔。”

    “十招?”

    “不错,我老师说过,我的斗法手段,比小师叔结丹时差得还远,现在的我和当年的他相比,走不过十招。”

    骆娘想了想,道:“也是个办法,那我们何时打?”

    “祟徳馆观礼后下山时!”

    “行,那我等着你,到时候咱们斗一场,看看我能不能十招胜你。”

    封唐这下子真是无语了,如果不是初步了解对方的性子,知道她说话常有“无心之失”,早就分道扬镳了。

    一路走来,令封唐稍觉有所好感的是,骆娘表现出来的那股子嫉恶如仇的态度,无论走到哪里都在时刻关注着有没有不平之事可以铲除,这一点令他自愧不如。

    他想要铲除不平,更多是为了检验自己的道术,骆娘想要铲除不平,是真的看不惯那些不平,就是行事和想法稍微鲁莽了些。

    当然,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不平之事发生,两人顶多也就是打打嘴炮罢了。

    第三天时,终于来到武陵山下,由山门而入,递上请柬、呈上礼单。

    接待的弟子忙道:“是宗圣馆的贺客?失敬失敬,二位里面请!”

    封唐介绍:“这位是……”

    骆娘抢先道:“正是一起来的。”

    接待弟子将他们引入云水堂歇息,等那弟子走后,封唐便去敲骆娘的房门。

    “怎么了?不高兴?谁惹你了?”

    “你贺礼也没准备,请柬也没有,来这里做什么?

    “在玉皇阁听说过于致远的事,对此人很是不屑,所以跟你过来看看。有机会的话,还想当面问问他,当年未何不愿和林致娇成亲,等林致娇入了修行,却又反复纠缠,做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