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国医大师 > VIP卷 九一八
    “啊,血普战死,孔前辈胜了,斩下其级!”终于,帝关这边有人大叫,狂吼了出来,近乎癫狂。

    这样的战绩,近古未有,从未听闻过!

    这等辉煌,或许需要追溯到仙古时期,那个年代才有人做过这种事。

    “赢了,我们战胜了帝族,斩下了他的头颅,啊……哈哈!”出城来参战的统领,全都大吼,无比激动,如同疯了一般。

    “哈哈。魔崽子,你们再嚣张啊,什么帝族无匹,还不是被我界至尊割下了脑袋,有种再来进犯啊!”有人哈哈大笑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在跟异域大军的交战中,他么很难受,经历耻辱,大多时候都落在下风。一直失利。

    今日这一战扭转局面,大长老先后杀了几名至尊,最后更是箭射帝族,摘下他的头颅,何其辉煌。

    这种战绩越了以往。绝对是一场大胜,意义巨大!

    帝关内,城墙上,那拉太君的脸色变了又变,这让她内心震动,面色有些青,十分难看。

    她不是不知道孔云龙强,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的“离谱”,出城之后他连杀至尊,勇猛无敌。最后更是割掉帝族的头颅,这是怎样一种璀璨战功?

    孔云龙越的耀眼,则越会让她被动,因为两人的主张是相冲突的。

    城墙上,无论是那拉家还是杜家等,那些修士脸色都很不好看。有些害怕,不久前那拉太君可是说孔云龙出关是鲁莽行事。不懂大局,可现在看来。这杖胜的太漂亮了!

    他们惶恐了,早先认为孔云龙多半会战死在外面,回不来了,跟那拉太君想的一样。

    现在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孔云龙真的杀出了一个绝世风采,注定会强势回归,到时候谁不害怕?

    而对面,异域大军,一个个静悄悄,没有人出声,他们起初震惊,不敢相信这一切,而后全都沉默。

    这对他们来说,绝对不能接受,号称不败的帝族被人斩下了头颅,这是何其难受的事。

    在他们看来,这是耻辱,心中愤怒,异域强横两纪元,一直大胜,这种战绩让他们有种挫败感。

    “放开血普!”对面,有人大喝,至尊动了,催动仙器,向这边轰杀。

    但是,帝关无惧,祭出九天玄冥图、铁血战旗,迎了上去,轰隆一声,天空颤抖,大漠浪涛击天,一片璀璨。

    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如果动用仙器,只能对峙。

    “血普大人!”有人大叫着。

    这不能接受,帝族若是战死是极大的事件,他是不朽之王的后人,尤其那人还杀心甚重,曾灭过仙王。

    人们不知道是否会引来怒火,他们很担忧,希望抢回血普。

    但这不可能了,孔云龙轮动太上神剑斩下他的头颅后,一把就提在了手中,到了这时候,血普还活着。

    当然,他十分虚弱,生命之火摇曳,随时会熄灭!

    地上,那具无头尸身在瓦解,而后噗的一声炸开了,因为杀箭入体,斩其生机,破坏一切,毁掉了其肉身。

    至于这颗头颅,也早已满是裂痕,元神虚弱,也快死掉了。

    血普,倍感羞辱,虽然为至尊,号称大星炸于眼前而不变色,但是现在他不能保持那种镇静与冷漠了。

    因为,被人这般提着,拎着他的头颅,这是他从来不敢想的事,怎么会败?

    身为帝族,是血王的后人,从出生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挫败,令他内心煎熬,恨不得吼碎星空。

    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怎能尝到这种败果?

    “想杀就动手吧!”他倒也硬气,到了这最后关头,逐渐的冷静下来,寒声说道。

    孔云龙提着他的头颅,控制力量,令冲入其头颅的杀意不暴动,保住他的元神不熄灭,而后看向异域大军。

    “再敢进犯,都是这个下场!”

    这话语不高亢,也不激昂,只是很普通的一句,但是却激起了滔天波澜。

    异域生灵,一个个震怒,但是,却又说不出话来,连血普都败了,他们有什么办法,除非不朽可以跨越天渊!

    甚至,有人在怀疑,这个身穿残破黄金战衣的男子,是否已经要迈出那一步,可战不朽了?

    至于帝关方向,所有人都欢呼,年轻的、处在黄金岁月中的大长老的话语,让他们振奋,倍受鼓舞。

    生在帝关,守护疆土,这种豪情才是他们的追求,就是要面对强敌也敢横眉冷对,以长矛、战戟相向!

    屈辱的活着,不是他们所想要的。

    那拉太君的做法,曾让他们很不舒服,现在一口郁气终于出来了。

    “孔前辈无敌!”有人高声呼喊,顿时声音此起彼伏,连成一片,最后如同惊雷在回荡。

    “你想怎样才能放开血普?”有人喊道。

    异域的大军都沉默了下来,这是从未有之事,自己一方的统帅居然落入敌人手中,令他们觉得,太荒谬了。

    “要杀要刮,随你!”血普很干脆的说道。

    他觉得很屈辱,但是没有办法,头颅被人提在手中,令他恨不得撕裂苍宇,震碎天日。

    “尔等回去,将王明带回来,我便将血普交给你们。”孔云龙开口。

    群雄变色,不仅异域众人,就是帝关的修士也一震,看来王明在孔云龙心中的分量真的太重了,这个时候还在想办法救回。

    “这……多半办不到,他被困在囚车中,已经送走。”

    “送走了,还可以送回来。”大长老说道。

    这一次,异域那边沉默了,因为这件事多半真的办不到,那可是经历了血啊,怎能如同儿戏一般废除?

    不朽之王威严之极,让他们收手,那不可能!

    此外,异域很少交换俘虏,一般情况来说,不会妥协。

    那里生存法则残酷,十分铁血,这也是他们好战并且强大的根由之一!

    孔云龙一叹,他自然知道那边的风格,并没有抱希望,只是提了一提而已。

    不过,血普终究身份非同小可,异域大军肯定还是很忌惮的,没有敢胡乱表态。

    “既然如此,永封你。”说话间,孔云龙手指光,拘禁出血普的元神,将其禁锢,封印在一个骨鼎中。

    “你要做什么?”血普喝道。

    “听说过质子吗,你便是!”孔云龙回应道,并且看向异域大军,道:“王明一日不归,他便一日封印。王明若有损,他必亡!”

    所有人愕然,没有想到他会这般,血普成为质子?!

    接着,孔云龙将血普那失去元神的头颅交给青木老人,道:“留着祭奠前贤英灵!”

    对面,异域的大军顿时炸窝了,全部愤怒,让他们觉得恨欲狂,恼羞成怒。

    “不服便过来一战!”孔云龙回应。

    轰!

    突然,大漠尽头,一滴血落下,滚滚而来,起初殷红,接着五色神光冲霄,恐怖绝伦,朝这里接近。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而后头皮麻!

    一滴血而已,居然带动天地大势,滚滚而涌,让大漠沸腾,沙浪拍天,所有人都在颤栗。

    异域百万大军全都跪伏了下去,进行膜拜。

    刹那,域外诸多星斗都在摇动,整片大宇宙都要震荡起来,那种威势不可想象,撼天动地,岁月长河跟着浮现。

    一滴血而已,就造成了这般无法理解的恐怖景象。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异域的无上强者演绎的,真身过不来,洒出一滴血,跨过天渊,飞临这片战场中。

    一滴血,晶莹欲滴,绽放五色不朽之光,滚滚而来,看着很小一滴,但是气势磅礴,压的乾坤轰鸣,要崩溃了。

    帝关,城墙上。

    许多人胆寒,哪怕有巨城可守,难以攻破,众人也惶恐,神魂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栗。

    “我就知道,孔云龙惹大祸了,我都已经谈好条件,他还出城,今日若有大难,他将是千古罪人。”那拉太君说道。

    至于各族修士,包括那拉系人马杜家等都早已说不出话来,那种恐怖波动,让他们一个脸色苍白。

    许多人都觉得,不朽之王是不可战胜的,万一他们真的动身过来,城破了怎么办?

    “应该……不会跨界吧?”一些人颤声道,这是杜家的大统领。

    “跨界与否,一直是五五之数,就看他们的心意了。”那拉太君手拄着木杖说道。

    帝关前,出城作战的帝关修士自然也都面色白了,虽然说他们很勇猛,无所畏惧,但是那种压迫让他们身体难受。

    轰

    几件仙器光,隔绝外界,绽放出一缕又一缕白雾,那是仙气在弥漫,守护了他们。

    然而,那滴血也生了奇异的变化。迅放大,如同汪洋一般,席卷了天上地下,迅而来。铺天盖地。

    仿佛世界末日来临,震撼人间,所有人都惶恐,难以抗拒。

    域外,一颗又一颗星体都在跟着颤栗。在抖动,间要解体,要在这一刻崩开。

    一滴血,居然造成这种要灭世般的景象,怎能令人不畏?

    “不朽之王。”

    这一刻,异域百万大军顶礼膜拜后,全都高呼,他们激动,神色疯狂,带着敬仰。还有无比的崇敬,仰望血海。

    五色血液浩荡,真的如汪洋席卷而来,淹没这里。

    “铁血战旗,不复苏更待何时。”孔云龙站在那里,一招手,将那面破烂的战旗取到手中,一声大吼,而后猛力将它掷出。

    破烂的战旗,饱经岁月洗礼。带着万古的沉重与沧桑,哗的一声卷动,朝前方飞去,而后不断放大。

    到了最后。它抖动起来,原本暗淡的旗面,出盖世的杀气,滔天而上,滚滚沸腾。

    大旗横空,如银河翻卷。猎猎作响,绽放出刺目的光,上面有血迹,虽然过去了一个纪元,还未彻底干涸。

    因为,那是属于仙王的血,此时像是要滴落了下来,从旗面内不断渗出

    它带着一股不可想象的气息,横贯古今,压盖日月,绽放出无以伦比的力量。

    这是至宝,是无上法器,更是昔年的仙王裹尸布,曾带着两位仙王的尸体从前方战场而归,血液精华都流进旗面中。

    这个时候,异域不朽之王的血液出现,激怒了战旗,让蛰伏在当中的仙王血爆。

    因为,它感觉到了昔年仇敌的血气,拥有跨越万古的大恨,它们是夙敌,不死不休,从来不可能和平以对。

    不朽之王的一滴血虽然可怕,化成了汪洋,但是复活的铁血战旗更为恐怖,仙威盖世。

    原本想要战旗真正复苏,需要难以想象的神力灌注,要付出巨大代价,且不见得能成功,只能挥出部分威力。

    但现在不同了,这一次,它完全是自己复苏,蛰伏的仙王血沸腾,滚滚而涌,恨不得要焚烧九重天。

    那是昔日的仙血,蕴含着战死的仙王留下的不灭战意,此时,战气滚滚,浩荡了天上地下,一下子冲击了过去。

    旗面也不知道铺展了多少万里,覆盖天穹,轰的一声,它第一时间击溃了五色血海,直接轰爆。

    那一滴不朽之血,显出原形,再次化成一滴,晶莹璀璨,如一轮很小的天日横空。

    轰

    旗面猎猎,再次飞舞,横扫了过去,那滴血被笼罩,直接被旗面就给吸收了,隐约间听到当中有仙音震动,那是王之怒,是昔日英灵的吼声。

    下一刻,天地寂静,所有的可怕异象都不见了。

    只有一面大旗漂在空中,呈暗红色,带着古朴的气息,鲜血内敛了进去。

    没有人不骇然,这面战旗果然比想象的要可怕,极其重要,不朽之王弹出的一滴真血就这么被它炼化吸收了。

    异域百万大军刚才还在激动呼喊,结果现在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石化,如同泥塑木雕一般。

    那滴血就这么被收走了?

    铁血战旗,复苏的迅,但是解决掉那滴血后它又暗淡了。

    “杀。”

    孔云龙一声大吼,亲自催动战旗,向着异域大军挥去,旗面化成一片山河,那里有无数高大的身影咆哮,昔年面对末世来临时的绝望,还有不屈的眼神都浮现了出来,最后化成熊熊战火,高昂战意,他们冲向敌手。(未完待续。)8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