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国医大师 > VIP卷 九一零
    “你无愧于心,该做都做了,凭本心做决断!”月华开口,看起来非常美丽,白衣如雪,面孔精致,清丽出尘,但是此时她的话语却不软,不像平日那么柔和。

    这种话语令许多人都一震,尤其是那些大修士,比如骑坐在吞天兽上的中年强者,站在小山一般巨大的的银犼头上的大骑士,还尤其他各族的一些大统领,全都看了过来,最后不少人都点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种人性与人心。

    强硬的大修士,那些主战派,平日跟异域厮杀的最残酷的一群生灵,都偏向于王明,为他而不平。

    试想,立下这么的的功劳,却遭受这样不公平的待遇,谁能不寒人心?

    当然,也有一些人态度不同,很紧张,甚至有些不满,盯着王明,这些是希望早些结束血战、换取一段平和时期的族群。

    帝关内人口数量太庞大,种族繁多,自然什么样的生灵都有,有支持王明立场的,自然就有反对的。

    尤其是,有些家族一直跟他不睦,甚至是敌对立场,不如罗家、那拉家以及他们的追随者等,自然期盼早点将王明扔向异域算了。

    “那拉太君高风亮节,不愧为前贤大尊,我等仰慕与钦佩不已,为了守护帝关,为了保护各族,不惜如此,哪怕引来些许非议都在所不惜,无愧为至尊。”

    杜家的人开口,他们不是长生家族,但也绝对算是三十三天上的顶级豪门,仅次于有数的长生道统。

    “是啊,那拉太君德高望重,曾有言,若是异域以她后人来要求,哪怕是那拉永琪等最耀眼的嫡系传人,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送出去,这就是至尊的气度与胸怀啊。”另有人恭维,那是貔貅一族的大统领。

    一些人纷纷表态,继有人支持王明后,现在又有一批人力挺那拉太君。

    “那拉永琪道兄也很不错,刚才被问到时,明知要赴死,他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这是何等的气魄,无愧为年轻一代的天纵人杰!”还有人这般说道。

    当然,这是那拉家的追随者,因为其他人还真说不出口,毕竟那拉永琪那种情况只是假设,并非真的需要命运抉择。

    随后,这些人还不忘看王明一眼,这是有意提醒,让他表态,因为很多人都在看着呢。

    “你闭嘴!”金甲神力蚁飙,它实在被气坏了,冲着那拉家那个方向寒声道:“既然你们这么高风亮节,一会儿王明若是出关,那就让那拉永琪跟随好了,实际行动远远胜过这般慷慨激昂。”

    一群人望来,那拉家的人自然脸色难看。

    “无论你做出什么决断,我都支持你!”张百忍郑重开口,很认真地说道,在这里表态。

    到了这一步,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都很愤怒,有些不甘心,真要是将王明交出去,那是何其屈辱的事。

    不仅他们心中愤怒,就是帝关都要蒙羞,在一群主战派看来,和平永远不是妥协出来的,而是战出的。

    这样的委屈齐全,比割地赔经文还甚,有什么太大区别吗?

    “那拉道友这样不太好。”又一位无敌者开口,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那拉太君看了一眼众人,又看向王明,道:“小道友,你一直沉默,没有话语,我想知道你的意见。”

    所有人都望来,盯着王明。

    “你这是在挤对人!”玉琳说道。

    许多人暗中点头,因为早先那拉太君说若是那拉永琪被选中,她会毫不犹豫的送他出城,现在这么问王明,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倒逼!

    “王明,怎么样,来我界吧,给你应有的礼遇!”外面,有人哈哈大笑。

    “你们这是在挑拨离间!”城墙上,有人大声喝吼,觉得异域的生灵居心叵测,这是在故意离间帝关内一些族群的关系。

    王明收回看向天边的目光,思绪回归了,有些孤独的身影挺的笔直,彻底回过神来,目光如电。

    他开口道:“我没有想到,才跟异域一番生死血战,刚回到帝关,又要跟他们见面了。”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在帝关内我成为了交易的筹码,而若是出关很有可能会成为座上宾,甚至会有一个人便是一族的然地位。”王明自嘲。

    这些话语令很多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王明说的是实情,但何尝不是一种天大的讽刺。

    这样一个无匹的年轻人,功勋极大,可是在帝关中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相反却被敌人所欣赏,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边荒之战从来都是残酷的、无情的,从古至今不知多少先民逝去,若想和平,总会有人付出。年轻人,你很不错,后世人会记住你的。”那拉太君开口。

    这是要盖棺定论,决定将他送出帝关了吗?人们身体一震。

    “我想问前辈,那拉太君所说的可行吗,如果能够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真的能等来强援,守住帝关吗?”王明转头问一名无敌者。

    那名无敌者蹙眉,看向那拉太君,想请他给予明确的回应。

    “有证据,我不是告诉你们几人了吗?足以可信!”那拉太君看向几名无敌者,而后又看向王明,道:“你还没有达到这个层次,有些事情不方便对你讲。”

    “是吗?”王明叹息,道:“若是真的可以因此而改变结局,我一个人出关,前往异域赴死,不足惜,可以!”

    但是,接着他的目光盛烈了起来,道:“我就怕,这是枉死,带来非常糟糕的后果。”

    “王明,你怕了吗?”那拉太君身边的老妪质问道。

    “你给我闭嘴,我在边荒跟异域血拼时,你还在城中养尊处优呢,我如果怕,会舍生忘死带带回来木箱吗?”王明寒声道,冷冷的逼视着她。

    老妪境界极高,实力非常强大,可是此刻被王明逼视时,她身体竟微寒,忍不住想倒退。

    她自己都很吃惊,怎么会畏惧一个年轻人的目光,这就是所谓的正气灌顶,威气冲霄,四方皆慑服吗?

    “老太婆你给我住嘴,再敢胡说起把你丢进猪圈去喂猪!”金甲神力蚁叫了起来,其他人跟着叫嚷。

    老妪想瞪眼,威慑他们,可是却有些心虚。

    并且,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无敌者冷冷的扫了过来,目光森寒,道:“如果你再敢胡言乱语,我立刻击杀你,不管你是谁的仆人!”

    那拉太君一摆手,让她身边的人都闭嘴了,没有敢再说什么。

    “这么说来,你愿意出关?”那拉太君看向王明,这么问道。

    “如果我出关,一个人去赴死,可以换来帝关整体的平和,最终战局也因此而改写,我义无反顾。”王明说到这里,略微一顿,道:“可是,如果五百年后,没有人来救援,那么今日之事,影响会有多么可怕,同时将会寒了多少人的心?那时我怕帝关不攻自破,将是大灾难。”

    王明以尽量平缓的语气讲出这一可能。

    “你尽可放心,不会有这种事,那面的生灵到时必然会出现!”那拉太君双目深邃,这般平淡的说道。

    “那好,我出关。”王明点头。

    这个时候,杜家有人开口,称赞王明,说他识大义,这是一件大功。

    貔貅一族也有人点头,表示王明为人正直。

    还有其他一些家族,都满脸笑意,一副为王明送行的样子,一个人换来一段和平期,在他们看来很值。

    王明默默无声,因为有些人的笑容太虚假了,令他看着不舒服,还有些人甚至没有怎么掩饰,分明不是善意的。

    比如那拉家的人,还有他们的追随者,都隐藏着敌意。

    王明轻声自语:“我终于明白三十三天之上为何有一些不出世的禁区了,我若前往异域而最后不死,到头来将会以何种身份面回归?”

    “你……什么意思?”那拉家的一位追随者问道。

    “我在想,此去若是不死,我再踏上三十三天时,将以怎样的一种态度面对这里?”王明略有落寞,目光幽邃,道:“我想到了边荒那几大王者,很可悲。”

    他轻轻叹息,道:“我若是再次回来,最好的局面或许也只是自成一个禁区,守我该守的人!”

    最好的局面,或许是自成一个禁区,守该守之人。

    伴着王明落寞的神色,平静的话语,让人感觉一阵心酸,一个有大功勋的年轻人竟被逼到了这一步。

    一些大修士忍不住要站出来,阻止这一切。

    但是,那拉太君冷漠的看了过去,至尊的气机那是不可匹敌的,如同巨龙在俯视蝼蚁,相差太远!

    “王明,你这是何意,请你给我们一个解释!”在不远处,那拉家的一个追随者,这般质问道。

    他是一名大统领,早已步入遁一境界很多年,十分强大,此时骑坐在一条九头大蛇身上,向这边看来。

    其实,这也是那拉家很多人想质问的,因为都觉得王明的话语有些刺耳,让他们很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自成一个禁区,哪怕你有能力回来了,也不会参与日后的大战,是吗?”有人大声问道。

    “你这是怀恨在心吗,觉得自己受到委屈,便忌恨帝关吗?”还有人更直接。

    那拉系人马,还有王系人马等都看来,神色不善,同时无比的忌惮,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王明是否会向他们挥动屠刀?

    许多人都心中凛然,因为王明的天资有目共睹,现在就如此厉害了,给他时间成长起来,真不好说能走到哪一步。

    “你们有什么资格这般责问王明?”月华开口,其他年轻人如金甲神力蚁等都非常不忿,一个个斥责出声。

    “呵!”王明轻呵了一声,眼中有不屑,更有一种无奈,道:“我如果有私心就不会血拼异域,冒死于边荒外搏杀了,更不可能在此时答应下来去赴死,前往异域。”

    “那你……是什么意思?”杜家的人问道。

    “刚才你自己分明在那样说。”貔貅一族也有强者开口。

    “我进异域,若是侥幸不死,你认为他们会放心吗。必然会有可牵动因果的血誓以及其他手段等,我注定无法在未来出手相助你等。”王明说道,很是萧索,因为不仅是为那种结局而叹息。还因被人质疑而越觉得冷冽。

    一群人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同时很尴尬,这无疑会显得他们是在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不要出关!”此时,金甲神力蚁、张百忍、长弓衍等一群人都围了上来。阻拦王明,不让他前往。

    因为,这一去充满了变数,不可预料。

    虽然刚才他们气愤,恨不得王明直接反了算了,但是事到临头没有人希冀王明远行,若有选择,谁愿背井离乡?

    同时,他们更是在担心王明的安危,城下那辆黑色战车中的帝族至尊虽然身份高贵。但是他说的话又怎能笃信?

    王明在边荒外杀了太多的敌人,自己一个人而已,坑杀数千,而大修士死去的人数则过百,这是何其可怕的战绩。

    可以说,他一旦进入那一界,仇敌遍地,跟他有怨的生灵与种族多到让人头皮麻,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他能活下来吗?

    或许。他才过去,就会被某一族的大人物不顾一切的斩杀也说不定。

    “你们保重!”王明拍了拍长弓衍、玉琳等人的肩头,只有这四个字,其他都说不出口了。

    此去多年。前途未知,或许就是死别,永远不可见了,而哪怕还有相逢时,也恐怕是沧海桑田。

    “什么魔血后人,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是逼人反啊。”张百忍低吼。

    月华上前,看着王明的眸子,最后轻轻相拥,努力想平静,但最后声音还是有些颤抖,道:“保……重!”

    “前辈,这件事不能更改吗?”有大修士开口,骑坐在吞天兽上,虎目怒睁,这些大统领都觉得很不是滋味,想阻止这一切。(未完待续。)8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