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国医大师 > 正文 八二五
    须知,冥士不属于此纪元,就连梵天、犹太都在挖掘冥域,认为它们太古老,需要掘开古地才能洞悉。

    王明确信,太上神剑多半贯穿了几个纪元,有常人无法想象的根脚!

    此时,太上神剑振动,上方是飞仙之景象,下方是冥域的可怕画面,让人惊悚。

    那名冥士在后退,它很害怕那个坐于铜棺上的生灵。

    原来如此,王明明白了,这柄太上神剑跟古冥域有莫大的关系,冥士见过,并且惧怕它!

    哪怕无穷岁月消逝,当年与这柄太上神剑有关的生灵多半早已不存于世,它还是给这名冥士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此际,冥士虔诚,无比恭敬,对着太上神剑叩首,确切的说它是在对铜棺上的那道人形生灵膜拜!

    那是谁?在当年有着怎样的来头,何以能有这等威势,还在震慑着冥士。

    “多玛卡德嚄……”

    冥士磕了几个头,始终没有站起来,在那里祷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到最后竟有些诚惶诚恐。

    它转头看向王明,透出一缕意识,表达某种意思,这一次它难得的平静了,没有攻击,也没有发出戾气。

    不过,看向王明时,也不像是有善意,如同在看着一根枯木,一块石头,根本没有将它当成一个正常的生物。

    王明明白了它的意思,既然太上神剑没有灭掉他,那么它暂时也认可了他,希望他好自为之。

    这就完了?

    王明一怔,这么凶狂的一名冥士,拍死异域强者就跟捏蚊子一般容易,原以为要跟他也不死不休,非击杀他不可呢,结果就这么轻飘飘的揭了过去。

    略微思忖,王明感觉后背阴寒,体内积聚出一股冷冽的冷意,因为这名冥士虽然说的不多,但是太恐怖了。

    按照它的意思,这太上神剑击杀掉王明才算正常?它居然认为是暂时的平静,听其所说,这太上神剑应该极“凶”,历代持有者都要死掉!

    一时间,王明真的不知道如何看待此太上神剑了。是要丢掉还是要继续放在身边,这东西绝对不祥!

    说罢,这名冥士转身就走,毫不停留。

    “诶,你去哪里?”王明惊讶,它就这么走了,让他有点不适应。刚才还要生要死呢,结果这么平淡收场。

    “去我该去的地方。”这是它十分简单的回应,身形没有停顿,步履缓慢,带着浓密的黑雾,走向远方。

    就这么结束了?王明摸着太上神剑。

    此时,古剑早已平静,无论是飞仙之光,还是那染血的冥域以及那口铜棺还有坐在上面的人形生灵,都不见了。

    “等一等。”王明忽然开口。

    “何事?”冥士止步。终究是因为这里有一口太上神剑,让它不是那么果决,还有些留恋。像是在追忆着什么。

    当然,两人所谓的话语,不是真正的以口表述,而是神念传递,因为相隔的时代太久远,彼此不可能听懂。

    事实上,就是神识传音也有些困难,因为彼此都带着不同属性的力量,竟会互相吞噬。十分可怕。

    一个弄不好,就会有一方负伤。

    连神识中都带着死气。带着幽冥之力,这名冥士让人心惊肉跳。

    王明不得不以自身神力护体。守护神念等,怕被他侵蚀。

    “你就这么离去了,不想知道太上神剑是如何落到我手中的了吗?”王明说道,他在挽留,想通过这名冥士了解更多的秘辛。

    “说!”冥士话语简洁,只有一个字。

    王明忍住了想翻白眼的冲动,这名如同来自幽冥地狱的冥士,也太直接了,真跟木头一般,不可交流。

    “我们彼此交换信息,我先说出得到太上神剑的经过,你告诉我它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王明说道。

    他很不放心这口剑,留在身边,也许是个大患,想知道它昔日的旧事。

    当然,这一次他没有讨价还价,径直说出太上神剑的事,讲出是如何得到的,告知了对方。

    “它就流传在世间,哪怕被尘封,还是从地下的矿石中出土,从一个生灵到另一个生灵手中。”冥士说道,看了一眼王明,道:“拿好,你只是它的一个驿站,到驿站腐朽时,自会离开。”

    亘古岁月中的短暂驿站。

    这个说法,让王明不是很满意,他进一步追问,可是冥士根本不想多说,迈步就走,眼看就要消失了。

    “喂,不能这样走,你对不起太上神剑!”王明大声喝道。

    “为什么?”显然,冥士是一根筋,听闻到这样的话语后,很是不解,竟然真的驻足,并且转过身来,望向他。

    “枉你从冥土中出世,来到这红尘中就不想辉煌走一遭吗?”王明撺掇,极力想留下它,因为这可是一个大高手,估计拍死遁一境界的大修士都不费力。

    如今,神药山脉来了不少异域高手,成群结队,都是为他而来,想要击杀之。

    一般的年轻强者也就算了,他能对付,可是有一些厉害的老魔头也到了,那对他来说,十分危险。

    如果能拉上冥士,带着它一同面对那些生灵,效果将“极佳”。

    恍惚间,王明仿佛已经看到,带着冥士扫荡神药山脉时的景象,横击所有为他而来的高手,全部歼灭!

    显然,冥士的认知与价值观等跟他完全不一样,露出一脸迷惘之色,根本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建议。

    就好像听到一块石头开口,讲解石头的世界多么精彩,一个道理。

    “我怎么对不起太上神剑?”冥士执拗的问。

    “你没看到它已经认可我吗,如今我有了危机,我的险情就是太上神剑的险情,我若是殒落,太上神剑必将被那群异域杂毛带走,早晚会看出它的来历端倪,会敬献给梵天、犹太等几人。”

    说到这里,王明看它木然、没有什么表示后,他便神色凝重,道:“犹太、梵天,你听闻过吗。无上存在,与世同存,无人是他们的对手。而且。他们都是纵横大坟中的盖世高手!”

    王明以非常的严肃的口吻解释,在他的说法中。两大无上高手纵横古冥域,所干之事,人神共愤。

    冥士目瞪口呆,就是一根筋,也觉得不太对劲。

    王明依旧在那里滔滔不绝,道:“犹太、梵天是惯犯,专门针对古冥域,偷坟掘墓。寻中墓中葬器、祭品、各种古宝,甚至包括沉眠的美女冥士等。”

    王明叽歪,将各种罪名都给那两位无上大人物按上去了,什么盗墓贼,什么色中恶魔,什么卑鄙无耻下流等。

    “那两人很厉害吗?”冥士开口,执拗的过头,居然这么询问。

    “厉害极了,曾经杀过不少冥士,灭了一片又一片古冥域内的强大存在。至今不曾有过一败!”王明说道。

    这一次,冥士银色瞳孔收缩,尽管知道眼前这家伙不靠谱。但还是忍不住思忖了一下。

    因为,冥域内的确发生了一些事,尽管不是多么严重,可是曾有大冥士被惊扰,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你在这里念出他们的真名,他们的法身就会显现,直接镇压你!”王明严肃的说道,这一次不是故意忽悠。

    事实上,他几次提到梵天、犹太等。都非常谨慎,不是一口气念出全名。而是有选择的停顿一下。

    “你所说的真假各一半,我有冥士之眼。可辨真伪。”冥士很直接,当面揭王明的短。

    当然,如果是其他人一定很尴尬,但是王明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脸皮太厚,依旧在拉交情,极力怂恿它留下。

    可惜,冥士不为所动。

    “不为别的,就冲着太上神剑你也应该帮我一次!”最后,王明大声冲着它的背影喊道。

    因为,他没辙了,仅剩下这么一句话,想让冥士留下来相助。

    “好,我便帮你一回,再进冥土!”冥士最后关头居然做了这个决定,又一次出乎王明预料。

    “现在去哪里?”它问道。

    “当然是去摘人头,拿出你身为冥士的凶狂狠劲,给我收割一群老家伙的头颅,一颗都不要剩!”王明说道,他斗志昂扬,毫不脸红,要带着冥士扫荡神药山脉。

    神药山脉外,异域修士越来越多。

    因为,消息早已在异域传开,很多生灵都知道,王明在这里,已经被围住,即将被猎杀。

    故此,不少年轻人赶来,想参与到当中,见证凶人王明的落幕。

    因为,对于异域修士来说,王明太凶残,连杀他们的年轻高手,连武天王都战败了,这实在是一种耻辱。

    各族得悉这里的情况后,纷纷上路,就跟组团似的,蜂拥而至,都要来杀王明。

    当然,这当中也有很多前辈高手,因为不放心这群年轻人,下定决心,要除掉王明这个后患。

    这里简直跟一次盛会似的,诸多大族都有人露面,彼此一看,都是熟人。

    “咦,那是谁,眉心生有九目,很怪异,没听说哪一族有这种特征。”山脉外,有异域修士在议论,他们看到一名奇异的老者。

    “那是……九目道人,是一位传说中的前辈名宿,修成九眼神通,法力超绝,在他那一代中负有盛名!”

    在山外,出现了一些名宿人物,引起议论。

    前代高手,不止一两人,而是一群,出现在这里!

    “唔,我感觉这次非同寻常,杀一个王明而已,怎么引来这么多前辈名宿,难道是想钓大鱼?!”有人怀疑。

    与此同时,王明正在深山中,挥着拳头,很凶残的叫嚷着:“杀掉,杀掉,统统杀掉!”

    他带着冥士,准备覆灭闯进来的所有异域大高手!

    有了一名冥士跟随,王明底气十足,除非异域有至尊亲至,不然的话,何惧来犯者,全部击杀掉。

    大山中,可以看到很多痕迹,是一些生灵踩踏所致,那应该是安全区域,没有什么危险。

    神药山脉有大机缘,但同时也不是谁都可以闯进来的,动辄就要死在这里。

    “唉,我真担心啊,万一那些遁一大境界的修士都贪生怕死,不进来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我一片心意。”王明自语道。

    冥士听闻后,表情木然,没有任何话语,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我说,老冥,你倒是开口说句话啊,跟了我一路,就这么跟个闷葫芦似的,多没意思。”王明不满。

    这名冥士张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很锋锐,它幽幽地说道:“我觉得,你的血肉味道一定不错。”

    “那你还是闭嘴吧!”王明赶紧离它远了一些,这家伙是突然脑子开窍,故意吓唬他,还是本心之语?

    冥士不再开口,也不讲话了,一点表示都没有,就这么沉默的跟在他的身边。

    “那群老魔头到底敢进来吗?”他有些怀疑,虽然知道山外来了很多高手,但不一定每一个都进来。

    如果单纯的猎杀年轻一代的精英,他觉得自己便无惧。

    “要不我们一起杀出去,到神药山脉外去横扫,将那群杂毛都斩个干净!?”王明撺掇。

    这一次,冥士将他无视了,银色瞳孔平静如湖泊,没有一点波澜。

    “王明在这里!”突然,有人大叫。

    终于,遇到了一队人马,是异域的年轻人,可惜不是很多,只有七八人,当中有半数为王族高手。

    “怎么没有老家伙,我在准备杀大鱼呢。”王明很不满。

    对面,一群人跟活见了鬼一般,因为见到王明本就很紧张,他们只是在探路,为其他人开辟山脉中的安全路径。结果,在这里遭遇,并见到了他身边的那个怪物。

    “怎么可能?!冥士跟他走在一起?!”一群人都呆住了。

    因为,就在不久前,冥士出世,惊动了这片山脉的异域修士,有些人活着逃走了,并不是所有见到冥士的生灵都被击杀。(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