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国医大师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 司马叶出事
    结果王明那足以将它击伤的月华神镜,已经十分清楚的告诉了它,王明有足够威胁到它生命的实力。

    之前好不容易才掌握主动的它,怎么可能轻易抛却主动的优势?

    于是,刻耳柏洛斯有些急了,它没等将血心中的心火完全抽离出来,就急不成耐的追上了王明,并在这个过程中,本能的张大了嘴巴,好似要随时朝王明喷出心火一般。

    它却不知道,它这样的举动落到王明的眼中,却是令王明精神一振,继而大喜!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啊!

    抓住这一晃即逝的难得机会,王明把心一横,冒着被刻耳柏洛斯一口火柱喷中面门的危险,猛的调剂了自己在空中的姿势,然后……

    “去死!”左手早已完成了蓄力的月华神镜被他高高举起,瞄准了刻耳柏洛斯已经张开的血盆大口,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直接将月华神镜的寒流全部宣泄了出去!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刻耳柏洛斯也已经完成了心火的抽离,在王明打出寒流的同时,一声暴吼,将红色的心火喷发了出去。

    两股完全不合的能量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或者说,是在刻耳柏洛斯的嘴巴里头撞在了一起,于是,大爆炸产生了……

    “轰隆隆——”一朵近千米高的蘑菇云冲天而起,以王明和刻耳柏洛斯为中心,方圆十几万平方公里的规模,都受到了剧烈冲击波的席卷,狂风呼啸、灰尘飞扬,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而与此同时,有神庭在此的强者感应到了,准备亲自前来查看。

    “该死。这么强的碰撞神识感知不进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那头家伙这么暴怒,而且发生这么大的碰撞,想来也是一位强者,王明如今伤势未愈不会招惹这样的对手,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人心中想着,已然起身准备前往。

    于此同时,一朵冲天而起的蘑菇云!

    火光冲天,一层席卷而至的灰尘在冲击波如浪涛一般拍打了过来。高达数百米的灰尘墙,让三头犬麾下的异兽掉头就跑。

    “这都干不死你,你还真他md像只小强!”嘴角挂着一丝鲜血的王明背靠着刻耳柏洛斯的庞大身躯,感受着刻耳柏洛斯那还在轻微颤抖的身体,他喘着粗气反手拍了拍它那鲜血淋漓的伤口,断断续续的说道:“行……行了,别动了成不?连……连脑袋都没了俩剩下的一个都开……都开花了,你还挣扎个什么劲儿呢?”

    “……”回应王明的,是刻耳柏洛斯又一阵轻微的颤抖。好像它还能听到王明讲话似地,实际上它的脑袋只留下了一个,而且还是一半,耳朵倒是还在。可前面的眼睛、嘴巴、鼻子,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站在刻耳柏洛斯的脑袋前面,一定会被吓得大声尖叫,因为这个时候的刻耳柏洛斯。伤口看上去也像是被人生生撕裂的一般,恐怖到了极致。

    灰色的大脑就这样暴露在空气当中,遍布在大脑上的赤色经脉还在轻微的蠕动。似乎是在证明它还活着,并没有立刻死去。

    同样在大爆炸当中受到了重创的王明,这会儿却是慢腾腾的收起了法宝。

    当他两手空空之后,他才喘着气,咬牙扶着刻耳柏洛斯的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低头看一眼自己胯下那摆动的物体,苦笑道:“还好这会儿人都没来,不然我这老脸可要往哪搁哟……”

    摇摇头动了动肩膀,虽然身上还带着伤,可遮羞的理智却驱使着他努力幻化出衣服来。虽然不怎么好看不过,王明可不在乎自己此刻的形象怎么样,只要把身子遮挡住了,管他衣服什么样子呢?总比光着好。

    “这爆炸的威力好像也太离谱了一些吧。”穿好了衣服,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检查自己的伤势,结果王明闭上双眼细细的感受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好像就没一处地方是感觉舒坦的。

    这种感受,就像是被人用机器夹住了胳膊,然后跟抖衣服似地在空中被狂抖了十万八千次一样,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内脏已经移位,骨骼上也出现了许多裂缝……这个时候的我,恐怕连一个帝级都能把我轻松撂倒吧?”身上的伤势不容乐观,王明的目光却落在了倒在一旁的刻耳柏洛斯身体上,或者说,是尸体?

    “一头相当于一个高阶圣者的异兽……对付它还真的非常困难,如果不是找到破绽一举成功的话,最后还真不知道谁死谁活。”

    “不过虽然我有伤在身,但一般高阶圣者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轻巧的事情。如果在华夏之地,那就更没希望了。”

    “这次能斩杀刻耳柏洛斯,运气成分也占据了极大的比例。”

    王明并没有被这一场胜利冲昏了头脑,战后的总结也让他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实力,和某些方面的缺陷。

    “幸好杀了这头三头犬,刚才那头小的血心还没成型,根本就没用,这头老的却是正好,极有可能血心中的庞大能量能让文斌恢复后更进一步!”

    “之前的大爆炸肯定已经引起了强者的注意,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此时正在往我这边急赶,不行,得快点,要不再出现事端我可就跑不了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刻耳柏洛斯还没死,天知道这畜生还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可别再像上次那头小三头犬一样,临死了还要阴我一把……”

    脑海当中想到了这里,王明望着刻耳柏洛斯的眼神就变得犀利了许多,他站在刻耳柏洛斯身体一旁思量了片刻,最后还是咬牙选择了动手。

    王明开始一摇一摆的朝刻耳柏洛斯仅剩的脑袋走去。

    而这个时候已经濒临死亡的刻耳柏洛斯,似乎也察觉到了王明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气,也好像知道了自己即将面临的结局,它那庞大的身躯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不像是在求饶,倒更像是在挣扎。

    毕竟它和王明有着杀子之仇而且强者尊严也不会让它求饶的。

    可惜,那大爆炸发生的位置正好是在它的嘴巴里边,受到爆炸威力最多的也是它,比起重伤的王明来说,它就凄惨太多太多了。

    面对即将降临的死亡,刻耳柏洛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它也有智慧,也有灵魂,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安然的存活下去。就算只有一线生机,它也想要争取一下,活着,总是比死了要好。

    “别挣扎了,我可不会看你可怜就饶你了。”看着刻耳柏洛斯这身体不知道是颤抖还是抽搐的频率越来越密集,有过上一次教训的王明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它,然后用自己手中的蟠龙枪戳了戳刻耳柏洛斯身上的伤口,说道:“就像你不会因为我比你弱,你就会放过我一样。”

    “其实一开始你不要出来。我也不会跟你拼死拼活的,毕竟我也不想做没把握的事,可谁让你这么狂呢?谁让你追杀我这久呢?我家乡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王明唠唠叨叨的声音通过还算完好的耳朵传入了刻耳柏洛斯的大脑当中,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的刻耳柏洛斯,此时却还保持着比较清醒的神智。

    王明以为它那庞大身躯颤抖的原因,是因为它害怕死亡。可实际上刻耳柏洛斯此时根本没有太多逃生的奢望。

    “是他,一定是他!”刻耳柏洛斯的脑子里头回响着同样的一句话:“他是从世俗界来的,该死的。他是王明,是他杀了我孩子!”

    “是他,一定是他……”

    反反复复想着这样一段话,刻耳柏洛斯身躯的颤抖频率也比先前要快了许多,面对一个神庭的大敌,刻耳柏洛斯除了憎恨之外,就只留下了后悔。

    它苏醒的晚,但也知道王明的名字。

    如果它能够早点发现王明的秘密,如果它能够在第一时间判断出王明的来历,那么,就算王明杀了它,它也早就已经把消息传递出去了!到时候诸多强者的围攻,自己虽然死了但仇也能报了!

    可为什么会这样?王明不但杀了它,甚至直到它濒临死亡了,才让它发现了王明的秘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刻耳柏洛斯的神智活动到了这里就直接消失了,王明一瘸一拐的绕过它的后脑勺出现在它的脑袋前面,看着那裸露在外的大脑,毫不留情的一枪刺在了刻耳柏洛斯的大脑当中,还狠狠的搅动了一下。

    非但如此,在毁掉刻耳柏洛斯的大脑之后,为了将它彻底杀死,王明还咬牙强行施展了有些恶毒的灭魂术,一道黑光闪过之后,直接把刻耳柏洛斯的灵魂也给抹杀掉了。

    刻耳柏洛斯死了,一头堪比亚当维斯,甚至比亚当维斯攻击还犀利的异兽,就这样死在了王明的手中。

    王明赶紧把它的尸体收进了养殖空间中,迅速收敛气息找了一个方向跑路了。

    当王明离开一刻后,三尊气息只比刻耳柏洛斯弱一些的强者就感到了。

    “哼!居然跑了!究竟是谁干的?”中间那位黑甲强者面色凌厉,冷哼了一声。

    王明如果在晚一会的话他肯定会悲呼一声我命休矣……现在的他可对付不了三尊中阶圣者!

    王明逃离回到祖星世俗界后长舒了一口气,拿出大把的丹药扔进嘴里,短暂的调息之后这才准备回昆仑山。

    虽然伤的厉害,但王明丹药也不少,虽然道上不容易恢复,但真元却充盈了不少。

    正当他进入华夏路过九阳山的时候,感应到了什么。他发现这里有神庭的气息,这气息是被华夏国运排挤出来的,如果不是现在国运之力更加强大,王明也不会发现。这气息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

    “那是什么声音?”于此同时王明德耳边就很是突兀的传来了一阵隐约的暴躁声音。

    这怒吼声夹杂着屈辱、愤怒、狂躁、熟悉的味道,嗯,很是复杂的一声怒吼,听起来倒像是远古拥有纯正华夏人血脉用声波发出来的。

    “怎么回事?”感应到熟悉的气息王明眉头一挑,这下方就是九阳派的宗门所在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九阳派王明知道,封印慢慢解除,其中被封印的几尊帝级强者也出世了,也算是一个实力不弱的门派。

    被这一声突然响起的怒吼声吸引了注意力,王明向对方靠近了过去。

    固然,这时候的王明并没有多想,驱使他过去看看的念头,也仅仅是好奇罢了,很是纯粹的好奇。

    但最终显现在他眼前的一幕,却比看到神庭的人更令他感到吃惊。

    宗门大殿。是的,吼声传出的处所就是九阳派的宗门大殿,是九阳派的掌权人物商量事情的处所。

    当他赶到这大殿的时候,首先进入他视线的,是一今年约二十四岁,身高在一米七三左右的年轻人,长相算不上出众,但也不算难看。但这人王明认识!他就是王明最后收的弟子,司马叶!

    此时此刻。司马叶正一脸板滞的站在那里,双目无神,就像是失明了一般,看不到半点生人该有的活力。

    而在司马叶的身旁四周则是横七竖八的散落着一地的碎尸……是的。满地都是被撕碎了的尸体碎块,大殿上还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让王明感觉惊讶的情况是,这大殿上居然还散落着满地的酒菜,以及。一张成了碎片,只能依稀判断出来这是一张桌子的桌子残骸。

    在大殿上摆酒席宴请宾客,结果交谈不欢而酿成了鸿门宴。将赴宴的宾客杀死,并残暴的毁尸灭迹?可这一点都不像……

    司马叶不会这么干,而且他也没实力这么干呀?王明心理顿时思绪翻飞,他闹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杀……我杀了他们……”司马叶呆呆的站在淌满了鲜血的大理石地板上,面色板滞的呢喃自语着:“我怎么能杀了他们呢?我……我怎么会杀死他们呢?他们……怎么会喊我怪物?”

    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司马叶根本不知道之前安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记得迷迷糊糊傍边,好像有人在一旁喊他怪物?

    混乱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司马叶知道自己闯祸了,他杀死了九阳派太上长老张杰的七个不知道第几代的后辈,其代表的含义就是张杰会因此大发雷霆,而九阳派也会和自己师父交恶,到时候华夏的诸多门派会抵制师父,自己给师父惹了大麻烦了……

    “与其这样活着,倒不如死了算了。”想清楚自己带来的后果,司马叶的脸上就已经露出了一抹凄凉之色。他知道当初师父收自己是因为自己敦厚正直的心性,如今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他恨自己。

    心灰意冷的司马叶深吸了口气,就在他拿定主意就算自杀也不要让师父蒙羞,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了一道熟悉影子。

    “师……师父!”司马叶当看见对方是王明的时候险些难过的哭出来。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王明问道,他已经猜到弟子的想法但此时也不得不问。

    “师父,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都是我杀的……”司马叶老实的说道,他也想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杀了他们这么久了为什么九阳派的其他人不赶过来?还有,他们的那个巅峰帝级的太上长老怎么也不在?”王明用神识感应了下整个九阳派发现这里封王级别以上的一个都没有,皱着眉头问道。

    “弟子来此打算用准圣丹药换取九阳山独有的九阳果的,弟子原本就想多收集一些珍稀的天地奇珍,之前在昆仑山见过九阳太上长老张杰,他主动让我来这里取……”

    在司马叶的叙述下,王明了解了一个大概,张杰让司马叶来山门取九阳果的种子,而九阳派留守的几个张杰后辈亲自招待司马叶,毕竟是王明的弟子,他们不看僧面看佛面。

    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司马叶突然暴起,杀了在场的几人。

    “他们都是封王级高阶甚至巅峰,你刚刚进入封王,这……”

    王明话还没完,司马叶就委屈的说道:“他们其中一个动手我都不是对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体内一热就出手了……”

    “不对,这味道……幽魂香!”王明脸色一变,明白对方果然歹毒,想来是这个弟子露出了不少丹药,对方眼红了才如此下作。

    看着司马叶,王明忽然想到他之前叙述的一段内容,不由心中一动,问道:“刚才,在杀了这七个家伙的时候,有人喊过怪物?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杀死他们的?”

    司马叶颔首耸肩道:“我只有封王初级的实力,而且不善打斗,真要打斗起来的话,我连他们一个都打不过又怎么能杀了七个?”(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