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国医大师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念信
    “先去信访站吧,我来的时候已经打好招呼了。 . .”王明没有动,只是对着局长说出了让对方有些发愣的话。

    “信访站?好,这边请!”局长开始一愣,但是反应过来后赶紧引路。

    王明到了那里之后,就看见有人抱着一个箱子在等着他了。王明上前接过来对着对方说道:“麻烦你了,都整理好了吗?”

    “应该的,都整理好了,这都是来自各地的请求信,原本都是在库存中,现在取了其中的一部分,按照您说的,一百多份应该够用了。”对方对着王明客气的说道。

    王明来之前就让老爷子安排了,从信访站取出一些入档的要求弘扬中医的信件,于是找了人随便搜集了一些,因为王明今天要用这些。

    信访站接到的来信,很多都被一些西化的专家啊教授之类的压了下去,即使有什么问题或者漏洞,都得不到什么有效的改革!王明不怨恨这些官员,因为官员不懂这些,但是那些聘请的专家教授们却应该接受责罚,这不仅影响了国家的运行,也损害了国家以及人民的利益!

    “您弄这个干嘛?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就好,不用这么麻烦的!”局长虽然搞不清状况,但是还是替身而出的答应王明的要求。[.

    局长虽然不懂中医,但是对于这个传承了无数年的国学,也是崇敬不已,虽然他也想改革,但是力不从心。没有这个基点,就凭他自己也无法改变前辈定下的基调!

    在他的心里,无疑已经把王明当成了一个机遇!

    “以后肯定会麻烦你的,好了。咱们去会议室吧。”王明笑着点点头,对着局长说道。

    局长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听见王明的话后直接领着对方奔着这次的地点而去。

    当王明抱着那一箱子的信件走进会议室中的时候,才发现人真的不少。

    “这就是那个王教授?这么年轻说话能靠谱嘛!”当着些委员以及砖家叫兽们看见王明进来后,一时间议论纷纷!

    “不就是靠了几堂讲课嘛!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那些都是其次,还不是有大背景!现在的官家后代应该多教育了!”有人却说起了王明是典型的官二代!这样的人绝对是故意拉大旗扯虎皮的!王明的课他们都听过,也都知道王明不是什么骗子!

    是有真才实学的,但是正所谓只有同行才是**裸的的仇恨!他们对王明的嫉妒就像网文中一样。.. 某本书成绩好,其他的写手都嫉妒,甚至说对方刷数据,有的成绩不好。就说书太烂(比如说俺O(∩_∩)O~)

    “我是王明!”王明清了清嗓子对着下边的人说道。

    此时只有那些官员们象征xìng的鼓掌欢迎了一下,当然,局长以及另外六个去王明那里的委员们是真心实意的,他们已经领略到了中医的神奇了。

    对下边这样的反应,没有超出王明的预料。有哪个混了这么多年才混了个叫兽砖家的看着一个年轻自己几十岁的人给自己讲课会心里痛快?

    “大家先听我念一封信吧,”王明没有理会下边之人,只要对方在他说话的时候保持安静就可以了,“我这次来信。不知道各位中医药管理局的领导能不能看到,可能会被一些人压下去。但是我还是写了,这是我身边的事!我在考上大学前。和本村的一个**时代培养的赤脚医生的儿子关系很好,小伙伴一起长大,他叫王忠。他高中毕业后就留在家里和父亲一起行医,中间也去市里的学校进修过。就是现在我每年回家也是去他家坐坐。通过近十几年的观察,自改开以后,他家原来的中草药柜子,再也没用过,他父亲给前来看病的村民街坊,也几乎没有号过脉,更没见过用过针灸。那些感冒发热,腰酸背疼的,几乎全是白sè的药片或各sè的胶囊打发了。到了大概南巡年代,基本上就以输液为主了,村里的老百姓也迷信输液好的快,别管什么感冒,反正输几天液就感到得到了治疗,我那位伙伴也乐此不疲,输液比给药片或打屁股针赚钱的更多。有次我开玩笑地问他,有些感冒,如年轻人抵抗力强,喝杯白开水,出出汗,好好睡一觉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输液呢。他说这些人不输液我那有钱挣呢。新闻上讲2010年全国的输液量是100多亿瓶,每个华夏人平均10多瓶,大量的抗生素残存在华夏人的身体里,为什么现在的不孕不育的这么多,华夏人的体质是越来越好还越来越坏呢,在家可以想象的到。假如你去任何一家医院,别管在病小病,进入眼睛的都是满眼都是输液人。这些数据我相信领导们都知道,但是我希望您们能体察其中的弊端。我对那位农村行医朋友说,你应该学点中医知识,比如简单的穴位,常见的中草药及常用的处方,他笑了笑,不置可否。各位领导,现在连农村的医生都会的事情,何况大医院的医生,市场化的医疗,人家不为钱为什么呢,也不能全怪西医医生。我有一个朋友的妻子在医院是护士,她说,那些医生自己家孩子从来不输液,也不用什么名贵抗生素,外边的病号就不同了,死蛤蟆来了也得挤你二两油。我希望各位领导能体谅一下老百姓的心理,也希望中医能得到长足发展的空间,勿要让中医断了传承!”

    王明话音刚落,除了那接受过王明神奇医术的七人都在暗自点头之外,其余之人都议论了起来。

    “不孕不育,抵抗力下降,不能全说是西医不行吧?还有,这位写信的不是学医的,他怎么可以提出这样的意见?得病了,能治好就可以了嘛!难道不知道西医治疗的速度快吗?”王明念完之后,刚抬头看向下方的时候,就一串刺耳的声音传来,虽然那人没站出来说,声音也不算太大,但是王明却知道是谁,也听的清清楚楚!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