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正文 第十章 不想当特务的特务,不是好特务
    这里的建筑,依稀还可以看到一些古代监狱的特征,比如说破破烂烂的木头柱子,很小的甚至连头都伸不出去的窗子什么的。,只不过这些东西在时间的腐蚀下,已经完全腐朽掉了。

    大概,这里面唯一还算完好的,就是那些交叉着缠在监狱结界的最外层,上面绑满了黄纸符咒的绳子了吧…

    但这些绳子构成的结界只管出不管进,所以宫小路菲樱用刀把随手一挑,便将横在面前的两根交叉着的绳子甩到了自己和楚扉月的身后。

    刚一进入绳子后面的区域,一股发霉的酸臭味道便迎面扑了过来。楚扉月刚一闻到这种味道,差点直接就闭过气去。他挣开宫小路菲樱抓着他手腕的手,在两个人的面前轻轻的挥了一下。

    神奇的上升气流环绕在了两个人的身周,将周围的霉烂的空气全都排挤到了其他的地方。虽然周围的空气依然不算太好闻,但比起刚刚之前的那种又闷又臭的味道实在是强太多了。

    就算呼吸不再是维持生命的必要条件,楚扉月也是有嗅觉的!比起刻意的去屏住呼吸,楚扉月还是更喜欢呆在清新的幻境之中。哪怕,只是相对而言。

    宫小路菲樱的反应倒是没有楚扉月那么明显,这种恶心的味道只是让她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但楚扉月还是注意到,她的呼吸突然变得轻了很多。

    这家伙总是会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奇怪的地方呢…

    “这里就是监狱结界?究竟怎么做到的,这完全是另一个地方了吧。”

    如果楚扉月的空间感应没有欺骗他的话,他们的相对空间坐标并没有出现突变,也就是说从外界到监狱结界的这个过程很平滑,并没有出现穿越空间之类的现象。而那也就意味着,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那根镇柱里面——那根镇柱里面,竟然有这么一个被卷曲、隐藏起来的空间。

    “安倍睛明嘛,他的事情就算是安倍家的家史都说不清呢,谁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宫小路菲樱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突然伸手挡住了楚扉月,让他保持安静。两个人全都静止下来之后,周围立马变得十分安静起来。

    而在这份安静之中,某个沉重的呼吸声便显得明显了起来。

    “在那边!”宫小路菲樱闭着眼睛,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之后,便用刀柄指着楚扉月的右侧方,肯定的说道。

    楚扉月耸了耸肩,用法师之手将两个人托了起来,朝着宫小路菲樱刚刚所指的那个方向慢悠悠的飘了过去。

    但就算是这样,宫小路菲樱也被吓了一跳。明明脚下什么都没有,但又有什么东西确实存在。这种古怪的事情,也就只能发生在楚扉月的身边了。

    “这是什么啊,你用空气做成了一个板子么?你的能力其实是空气操纵之类的能力么?”

    宫小路菲樱用自己穿着的木屐的鞋跟在法师之手上面踩了踩,突然仰着头兴致昂扬的看着楚扉月。

    呵呵,你高兴就好…楚扉月忙不迭点起了头,反正扯谎也不上税╮(╯▽╰)╭

    宫小路菲樱你看楚扉月的这个态度,就知道他肯定没说真话,但还不等她继续追问,楚扉月就操纵着两个人停了下来。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洞口很大的地穴,他们之前听到的那种很沉重的呼吸声,就是从这座地穴之中传出来的。

    地穴里面栖息着的很显然是个大家伙,因为就算是站在地穴的边缘,也可以感觉到地穴的洞口因为里面那只妖怪的呼吸而产生的气流的流动。伴随着里面那只生物的每次呼吸,洞口周围的尘土都会上下翻滚一番,周而复始。

    楚扉月弹着脖子往下望了望,但下面的空间完全就是漆黑一片,监狱结界黯淡的穹顶就连照亮下方的废墟都已经够费劲了,更别提这地穴的深处。

    “就在这里面了,咱们下去吧。”说着,宫小路菲樱就打算往地穴下面跳,楚扉月连忙拉住了她。

    宫小路菲樱转过头来,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疑惑的看着楚扉月:“嗯?”

    “拜托,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你都不知道,就敢直接往下跳?要是那个怪物就长着嘴巴等在下面怎么办,你直接把自己送到人家肚子里去了……”

    楚扉月突然一捂自己的脑瓜们,满脸别扭的转过了头去。

    “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丫一个日本女特务,要是死掉了的话我再告诉刘思倩她一定特高兴。”

    还在说着,楚扉月突然感觉自己的身边似乎少了什么,再扭头一看,却见宫小路菲樱已经从地穴的入口跳了下去。

    楚扉月直接就傻眼了,都说了下面说不定很危险还直接往下面跳?这姑娘的思考方式和正常人差的有点大啊。

    此时,下面传来一声似乎是软着陆的落地声,同时还有似乎碰倒了积木一般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没等楚扉月探着头去询问宫小路菲樱下面的情况,宫小路菲樱拔刀的声音和某件重物撞击在铁器上的声音便一起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砰地一声闷响,不用想也知道,宫小路菲樱被打飞了…

    都这个时候了楚扉月还能说这么,毕竟是一起来的,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将宫小路菲樱撂在里面不管啊。

    楚扉月也跟着跳进了那个地穴,还没等落地,楚扉月便将一颗亮度极高的圣光弹扔到了半空中。刺眼的白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地穴,将这或许是监狱结界中仅存的一只妖怪和周围的背·景全都照的一清二楚。

    骸骨如山!满地堆积的全都是人的骨头,头骨、胯骨、腿骨、肋骨样样不缺,数量或许已经超出了百所能覆盖的统计范围。

    刚刚宫小路菲樱从上面跳下来,直接就砸在了这一堆骸骨山上。还没等她调整好姿势,就被那只妖怪狠狠地来了一下,直接被拍到了对面的墙上。

    借着圣光球的光芒,楚扉月也看清了这只将无数“灵媒”少女全都吃掉了的妖怪的模样。

    噫,好大的狗脑袋!

    毛皮为白色,狗脖子的长度有如龙一般,身体到处绑着细长的锁链,额头上镶嵌着一颗黯淡的宝石,但依稀还能看出它曾经是红色的。

    在野兽的身体上,还长着两条尾巴,看起来凶相毕露。

    但它的身体被无数的锁链一圈一圈的缠着,除了脑袋还可以随便晃动之外,似乎并没有移动的能力。但脖子那么长,活动范围应该还是很大的。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到阳光的眼睛突然被如此强烈的光芒照射到,这似乎给这条长着超长脖子的大狗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它此时紧闭着自己的眼睛,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嘶鸣声,脑袋再也不安分的挥动着。

    趁着这条大狗没办法来捣乱,楚扉月飘到了宫小路菲樱的身旁,将她从松软的墙壁里拽了出来。

    宫小路菲樱被楚扉月弄出来之后,直接身子一软,挂在了楚扉月的怀里。

    她现在这一副软绵绵的样子,让楚扉月有些不安。

    “喂,你还没死吧?”

    “拜托!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抱着我让我振作些么,哪有你这么问别人的!”

    宫小路菲樱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推开楚扉月,气恼的说道。

    楚扉月切了一声,扭过了头去:“看你把刀抓的那么紧,就知道你肯定没事啦,我干嘛要关心一个没什么大问题的人。”

    “反正我是日本女特务,我的死活你才不放在心上,我知道的…哼!”

    原来她在因为这句话而生气么?但是她本来不就是日本的女特务么,而且还是特务头子的亲传弟子,几乎内定的下一代特务头子。

    宫小路菲樱撇开了楚扉月,踩着满地的骸骨来到了那只渐渐缓过劲来的妖怪的正前方,仰着头审视着这只巨大的怪物。

    “呼~~大名鼎鼎的白叡,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呀,真是狼狈呢。”

    “你知道我的名字,人类?”依然紧闭着双眼的大狗转过了头,面朝着宫小路菲樱那个方向,用语法很古老的日语低声的说道。

    “当然,狗神的大名,相信只要阅读过《百鬼夜行》的人,应该都会有很深的印象。”

    “也就是说,你并不是定期送过来的血食喽?你究竟想做什么!”白叡终于适应了周围突然变亮的环境,猛地睁开眼睛,双目赤红的看着下面那个对它来说渺小的过了头的女人。

    宫小路菲樱弯下腰,将自己刚刚被白叡攻击时失手掉在地上的刀鞘拾了起来,斜插在了自己的腰后,和服的腰带上。

    随后,她单手握着手中的太刀,眼睛瞄向了白叡脑袋后面又粗又长的脖子。

    “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安倍家的最后一名直系成员已经死亡。所以,你懂了么?”

    “已经没有办法继续镇压我了是么?所以就要来杀我?就凭你?你确定你有这个能力么?”

    白叡的头高高的扬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宫小路菲樱,呲着牙露出了一个十分危险的表情。

    “能不能的话,试一下就知道了…”

    说完,宫小路菲樱便朝着这只巨大的妖怪冲了过去。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