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天道天骄 > 第三千五百七十二章 有人要害你!
    接下来云梭一路前行,乾龙苍的话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到了最后林铮干脆直接入定,省的这个烦人的家伙来打扰自己!

    对于王原始而言,可是算是大开眼界,皇族高高在上的形象荡然无存!尤其是这位暴发户二皇子在自己师傅面前,那叫一个地位低下...

    “弄啥嘞?弄啥嘞?一船的宝贝就换了这一么一次出手?”乾龙苍绕着林铮开始转圈,目光不断的在林铮身上巡视,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手比较方便!

    不远处的虎牢将则是充满了好奇,这林铮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哪怕是皇族如今最强的高手也不可能做到林铮这般地步,或许面对那三头魔物最终的结果一样,可是林铮凭借的却不是绝对的力量!

    若是这手段可以放之大皇城皆可,岂不是大功一件?虎牢将眼睛一亮,开始细细思索起来,能够走到这个位置,即便是武将,脑子也绝对好使,不然大皇城的皇帝也不会让这位来护送乾龙苍回神都!

    只不过入定的林铮神识却是落到了整艘云梭所有人的身上,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要知道用乾龙苍的话来说,这封魔战场已经数千年不曾有过异样,即便偶有魔物扫荡,也不该是他们刚出现的外围!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意外!三头没有多少神智的魔物以蛮力催动破碎的星辰?好吧!这一点勉强说的过去,可是这是布袋魔物,吞下了猎物是要返回的,偏偏这三头魔物没有!而且被吞下的修士有极大概率可以生还,偏偏被吞掉的数十人全部陨落!

    暴发户啊!暴发户!你究竟有多少财产?居然惹得如此大一只黑手伸向了你而你还不自知?恩?等等!林铮忽然间冷静了下来!

    这乾龙苍行事虽然鲁莽,爱好又五花八门,可是完全不像是脑子不够用的皇二代!反而在这之前乾龙苍每一次行动都前所未有的合乎常规!

    “哎!我就知道天下二皇子都没有几个好东西!要来看一眼封魔战场?怕是来看自己身边究竟有多少外人吧?”林铮内心吐槽,并没有要和乾龙苍挑明了的意思,此刻时机不对,有些话说出来反而不好!

    “本以为赚了一个便宜,还是被这家伙拉上了贼船!”林铮愤愤不平,要知道此刻的自己可是一伤号,居然连伤号的价值也要榨取么?

    而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乾龙苍脸上仍旧带着笑容,口中不断吐出惊呼嘲讽,可是若是有人能够看到他的眼睛,便能看到喧嚣欢乐的背后,是一双多么平静的眸子!

    一路前行,众人没有打算要入封魔战场的内部,而是打算在靠近一些,能够分散猎杀几头魔物便返回神都!要知道如今虎牢将也信不过了,空有一身实力,却反而没有林铮来的强大!另外就是大皇城太久没有对封魔圈出手,以至于虎牢将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不安,事情总是经不起推敲,若是...

    反观王原始倒是一脸得乐呵,他没有看出那么多复杂的不同,仍旧沉浸在不久前击杀两头魔物的欣喜之中,林铮传授他的修炼法门与这一界太不同,却又太适合他!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跟紧那个暴发户!”林铮传声给王原始,后者脸色没变,仍旧是伸手挠头,却是不动声色的靠近了王原始!

    发生了什么?管他呢!反正跟着师傅有肉吃!王原始掏出一把原本想象都不敢想象的丹药塞进嘴里直接吞了下去!嘎嘣脆,刺激!

    又是一片破碎的战场,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将在这里远观封魔战场的内部,然后就要折返离开!可是就在云梭要掉头之时,乾龙苍却是让众人加快了速度,自己一个人抓着一坛酒靠近了林铮!

    恩?林铮望着走来的王原始一脸的嫌弃,分明透着一股不欢迎!

    “皇族密酿!感受一下!”乾龙苍将手中酒坛递给了林铮,林铮接过酒坛扫了一眼,倒扣在身边,仍旧是一脸嫌弃!

    “暴发户...有人要害你啊!”林铮转过身和乾龙苍一起看着外面破碎不堪的古战场,即便相隔数千年,仍旧可以感受到当年那一场大战的可怕和凶险!

    “是啊!暴发户哪里有那么好当?”乾龙苍靠着云梭的墙壁望着外面的景色!

    “这才是你拉我上船的真正原因?”林铮没好气的问道,果然自己的直觉是对的,二皇子这个位置就没有几个好人!

    “救命的稻草吧!毕竟还不想死!”乾龙苍乐呵呵的说道:“对了,兄台你信命么?”

    林铮举起手中酒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望着靠过来的王原始,微微摇了摇头!

    “殿下!为何要加速?”不远处有修士大声问道!

    “就是!再前进我们可就危险了!”有杂乱的声音传来!

    “我们可不是那些魔物的对手!”

    “快快调转方向!”

    人群之中的虎牢将眼睛猛然间收缩,一股惊惧的力量直接从云梭内部炸裂开来,一名眼珠子通红的修士狰狞无声大笑,将一枚玉简直接捏碎开来!

    “你不让我们活,那么大家一起死...”那修士在捏碎玉简的时候突然大声吼道!

    “宵小找死!”虎牢将瞬间暴怒,双手盖落向下,犹如一张大网将那暴虐的气息直接包裹了起来,可是就在他双手落下的刹那,数柄寒光肆意的长剑便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能够刺穿圣贤强者肉身的兵刃...会是多么恐怖?

    噗嗤!神血溅落,虎牢将来不及多喊些什么,一股惊惧的气息直接炸裂,云梭犹如一艘木船被撕扯的粉碎...

    在那云梭破碎的刹那,王原始终于明白了林铮的意思,双手一左一右将林铮和乾龙苍护在身后,一头撞破云梭没入混乱战场之上!

    倒飞出去的乾龙苍脸上带着笑容,目光落到那虎牢将身上却是有着几分担忧,从头到尾这位忠将都是无辜的!而另外一侧的林铮却是将不久前乾龙苍递给他的酒坛举在了嘴边,长鲸吸水无数宝光直接没入体内...

    这是换林铮第二次出手的筹码,乾龙苍随身携带的全部筹码...

    “暴君!哪里逃!”一声咆哮自炸裂的风暴之中卷起,一名半具身子都炸裂了大半的修士一脸狰狞,可是还不等他挣脱而出,那虎牢将便一拳将他轰碎开来,望着离开的乾龙苍,这位忠将竟然露出了一丝憨厚的笑容!

    “走!”虎牢将沉声咆哮,两把巨大的板斧一左一右横扫,破碎的风暴有着片刻的停顿,靠近的数十道身影直接被撕扯的粉碎,可是一柄柄洞穿了身体的神兵仍旧是极大程度的限制了他的力量!

    要知道这几把神兵原本可是为那乾龙苍所准备的,如今却是成了那虎牢将的囚笼!

    “走得了么?暴君将我们陷害至此,一起死吧!”一名身影踉跄的修士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手中漆黑古玉捏碎开来!

    轰隆隆!原本静止的星域之上蓦然间空间法则叠加激荡,一头头庞大无比的布袋魔物竟然是横跨虚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横渡而来!

    咚!咚咚咚!破碎星辰沸腾抖动,大片陆地被震得石土翻卷,残破的阵纹无法承受如此可怕的力量不断的炸裂,神火喷涌之间,足有十余头布袋魔物直奔林铮四人而去!

    “要走么?”林铮抓着酒坛,扭头望着乾龙苍!一旁的王原始双手都已经出汗了,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师傅竟然阻止了他!

    “走个锤子!干死他们!”乾龙苍望着渐渐被包围虎牢将,双眸都在充血,挣脱王原始的手掌,身影犹如一道极光直窜向前,与此同时一柄华丽无比的长剑喷涌而出数百丈剑芒呼啸坠落!

    “这就有意思了!”林铮乐呵呵站定原地,目光落到王原始身上笑道:“有信心拦住那些家伙么?”

    “有是有!就是开局一定要如此刺激么?”王原始苦笑着说道,这还没有进入神都呢,就惹上了如此大的阴谋么?

    可是虽然如此说,王原始的身影还是消失在了原地,不远处火龙炸裂咆哮将数千丈天地直接封锁了起来,一道身影腾闪挪移不断阻拦咆哮向前的布袋魔物!

    噗嗤!一名修士猝不及防被坠落的剑芒斩断开来,混乱的战场彻底崩碎开来,神铠附着,乾龙苍咬牙冲进战场之中抢先一步护在了虎牢将面前!

    锵锵锵!砰!轰!噗嗤!乾龙苍脸色一红,身上不知道填了多少道口子,若不是那神铠着实不凡,怕是这一击就要随着那虎牢将一同陨落了!

    “蠢啊!”虎牢将望着眼前的乾龙苍,咧嘴大笑了起来!

    “闭嘴!如果活着离开,你给小爷当一辈子门将!”乾龙苍大骂,心中后悔为何将所有宝物全部给了那林铮,早知道留一些丹药也好!

    “好!”虎牢将望着不退一步的乾龙苍,咬牙伸手将没入体内的一柄柄长剑生生拔出,连带着大片血肉炸裂,寿元急速消逝,可是虎牢将脸上笑容却是愈发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