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百炼飞升录 > 第六千一百三十三章 算计
    “那女修大乘竟然没有远去,而是隐藏在了海水之中。”骤闻声音响起,波动远去,萤怡口中也惊呼出声了。

    不仅是萤怡心中大惊,就是秦凤鸣,此时也乍然浑身恶寒涌现。

    就在女修刚刚话语出口之时,他猛然感觉到了一股奇异波动猛然侵入到了他的身躯之中。

    那波动诡异,好像一缕缕冰爽的气息直侵如经脉之中,仅是一闪,秦凤鸣就丝毫感应不到了踪迹。

    那种感觉太过急速且突然,加上四周本就冰寒的气息一直作用身躯,这一丝丝异样感觉,根本就难以觉察。

    好在秦凤鸣肉身坚韧,本来对外界能量变化的抵御非常强大,体内稍微有所变化,立即便有所反应。如果换做其他玄阶寻常修士,真就未必能够感应到体内曾经有异样发生。

    但就算他感觉敏锐,也没有具体弄明侵入体内的那缕缕冰寒气息是何物。

    就在秦凤鸣心中一凛之时,他突然感觉,自己与玄藤角的联系,似乎比之凭借控宝诀操控要紧密了很多。

    没有时间多想,秦凤鸣心念一动,一团银芒乍然席卷而出。

    “萤仙子,我携带你飞遁。”体内法诀祭出,一声呼喊也随之响起了。

    秦凤鸣此时已经完全清楚,若静仙子没有立即离去,是因为担心自己无法操控玄藤角阻滞那魔鲲,故此在旁边打算出手相帮一下。

    现在定然是发现自己能够操控法宝对战,故此才放心离去了。

    听闻秦凤鸣话语,萤怡没有一丝迟疑,立即任由银芒卷住了身躯。

    这件玄藤角宝物,可以说是一件攻守兼备的宝物,枝脚八叉的条条藤蔓护卫之下,任何攻击先收到藤蔓的阻挡。

    而激射出的粗大藤蔓,那恐怖的自爆之力足可让任何修士难以抵御。

    秦凤鸣心中一松,大有只是凭借这件玄藤角,就足可让身后急追的魔鲲无法迫近己身之感。

    有如此感觉,是因为秦凤鸣根本就不用担心体内法力能量消耗。

    现在不同于当初与幽阜宫众人争斗之时,那时秦凤鸣是与第二玄魂灵体分开的。现在有第二玄魂灵体在须弥洞府空间之中布置法阵让小葫芦积蓄灵液,如此保障下,秦凤鸣又哪里害怕自身法力枯竭。

    然而秦凤鸣想的极好,但后面所现,让他通体再次为之冰寒涌现。

    在一声兽吼后,一股更加巨大的浪涛轻易就将藤蔓自爆所现的浩大能量冲击席卷淹没了。巨大凶兽身躯在汹涌的海面之上灵活无比,身躯摇摆,鱼鳍拍击之下,滔天巨浪再次以急速的速度向着秦凤鸣急追而至了。

    巨浪席卷在海面之上,一股让秦凤鸣先前未曾感应到过的威迫气息豁然冲破了银芒的包裹,席卷在了身躯之上。

    那是一种如同面对山岳重压的威迫之感,似乎正有一座难以想象的巨大山峰压迫而至。

    面对这股感觉临身,秦凤鸣猛然有了一种无法撼动身后急追的魔鲲之感。

    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咒诀再次祭出了。

    然而让秦凤鸣心中恶寒乍涌的是,先前轻易激射而出的道道藤蔓,这一次竟然没有断折,更加没有飞射而出。

    “怎么不能再次催动藤蔓断折自爆了?”心中焦急,秦凤鸣口中也猛然惊呼出声。

    秦凤鸣疑问出声,萤怡并没有说出解释之言。因为萤怡自己,也只是听闻过玄藤角一些少许介绍,根本就不熟悉。

    不能远距离阻拦身后急追的魔鲲,秦凤鸣能够做的,就只有全力驾驭玄藤角急速飞遁了。

    毫不计体内法力能量损耗,秦凤鸣体内的浩瀚法力急速涌出,注入到了玄藤角之中。骤然之下,一阵风啸之声猛然自舞动的根根藤蔓之上响彻而出。

    秦凤鸣神识感应,忽地发现,随着藤蔓急速舞动,一道道凝实风流,猛然向着四面八方抽打而去。

    骤见此景,秦凤鸣心中顿时一喜。

    这玄藤角,并不是只有断折一种远距离攻击,它还可以幻化风鞭抽击。

    看着一道道风流凝实而出的鞭刃抽击在滔天的巨浪之上,一个个巨大的凹坑出现在浪涛表面,秦凤鸣心中的惧意微是收敛。

    这玄藤角的攻击虽然不能完全阻挡巨浪席卷,但终究有了一些阻滞效果。

    凭借这少许的阻滞,秦凤鸣终于感觉与身后急追的巨大浪涌有了相持之意。

    一时间,浩瀚汹涌的海面之上,一团巨大的银色光团风驰电掣一般的飞射而走,浩瀚的海面之上立即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巨大沟壑。

    而在光团之后,一道如同一道高大山峦的巨浪席卷而过。

    刚刚形成的巨大海面沟壑,随着巨浪席卷,立即消失不见了踪迹。

    时间持续,巨大的魔鲲似乎极有耐心,并没有从海水之中冒出身躯嘶吼。好像它非常确信,只要能够一直追遁,就能够将前方奔逃的巨大光球追上。

    此刻的秦凤鸣,心中非常清楚,如果他撤去玄藤角的护卫之力,那身后巨浪所散发的气息,势必会立即包裹他全身。

    到时他会受到何种袭扰,他根本无法确定。

    说不定他就算想驾驭玄凤傲天诀飞遁而走,都未必能够做到。就算能够施展遁术,速度怕也不如驾驭这件藤妖一族的镇族之宝速度快急。

    而与身后急追的魔鲲如此僵持,绝对不是秦凤鸣此时愿意的。

    他并不想若静仙子收取了好处,而回返前来解救他们脱困。

    秦凤鸣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强烈的想法,那就是尽快摆脱身后急追的这头海兽,然后寻找一处安稳所在,着手将这件藤妖一族的镇族之宝收归手中。

    这件宝物难以收取是肯定的,但秦凤鸣不尝试一番,又哪里心中愿意。

    一番争斗,秦凤鸣心中明白,要想摆脱这头让若静仙子都有些忌惮的海中凶兽,又哪里是容易的事。

    至少他确信,就算祭出神殿,都无法将之如何。

    戾血并不是善于飞遁存在,虽然让戾血现身,加上神殿之力可以与身后的魔鲲争斗一番,但要想战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而逃遁而走,想来也没有多少可能。

    一时间,秦凤鸣陷入到了进退无据的境地。

    当然,秦凤鸣还有一种手段,那就是祭出他所擒拿的那些碎骨界鬼修操控其自爆,用自爆之力对魔鲲阻滞。

    虽然此种手段秦凤鸣认为可能性极大,但他也不想将那些杀手锏用在此处。

    神识笼罩着身后广大海面,感应着好像不知疲倦的巨大凶兽催动的巨浪,秦凤鸣心中急速思虑不止。

    时间慢慢过去,秦凤鸣心中的焦急也越发浓郁。

    时间,对秦凤鸣而言,越发感觉迫切了。他决然不想一番冒险之后,什么也没有得到而为若静仙子做了嫁衣。

    “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来秦某不冒上一些风险,怕是不能摆脱此种情形了。萤怡仙子,你进入我的须弥洞府,我要施术,看看是否能够将身后的这一魔兽摆脱。”

    心中念头激闪,一声冷哼乍然自秦凤鸣口中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