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 第95章 意外的发现
    出现在酒馆门口的异邦女人五官轮廓颇为深邃,身材更是高挑火辣,其背对着阳光,右手搭在腰间,指节上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戒指散射这璀璨的光芒,而比起宝石戒指更引人瞩目的是她那扎成十数条长辫披散在肩膀两侧的酒红色长发,还有肩上站着的一只浑身羽毛呈乳白色鹦鹉。

    毋庸置疑的,这就是她做为海贼的“个性”,而这个性显然极为出名。

    这个女人身后还站着两人。

    一个身材敦实,穿着清凉短衫,肩膀上纹着鸟形图案的壮汉,一个头上裹着绣有鹦鹉的橘色头巾,身材娇小的女孩。

    “本大爷来了!”

    那鹦鹉在肩膀上抻了抻身子,探头左右望了一圈,后仰着摆出一副高傲模样,用人声叫道。

    伴随着那鹦鹉开口说话,酒馆内的氛围立时火热起来,刚才还显得漫不经心的海贼们纷纷起身,距离陆靖最近的那位肩膀上披着兽皮的猛男第一个开口:“血鹦鹉船长,我......”

    “船上不缺人手。”

    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女船长便直截了当的摆了摆手,说完只是昂首向着酒馆一侧的楼梯走去,而她身后的船员也只是一言不发的跟着。

    包括刚才说话那人,酒馆里的海贼们脸上不约而同显出失望神色,奇特的是尽管失望,却没人敢多说一句。

    “这些人都想要成为她的船员?”

    陆靖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也没见那位女船长“虎躯一震”啊,怎么就都要纳头拜倒呢?

    “这些人本就是为此来的,最近血鹦鹉船长经常会到这酒馆同朋友喝酒,之前招揽过几个本是还不错的自由海贼,所以这些人就想来碰碰运气......若是能登上金刚鹦鹉号,对他们来说海贼生涯就有了一份保障,要是有本事,过个两三年就能混出头!”

    酒保对这些海贼的反应毫不意外,说话的同时便从柜台绕了出来,满脸笑容的迎上去。

    “金刚鹦鹉海贼团,我在联盟海军的海贼团通缉榜看见过关于他们的情报,总体而言似乎比魇鬼差一个档次,但是在朔明王朝的海域内也是相当出名的海贼团,对普通的海贼而言已经是需要仰望的存在,难怪大中午的这儿会有这么多人守着。”

    傅鞠没认出那女船长,倒是对金刚鹦鹉号有所了解,低声在陆靖耳旁说道。

    千万不要以为大航海时代的海贼世界就是一群人随便扯上一艘船,然后又在一个乱七八糟的风雨夜出海然后肆意妄为一阵就作鸟兽散。

    那种经历仅能够代表最底层的海贼,要知道海贼们在无垠海上横行了成百上千年,早就发展出了自己的体系,像是这种海贼酒馆只是其中冰山一角罢了。

    真正在无垠海上叫得出名号的海贼团,基本都有自己的明确风格以及业务娴熟的队伍,而这一类海贼团对于这些自由海贼而言,实际上就跟陆靖前世的那些个企业对于应届毕业生的意义差不多。

    除开那些想自己“创业”也就是当船长的,大部分自由海贼都希望能加入一个强大且靠谱的海贼团。

    能跟在大佬后边混饭吃,谁又想整天提心吊胆的四处游荡呢?

    加入强大的海贼团,一来可以保证自己的“薪水”也就是基本收入,像是面前这位女船长率领的金刚鹦鹉海贼团不论是劫掠还是别的什么行动,能赚到的利益自然比普通海贼团高出数倍乃至数十倍,他们这些参与者只要本事足够,赚到的绝不会少。

    二来拥有强大实力的海贼团往往会参与到无垠海上的各种事情中去,而在这个过程中偶尔也会出现机遇,背靠着实力强悍的船长和干部,这些人只要把握住机遇,说不定就能摆脱凡人的命运,成为万中无一的超凡者。

    换做一些小型的海贼团,就算有机遇摆在面前,他们也拿不住,到头来不仅无法从中获利,说不定还会在其他海贼团的觊觎或是内部的争斗中彻底倾覆。

    “你在想什么?”

    陆靖迟迟没有回话,徐酌扭头看他像是陷入了沉思,不由得问道。

    “我在想他们招人的时候会不会签合同,还是说一杯酒了事......咱们好像没有合同的说法吧?”

    汐流号现在拢共也就两名船员,根本就没有薪水的说法,大部分时候都是陆靖来分配钱财,另外两人对此似乎也没什么意见。

    “船长,咱们就不用想跟那些大型海贼团一样了,以你的招人方法,汐流号的船员绝对不会多,签合同就是多此一举,不然我跟傅鞠可得欠你不少东西......”

    在徐酌的眼中,陆靖的存在比任何合同都能让人安心,况且他跟傅鞠本也不是为了赚钱才登船的。

    两人这边正聊着呢,刚跟酒保说完话的女船长却是突然看向了这里,与之相同的是她肩膀上的乳白色鹦鹉亦是歪头望过来,确切的说是在看陆靖腿上正伏着身子,盯着它猛看的琉璃。

    在旁边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女船长带着自己的两名同伴直接走向了陆靖这边,而几乎是在她靠近的瞬间,陆靖和徐酌都下意识抽了抽鼻子。

    尽管有着香水的遮盖,对方身上仍然传来了一股淡薄的血腥气。

    “洛莉莎,金刚鹦鹉号船长。”

    打量着身前这两人,洛莉莎也不遮掩,直接开口说道,

    “如果你们也是自由海贼,来我这吧,最近我们有个不错的目标,正缺人手。”

    说好的不缺人手呢?

    酒馆里原本已经安静下去的其他人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立刻鼓噪起来,洛莉莎则是全然的无视了他们,只不过她身后的同伴在倏然回过身,视线所及之处,再也没有任何杂音。

    “多谢好意,我们自己有船。”

    陆靖笑着应了句,心里则多少有些好奇眼前这位是如何看穿他们的超凡者身份的。

    “那看来是我想多了,最近几天我都会在安灵岛,如果回心转意随时来这找酒保,他知道怎么联系我。”

    遭到拒绝的洛莉莎只是抬手指了指旁边满脸惊讶的酒保,像是注意到了陆靖眼中的好奇,想了想便补了句,

    “如果你是在想我怎么发现的你们......呵,你们俩身上的怨气已经重的能跟怨鬼媲美,事实上没有这份怨气,我对你们也不会有兴趣。”

    说完话,洛莉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死缠烂打可不是她的作风。

    怨气,那是什么玩意儿?

    “等等,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果断叫住了洛莉莎,陆靖从座椅上起身,拧着眉头问道。

    陆靖从出海到现在,杀的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更别说这其中还掺杂着不少怪物,就这都能将怨气积累到沉重的地步,那这个酒馆里的大部分人估计要比他严重得多!

    “2枚金叶,我可以让你们看一眼。”

    刚走到楼梯口的洛莉莎再度停下脚步,回过身架起双臂,似是早就猜到陆靖会有此一问,开口说道。

    “给你。”

    摸出两枚金叶直接抛了过去,陆靖并不认为一位海贼船长有必要在这种地方偷奸耍滑。

    “倒是个爽快人,这个给你们,抹在眼睛上互相看一眼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至于消除这种负面能量的方法,建议你们有时间去找个水陆道场或是教堂什么的地方兴许会游泳。”

    金叶在洛莉莎的左手指间翻转,转手抛出一个药剂瓶,最后看了眼两人,转身踏上阶梯,

    “免费提醒一句,如果你们不是杀人盈满,那就该想想最近是否跟擅长阴邪术法的家伙战斗过,那些人身后八成有咒术师的存在,以你们现在的状态若是碰见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靖同徐酌两人面面相觑,要论阴邪术法,除了魇鬼海贼团的那群家伙,还能有谁?

    意外的发现让陆靖没有再继续停留在酒馆里头,而是带着徐酌在附近的饭店里头找了个包间开始测试洛莉莎给出的药水。

    事实证明对方并没有诓骗他们!

    “没想到他们还留了这一手......幸好今天碰见了一个懂行的,不然得吃大亏!”

    眼中滴了药水的陆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徐酌,此时的他浑身缭绕着不断有扭曲面目浮现的黑雾,而与之相对的,陆靖身上的怨气更为浓重,显然是拜他之前干掉的两个魇鬼海贼团干部所赐。

    “我杀的都是喽啰,却也积攒了这么多怨气,这就意味着所有加入魇鬼海贼团的人生前应该都接受过某种仪式,确保他们死后能够对敌人进行标记,为以后的报复做准备......接下去怎么办,这些怨气总得找地方清理掉,要不去按照那位女船长的建议去教堂试试?”

    “教堂肯定得去,可以让格伦斯的妻子帮着介绍,不过效果恐怕不会太理想。”

    陆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跟徐酌身上不同寻常的怨气浓度应该有超凡力量的介入,普通人的方法能不能起效都得另说,只是不论是他还是徐酌,掌握的学识都没有涉及到这方面,一时间除了教堂净化,还真就想不到有什么特效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