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空战之王 > 二百一十九 四行仓库 十九
    “毒气弹!”

    山东老兵朱班长大声喊道,“俺ri踏酿,狗ri的小鬼子放毒气弹了,快,拿防毒面具,快!”

    四行仓库作为88师的指挥部,里面堆满了各种战时物资,其中就包括大量的防毒面具,但谁也没有想到日本人会狗急跳墙,在西洋人的注视下公然违反国际法,使用毒气弹,顿时,仓库里面乱成一团。

    经验丰富的山东老兵朱班长,立刻带领十几个人去拿防毒面罩,然后快速发放。

    “不要慌,大家千万不要慌,所有没拿到防毒面具的,把自己行军水壶里的水倒在衣襟或者帽子上捂住口鼻,就可以过滤掉鬼子释放的毒气!”

    老兵羊拐经验丰富,大声喊道,立刻阻住了暂时没有拿到防毒面具的士兵们的惊慌,他自己大声叫喊提醒士兵们的同时,快速解下行军壶,随手扯下一段衣襟,往上浇水……“我ri尼姐小鬼子,水壶被打漏了……”

    就在羊拐都开始惊慌失措的时候,赵富贵扯开喉咙大声喊道:“没有水壶的弟兄,解开自己的裤子,尿到布上去,然后捂住鼻子和嘴巴,别问老资是怎么知道的……”

    羊拐正慌,赵富贵扯嗓子大叫,就像一根救命稻草般被他抓住,他二话不说就解裤带,但慌忙中却又丢了衣襟,顺手从边上一名倒完壶里水在衣襟上,然后双手捂住口鼻的士兵头上摘下布帽子,然后开始撒尿:“这真是一举两得,日军攻的太猛,撒尿的时间都没有了。”

    很多身上没有带行军水壶的士兵,立刻依壶画瓢,纷纷摘下自己或者别人头上的帽子,往里面撒尿,然后捂住自己的嘴鼻……自己的……不嫌弃……

    “真特么邪乎,有时候尿居然比黄金还贵……”羊拐咧着嘴,正在撒尿间,一名带着眼镜,头发凌乱,看上去贼眉鼠眼的老油条,双手衣袖捂着嘴鼻,连滚带爬,跌跌撞撞,滚到了他的身边,然后抖抖索索伸出双手的衣袖,往羊拐的胯前伸去:“留点儿,给我来点儿……”

    “去尼嘛的。”羊拐没好气儿的一脚蹬出,把那货踢翻在地,“仗打到这份上,老子汗都快流光了,就这点存货,你特么的也来揩油。”

    羊拐说着,来不及拎裤子,就把湿了的帽子往鼻子上捂去,看着四周逐渐升起的绿白色毒雾,羊拐第一次感觉捂着口鼻的帽子如此可亲。

    看着老油条可怜的在地上爬来爬去,羊拐一时心软,一把掐住老油条的脖子,把手中的帽子捂到了老油条的脸上,四五秒钟后,又捂回到自己的脸上,拎着步枪,蹲到了窗户后面,迅速探头向外张望一眼又缩了回来,然后就看见了老油条眼巴巴的蹲在身边,等着帽子救命……

    “日本人开始进攻,所有人带好防毒面具,寻找掩体,上刺刀,准备肉搏战,注意识别自己人的衣服……日本人马上就要趁雾进屋了,所有人上刺刀,注意不要伤了自己人,拼刺刀时最好两人背靠背,形成犄角之势。”

    上官至标伸手接过士兵递过来的防毒面具,继续大声喊道,“弟兄们,对面的百姓在看着我们,你们都给我勇敢点,我们一起把日本人赶出去。”

    “是!”

    听说日本人要进屋,士兵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在长官的大声鼓励声中,所有人大喊着,上了刺刀。

    在上海多次血战,第88师战斗勇猛,但也伤亡惨重,经过了数次的兵源补充后,全师的新兵几乎占有一半,很多人没有和日军拼过刺刀,他们早就听闻日军拼刺刀凶狠无比,很多士兵未战先怯,但经验丰富的上官至标的一番话,立刻让士兵们胆气陡增。

    对啊,对面的百姓都在看着我们,其中还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

    很多士兵,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拉过,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想在女孩子面前争当英雄的心。

    “所有人,听我命令,一起向窗外的小鬼子开火,子弹打光后,和日本鬼子短兵相接!如果害怕,你就大声地叫,然后跟着我一起开火一起往前冲!”

    上官至标大声喊道。

    “是!”

    士兵们倚在墙上,大声喊叫,驱赶内心的恐惧。

    日本人太多了。

    进攻四行仓库的长谷大队加上日军各种特战部队,至少有一二万人,这次趁着毒气,进入屋里的日本人会有多少,谁也不知道。

    而防守一楼的中国守军,只有一百多人。

    上官至标抹了下镜片,迅速查看了一下仓库外面依靠毒气掩护,步步逼近的日军,然后把身体靠回墙边,马步微蹲,双手抱着已经上了刺刀的步枪,“哗啦”一声拉开上刺刀时关上的枪栓,大声喊道:“听我命令!”

    “是!”

    士兵们站了起来,大声喊着,驱赶着心中的恐惧,回答后大口喘气,双腿微马,枪尖斜指地面,环顾身边的弟兄,为自己鼓气壮胆。

    “预备!”

    上官至标大喊,戴着眼镜,平时儒雅的脸上,杀气腾腾。

    所有士兵,同时把枪抱在胸前,枪口斜着朝上。

    “开火!”

    上官至标大喊着,立刻把身体探到了窗口边,扣动扳机,率先开火。

    “咻咻咻……”

    士兵们几乎同一时间,一起开火,毫不吝惜枪里的子弹。

    与此同时,日军的那三八大盖也开火。

    双方弹夹里子弹打光。

    “跟我冲!”

    上官至标率先从窗口跳了出去,刺刀捅进一名正准备进屋的小鬼子的喉咙上,拧了半圈缩手拔出,鬼子喉咙里喷出的血光,冲淡了一团毒雾。

    就在这时,南岸百姓“噹噹噹”敲起了锣声,几个嗓门大的汉子,一起扯着喉咙大叫:“谢团长,有一大批鬼子,每人手里举着一块正方形的钢板,朝仓库这边奔来,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很多小鬼子手里抱着炸药包,谢团长你们注意啊……”

    “俺ri你嘛……”机枪连连长雷雄闻言,在三楼窗口处向外探头,一颗狙击步枪的子弹擦擦着他的钢盔飞过,他连忙缩回头,“日本人用起了钢板阵想炸我们的墙角,快去几个人,把日军的所有俘虏拉过来做ren.rou炸弹,炸死这些狗ri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