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来到三国谋生存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洛阳诸事
    晚上,白阳三人回到客栈之后已经很晚了,白阳也没有说什么,洗漱了一番之后就步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白阳把洛阳城白阳纸店铺的所有原装白阳纸礼盒全部差人送到了蔡邕府,细数一番足有十几盒之多。当然,这么多的礼盒主要也是考虑到洛阳城位于天子脚下,可能用到的比较多,这才有这么多库存。

    当然了,也是从这一天开始,白阳就没有休息过一天,也算是真正的认识了洛阳的核心集团。蔡邕为了白阳这个准女婿的事情也是下了很大的本钱,今天往府内请两人,明天往府内请一个,整整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每天都有人在蔡邕的府上进进出出,有的时候一天之内居然需要宴请两批人。这其中有蔡邕的故交好友,也有一些平常毕竟合得来的部下,或者是一些自己的顶头上司,当然也有蔡邕的一些学生。这么算下来白阳算是把洛阳百分之七十有头有脸的人物见了个遍。

    白阳看着礼物越来越少,第三天就通知洛阳城糜氏商行的负责人快马加鞭的把周边区域城市的白阳纸礼盒全部调集了过来,前后总共送出去了四十多份。

    白阳的这次送礼无疑成为了一种新风尚,大家都为有一盒原装白阳纸而显尊,人人都为之迷恋。这也导致这几天开始洛阳城的白阳纸销售比平常多了一倍还要多。

    这一天,白阳把大儒司马磾等人送走之后,谢绝了蔡邕让在府上住的好意,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客栈。可能是因为应酬多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几天酒喝的太多的缘故,白阳感觉脑袋都有点发懵,这样密集交际的日子要是后世的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干,但是现在没办法,身后跟着一个个的兄弟,不为自己考虑也的为众兄弟考虑,该交际的必须交际。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白阳见到了各种各样后世闻名古今的历史人物,这其中有:还没有上任司徒之位的王允,作为三公之首的袁隗,这位想来马上就会荣升为太傅的人物。还有将来清剿黄巾的中郎将卢植、皇埔嵩,执掌水利、营建的三公之一——司空张济。大儒司马磾、孔融、郑玄等等很多很多。

    从刚开始见到大家的兴奋劲儿到最后自己都感觉有些麻木了,慢慢的感觉,其实不管多厉害的人也就那样,一个鼻子带两个眼睛,谁也没有比谁多个什么。

    不过,这些人的交际能力确实是特别强,白阳在和众人结识的这段时间里,通过相互交流的过程,在这期间学到了不少。

    “砰砰砰……砰……砰砰……”白阳刚睡下,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而且这种敲击房门的声音节奏感特别强,似是什么暗号。

    白阳马上起身,来到门跟前,打开门一看,只见门口放着一封信件。白阳拿起来左右看了看,没有人,转身进门把房门重新管好。

    这种敲门的暗号是锦衣卫的常用手段,这应该是有紧急快报。白阳拿起信件看了一会,各处记号都未被破坏。

    这种信件都是一般不方便经人传递的信息锦衣卫才用这种形式,但是为了保密,这种信件里外都会做三处记号,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但是这些记号都是贾诩当时定的,而且还和白阳商量过,所以白阳也知道具体情况。

    翻开信,白阳放在油灯周围烤了一下,白白的纸张上瞬间隐隐约约有字迹慢慢浮现。

    白阳拿近仔细一看,原来是贾诩传来的。在信中提到那里一切都很顺利。韩馥在他们面见的当天就明确会和张让来一场较量,而且下午就开始召集闵纯、耿武、李历、荀谌、鞠义、审配等人开始谋划这件事情了。

    这几天韩馥前后派出去了不少人,听说已经说动了何进帮忙,所以让白阳放心,就是洛阳这边进展不顺利,韩馥那里应该也没有问题,毕竟何进这个人可是不得了,所以张让的事情不足为虑。

    当然,在这期间也花费了一些银两用来走动关系,不过紫云山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银两,能花个一、两百万把这件事情摆平的话白阳是很乐意的。

    这样做的意义有两个,第一、白阳现在也不差这点钱,用这点钱可以和张让彻底划清界线是非常合算的。第二、则是白阳想通过这件事情来个敲山震虎,想让大家都知道,常山郡不是谁想来捏一下就能捏一下的。

    最后,信中提到,韩馥会在二月中旬抵达洛阳,专门上朝掺奏张让一本,让张让知难而退。

    读完信之后白阳走到火跟前把信件放到火上,看着一点一点的燃尽。

    张让的府邸内,正在一处书房中,几个太监正向张让说着什么。

    “张侯爷,这段时间,那个常山太守白阳走通了宗正蔡邕的门路,成天接见各种官员,这个事情咱们是不是敲打敲打他们啊?”

    “哼!都有些谁?”张让听了之后藐视的问了一句。

    “有很多,太尉袁隗,司空张济,太常卿刘焉,光禄勋刘宽,庐江太守卢植,豫州刺史王允………”

    听了对方一连串的说了这么多,张让刚开始还有点凝重的脸色居然慢慢的放缓了。

    “呵呵……,蔡邕也就是给他铺铺路而已,或许他们家族之间有旧,相对的想照顾照顾他而已。要是真的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蔡邕早就位列三公了,那还用奋斗半辈子还在宗正的位子上待着。没事,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人多了反而没事。”

    张让说完之后,对着那个太监道:“咱们在等几天,这个白阳要是还不识好歹,那咱们就回宫。咱家要是连他都对付不了还怎么和何进、袁隗等人斗。”

    “侯爷说的对,这种小角色,对于侯爷您来说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他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一样,有本事的太守一大堆,但是那些都是有各个世家支持的。他穷小子一个,还能翻天了不成。”。

    “哈哈哈……,跟咱家做对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以前,跟侯爷我做对的那些党人死在咱家手上的有多少咱家都已经不记得了,也不差他一个。”

    张让说完之后,又开始了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