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强行渡江
    自从大战爆发之后,孙权便尽起国中精兵到达荆州。朱治本是运送粮食,后来也被留在了安陆。

    实在是王威等人打劫水路,过不去。

    而一江之隔,有两个江夏。蒋琬在北,精兵四五万。朱治在南,水军三万。

    两家虽然隔岸相对,但是水寨并非是面对面立着的,距离颇远。

    昨晚上深夜,朱治调兵遣将,江北的人不知道。但是天亮之后,朱治亲自率领水军,往上游前进,在北岸王威水寨面对面的南岸安下水寨。

    双方水军开始正式对峙。

    但就像朱治所说的,蒋琬兵多,而江夏一带乃是平原地形,可以渡江的地方极多,可以分兵渡江。

    但是强行渡江也是需要条件的,这个条件便是马良已经杀到了油江口,拖住了孙权在油江口的一万水军。

    关平进逼迫孙权的江北大营,拖住了孙权部分精力。若是孙权有余力,水军从上游乘风破浪杀来江夏。

    以水军横行江上,那蒋琬是不敢渡江的。

    环环相扣。马良是第一个出手的人,也是最重要的人。

    而此刻马良派遣的暗中传递消息的人,还没有见到王威。但是朱治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王威便也猜出来了。

    江北关军水寨。

    王威与黄忠二人身上穿着袍服,手按剑柄,披着大氅,迎着江风观看南岸局势。可以清楚看到,朱治在南岸,修建水寨。

    “看来马良已经行动了。将军在此盯着,我回去大营,写信给蒋长史。请他发精兵南下,商议渡河。”

    王威见之有了判断,吩咐了黄忠一声,便下了水寨,往大帐而去,写好了书信之后,命亲兵快马送去安陆。

    而便在王威传递出消息不足半个时辰,马良派来的人,也进入了王威的水寨。证明了王威的判断。

    安陆。

    消息传到安陆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蒋琬刚刚吃了晚饭,正打算往书房去看看书卷。

    路上,便有小吏送来了王威的书信。蒋琬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打开绢布观看,面色不变,却长出了一口气。

    终于还是发生了。

    马季常。

    等待是辛苦的,发生了之后,却是轻松了。

    蒋琬将绢布收起,对这小吏道:“命陈兰,雷绪,邓方,以及传令去我本部,今夜修整,明天拔营。往南方而去。命功曹吕松留守江夏,供给前方军粮。”

    蒋琬这个长史,也终于要亲自撸袖子下场了。

    “诺。”小吏应诺一声,下去传令去了。次日一早,蒋琬便让功曹吕松留守安陆,也不坐车了,直接骑马,率领数十人往军营而去,汇合了自己本部人马,以及陈兰,雷绪,邓方三将,大军往南方去与王威汇合。

    天黑之前到达江北,立下营寨。蒋琬则带着邓方,陈兰,雷绪策马往水寨中见王威,黄忠,廖化,丁奉。

    “蒋长史。”

    以王威,黄忠这等大将,也在帐外迎接蒋琬,双方一阵攀谈,一起入帐。蒋琬也是往北方尊位坐下,大将们各自分坐。

    “南岸消息如何?”蒋琬坐下后,便问道。

    “朱治命朱然领五千精兵守西陵。命诸葛瑾领五千精兵守备鄂县。自领二万水军在水寨中。”

    王威回禀道。

    这是今天暗探才传来的消息。

    “果然是守西陵与鄂县啊。”虽然说在预料之中,蒋琬还是忍不住蹙眉不已。孙权让顾雍做长沙太守,命贺齐镇守长沙,真是一招秒棋。

    若是马良能把长沙也个占据了。那么孙权的退路,便只剩下了油江口,西陵,鄂县一条路。

    若是如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猛攻西陵,屯扎重兵,截断孙权归路。

    现在则是孙权如果退兵,可以走江夏路,也可以走长沙路。

    蒋琬想了一想,抬头对邓方说道:“邓司马,你部在明天乘船渡河。至西陵城北,若守将朱然率兵半渡而击。你便将之击溃,可否?”

    “若朱然敢出城,必吞之。”邓方很有信心,起身应命。

    却并非是吹牛皮,一则陈到麾下的兵马都是聚敛了甘宁,张飞,魏延旧部所获得的兵马,最是精锐,披甲率极高。

    二则邓方此人确实也是不简单之辈。历史上刘备入川,设置了管理南中的庲降都督一职。

    第二任庲降都督便是李恢,第一任便是这位邓方。若没能力,刘备能任之?

    强兵强将之下,便是朱然率军来半渡击之,便是不能取胜,也能与对方两败俱伤。而朱然只有五千精兵,若凭光了,那西陵城便属于关家的了。

    蒋琬见邓方如此,满意无比,又称赞道:“将军雄壮。”然后,蒋琬又调兵遣将不停,对王威,黄忠,廖化,丁奉说道:“明天邓司马强行渡河,朱治必然率领水军阻击。四位将军率领水军,逆战朱治,以做掩护,务必不败。”

    “诺。”

    王威,黄忠,廖化,丁奉齐齐应诺一声,接下了命令。而后,蒋琬又下令不停,说道:“邓司马或在南岸立足脚跟,或引诱朱然半渡击之,然后败之杀入西陵城。若是杀入西陵城便不需要多提。若是朱然没有出击,邓司马便守住立足处,我与陈将军,雷将军一起渡河,便攻占顺山城,聚敛附近粮草作为立足,然后合兵攻打西陵。只要打下西陵,江东必然震动。若山越能起兵反叛,孙权必然退兵。”

    “诸位。成败在此一举。望勉励。”说到最后,蒋琬不免激昂,从坐上站起,锋芒毕露。

    “诺。”众将齐齐站起应诺一声。

    关家方面船只也有许多,不仅是战船,还有大船民船。运送兵丁,少许粮食不难。

    次日一早,邓方率领五千余最精锐的陈到所部精兵,登船先行。往西陵城北的渡口而去。

    次之,王威率领黄忠,廖化,丁奉等水军,顺江而下,杀向朱治水寨。

    兵马调动,一如昨夜蒋琬之命。

    而王威,黄忠,丁奉,廖化等人的水军加起来足有二三万之多,战船数千艘,水寨开门,战船进出便需要极长的时间。

    加上邓方率领精锐步军先行。南岸的朱治又不是瞎子,自然获得了消息。

    朱治获得了消息之后,一边下令水军驾驶战船出了水寨排列,要与王威等人激战。这一次不是上一次护送粮食的任务。

    如果是水军堂堂正正的较量,哪怕是兵少一些,朱治也是不怕的。

    下令了命令之后,朱治便穿上甲胄,披上大氅,按剑登上了水寨上观看江北情况。消息汇总,很快朱治便知道了江北有人乘船,往西陵城北渡口而去。

    朱治蹙眉,颇忧心儿子朱然年轻气盛,忍不住出击。便吩咐身边亲兵,说道:“去告诉朱将军。对方出兵强渡,先锋必然精锐。他兵少,不可轻动,守备西陵城便是大功一件。”

    “诺。”

    这亲兵应诺一声,立刻下去传令去了。

    不久后,江北的王威,黄忠,丁奉,廖化等人战船差不多排列好了,迎风出动,在鼓噪声中,朝着朱治水寨杀来。

    而朱治的水军战船,也已经排列好了。

    朱治下了水寨,登上了一艘艨艟战船,立在船头,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大吼道:“杀!!!!击溃对方水军,关羽便完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朱治说的没错。如果没有了水军,长江便是孙权的了。

    最快速,最容易击溃关家的,其实是这一次水军大战。

    “咚咚咚!!!!!!!”

    朱治水军尽数杀出,留守却还有少许的司职军鼓的士卒,士卒们挥动鼓槌,鼓声震荡轰鸣。

    今天长江上风平浪静,适合厮杀。

    北方关平大军。

    黄忠,丁奉,廖化身为战将,各领战船在前,形成三叉。王威身为主帅,引兵在后,按剑在一艘艨艟上。

    “哗哗哗!!!”虽然风平浪静,但是战船横行,却也带起了旌旗在飞舞,猎猎作响。

    王威眺望前方,眼见朱治尽起水军,水寨之中擂鼓震天。便也是兴奋莫名。

    “我们是掩护邓方渡江,而朱治是想要击溃我们。而反过来,我们如果击溃了朱治,仅凭朱然,诸葛瑾各自的五千精兵,却是守不住西陵城,鄂县的。”

    王威双拳紧握,理智告诉他,不应该这般冒险。虽然我方水军兵力较多数千人,但是江东水军也更加精锐。

    水军拼的不是铁甲,水军极少有士卒披铁甲,因为落水之后,数十斤重的铁甲,便是要命的。

    关家的军队与披甲率胜过江东兵,但是水军方面,反而真的不如江东兵。

    而关家只有他们这一批水军,若是战败覆没了。别说局部战失败了,后续的战争基本全完了。

    便是马良在荆南,相隔长江,是孤军。迟早会被孙权消灭。所以王威主要的任务是掩护。

    但是有时候掩护,也会陷入泥潭。

    变成决战。所以一开始便决战,也不算违背命令。

    “刚好,我也想战。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大将四人,难道还怕你不成?”王威热血沸腾。随即大手一挥,喝令道:“朝黄忠,廖化,丁奉亮战旗,告诉他们,与朱治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