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左道倾天 > 第二百零三章 都给我去吹!【求推荐票!】
    因为南部长不送人赴任——只要南部长不亲自送人上任,无论是谁,哪怕拿着军部的任命书去,也无法坐稳那个位置!

    一群厮杀了上千年的骄兵悍将,不要说什么官职大小,连生死,连皇权,他们都不放在眼中,还在乎一个军部任命书?!

    南方军团,只认南正乾,就只认此君一人而已!

    中原王丝毫不怀疑,既然南部长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如果自己还是将裘笑乾弄死了,弄成白痴了,那么,南方军团就能剿了自己的王府。

    理由:演习!

    是的,这个理由就足够了,又或者说,有个理由就足够了!

    喂完了鱼,中原王径自负手回到了房间。然后,闲庭信步一般的到了后院。

    中原王妃正在后院凉亭赏花,俏丽的脸庞上,唯有满满的恬静。

    中原王背负双手,悄然步入凉亭。

    一摆头,两个是女立即退下。

    “王爷?”王妃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自己的丈夫,有些狐疑。

    中原王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的看着王妃的脸,片刻后。

    啪!

    重重的一个耳光,将王妃打倒在地,樱桃小嘴中登时喷出了鲜血。

    王妃捂着脸,震惊且委屈的看着中原王,这一下来得突兀,变生肘腋之间,她直接被打蒙了。

    “很奇怪?”

    中原王轻柔的问道。

    “我……”

    “啪!”

    又是一记耳光拍了过去,中原王负手,淡淡的问道:“还奇怪么?”

    这第二巴掌,比第一巴掌重了许多!

    王妃感觉自己的脑袋在嗡嗡的响,却是立即低声回应道:“不奇怪了。”

    中原王淡淡道:“本王愿意的时候,你演演戏,那是情趣。但是本王不愿意的时候,你在我面前演戏,那就是找死!”

    “你弟弟,必须要活着交出去,完好的交出去!否则,我就将你交出去!”

    “是。”

    ……

    当天下午四点半。

    裘笑乾浑身鲜血的被押回王府。

    而到了五点钟,裘笑乾全身伤痕完全恢复,整个人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等候在院子里。

    下午五点五十九分。

    蒋文洲带着星盾局高手,迈入中原王府大门。

    中原王眼光闪烁,负手而去,直接就没有露面,任由星盾总局的人,押走了裘笑乾。

    这个时间点,很奇妙。

    南部长说的是下午六点前,星盾局上门提人。

    所以蒋文洲在五点五十九分上登门提人。

    但凡早一点,都有可能被中原王抓住把柄,从此彻底得罪:说的是六点前,现在才五点五十八,你这么急?!两分钟,你都等不了?!

    这在官场,乃是大忌!

    尤其还是抓一个身份异常敏感的人物。

    蒋文洲当然是个人精。

    五点五十九分过三十秒登门,南部长怪不着我;您说的是六点前,我没违背。

    相对的,中原王也怪不着我:只差三十秒超六点,我给您留的时间,已经留到了极致!

    再怎么说也怪不着我。

    你们神仙打架尽管打,尽都与我无关,两边的面子,我全都给够了,给足了!

    不是官场老油条,这手段不仅使不出,甚至都想不到。

    所以很多年轻人初入官场,却是连栽跟头都不知道怎么栽的……

    咳,扯远了,扯远了!

    ……

    随着新生大比的告一段落,左小多渐渐发现,自己在潜龙高武,貌似有点声名鹊起的意思了。

    主因……不是因为自己能打,冠绝整个一年级。

    而是因为,自己曾经自我宣称的相法第一!

    之前的新生大比持续阶段,学生擂台赛,可不仅仅是新生观看,老生也有不少在旁观看的;而一班的学生,虽然见到左小多就没有不骂一声‘贱货’的;但是在面对别的班的学生的时候,却是极尽推崇之能事!

    而且,李成龙在班级里威望越来越高,开始安排:都出去,给我替左老大去吹!

    吹得越狠越好!

    吹得越牛逼越好!

    把牛逼吹炸了都行!

    什么?骗人?你们哪个没得好处?!

    我告诉你们这是指引迷途羔羊,甚至,将来能救人一命!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不想干?好的好的,本副班长来和你切磋切磋……

    一班的同学们一个个心累不已。

    特么的,左小多上学带来了一个吹子,偏偏这个吹子我们还打不过……

    好吧,吹就吹。

    好汉不吃眼前亏!

    要循序渐进的吹,不能太突兀——李副班谆谆教导。从左帅公司学来的经验,派上了用场。

    于是乎……

    “我们左班长,那一身实力就是板上钉钉年级第一!不用打比赛就是事实上的冠军!”

    “我们左班长的实力,那不是吹的……”

    “以前听左班长自言相法第一,敛财次之,修为最末,还以为他是自夸自赞,忽悠我们找他看相什么的,现在才知道,人家的卦是真准哪,神奇得没边了!”

    “咦?怎么说?”

    “上次试炼,知道吧?班长给我一张纸条,让我到了试炼场地之后,再打开。然后我进入试炼场地,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按照既定方向,偏右三十度,直线扇面搜索。结果老子得了个二十七名,收获颇多。”

    “而我也注意了,我原本打算去的方向,是三班的几个人去了,那几个人,居然排到了六七百名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不能吧?这么神?你们……吹吧?”

    “吹?吹你姥姥!告诉你吧,还有我,我当时也是拿到了班长的纸条,让我放弃既定方向,向四十五度方向斜插!结果老子排在第九。至于我原本方向,是谁过去了知道么?西门大庆?这货实力不弱吧?这次排到倒数第一!吃饭的学分都没赚够!”

    “跟他们说什么,他们爱信不信。”

    “这帮家伙别不信,项冲项冰,试炼场被人埋伏,为啥能平安无事?就是左班长提前看出来的,这事儿现在都不是什么秘密,不信去问你们老师……傻帽,懒得给你们科普……”

    “骗你们……老子闲的蛋疼骗你们啊……”

    “对了,再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知道之前历练第三的孟长军么?”

    “知道啊,他不是你们班的前几名啊,难道他的成绩也有猫腻?”

    “就是有猫腻,他也得到了左班长的纸条,要不然,凭啥他的历练成绩能够其他人超出那么多,几乎都追上李成龙,他可是捡了大便宜啊。

    你们是不知道,当时他直接就把左班长给的纸条给扔了,后来又给捡了回来,要不是这样,他能得前三?这就是命啊!”

    “我擦,这么玄?!”

    “就是这么玄,不信你就等着看下一回的历练,自有分晓!”

    ……

    不得不说,一班的同学们虽然一个个都是被逼的,但是吹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发现:我曹貌似真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吹着吹着……将自己都吹信了……

    左班长就这么牛逼!

    一班都这样了,外班学生更是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很多人去找项冲项冰还有孟长军求证。

    “……真的是这样吗?”

    “这事确实是真的!”

    项冲脾气火爆:“我都告诉你们是真的!能别问细节了么?这事儿挺丢人的。”

    项冰:“是,是左班长看出来,也是左班长救了我们,但是,这绝不妨碍左班长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孟长军:“呵呵,这事说起来,我是真得感谢李成龙副班长,他要不再三强调,我当时是真当笑话听的,哪里会回头去找丢掉的纸条呢……”

    之前大家都忙着各自的修炼,平常遇到也很少有聊天说话的机会,真正的没时间。

    一顿饭的时间都有可能被人赶超,谁敢放松?

    但这场新生大比,却给了大家唠闲篇的机会,聊得热火朝天。

    以至于,左小多的相法神通,开始腾飞一般的四散传播了出去。

    半天功夫,整个潜龙高武上下,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晓天机,断生死,定祸福,看姻缘,解厄运,查三生,知阴阳,掌乾坤……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解……”

    当日,左小多那首诗也被翻了出来,被整个学校的学生津津乐道,摇头晃脑的吟哦。

    “我本九天谪仙人,云端琼霄舞风云;今日踏足凡尘事,且将双手惹红尘;一眼看透人三世,一字解尽天下人;要问天机在何处,须向左师门下询。”

    很多人开始理解这首诗,逐字逐句的解析。

    “真是仙风道骨,神仙中人啊……”

    “你看这,云端琼霄舞风云……这个舞字,用的多好啊;还有这惹红尘的惹字,简直是……难以言喻的妙啊。最后一个字,询,询问。但也可以是寻,寻找。但不管你怎样,在左师这里,都能得到解决……妙呀妙呀……”

    “只是这首诗的意境,就已经让我醉了……”

    “等我见到左班长,一定要请他帮我看看,看看前程,看看姻缘。”

    “我也是。”

    “我也是。”

    李成龙越众而出,挥手皱眉:“散了散了都散了,你们想得美,还帮你们看看?你们不知道泄露天机是要遭天谴的么?左老大给同学们看相,那是我求了半天,而且还都是同班同学的,才随便指点了两句,说到底就只是试炼收获,并无更多……”

    “你们以为左老大随随便便就会给人看相么?开玩笑!若是没有重大事情,千万别来捣乱。这都是泄露天机,损耗寿命的活儿,左老大多不容易啊,还被你们这么骚扰?”

    “再说了……你们自己琢磨琢磨,请个望气士什么代价?望气士才能给你们多少信息?咱们左老大可是能看你生死!能救你一条命,送你锦绣前程的……简直了,一个个一张嘴就要看看看,还能要点脸不?!”

    李成龙口沫纷飞:“丑话说在前面,不舍得出钱出资源的穷逼们,直接死了那条心吧。有诚心的,先到我这里来登记……预约一下时间。左老大每天修炼都要累死了……你们添什么乱啊……”

    “不经过我登记的预约者,统统无效。”

    李成龙喊了一嗓子,给项冲使个眼色,背着手走了。

    身后,项冲脸色纠结了一下,突然追上去:“李副班长。”

    “什么事?”

    项冲涎着脸:“我先报个名,让左班长给我看看运势呗?上次可是多亏了左班长,但这几天,不是又要出去试炼了么?所以,嘿嘿……”

    李成龙哼了一声,斜着眼:“嗯?”

    “我出五十上品。”项冲伸出一只手:“如何?”

    “不如何,这事可是要看左老大心情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左老大相法第一,其次就轮到的敛财……”李成龙翻翻白眼。

    “哎呀……李副班长给说说好话啊,谁不知道你们俩一个别墅,形影不离,出双入对,这整个潜龙高武,就你自己说话最好使了……”

    项冲鬼鬼祟祟的往李成龙手里塞了一把。

    精光闪亮。

    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项冲居然塞给了李成龙两块上品的好处费!

    不少人顿时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这也行?!

    …………

    【更新完毕,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