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临死前想杀个神 > 第四十二章 证据确凿
    “陈姨,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面对刘芳世凌厉的眼神,陈姨下意识地一惊。但长久以来养成的无赖,又让她很快镇定下来。

    “我以后一定加强管理,不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加强管理?”

    刘芳世给他笑了,不留情面地说道:“你这老东西可真会装啊!”

    回想起她平日里的这副姿态,他现在只觉得恶心。

    “小刘,你怎么说话的呢?”

    陈姨板起了脸,作长辈姿态。她下意识看了一眼程海,还以为是他对刘芳世的影响力太大,还想用交情扳回一城。

    她哪里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已落入了刘芳世的眼中。

    “我怎么说话?你怎么不想想你怎么做事的?”

    “我做了什么?!”

    陈姨双手叉腰,声音比刘芳世还大,气势汹汹道:“你当初一贫如洗的时候,是谁跟你合作你才有的今天?现在你翅膀硬了,敢骂我了?”

    “是谁?是你吗?我跟柱子在外面奔波的时候可没见过你这个老废物,现在我们有了点钱,你倒是觉得是你的功劳了?你做了什么?在家睡觉很辛苦是吗?”刘芳世咬牙切齿道。

    “好……好啊!真是无法无天了!”

    被戳到了痛处,陈姨被气得面色发青,指着刘芳世的鼻子道:“你敢骂我,倒是给我拿出证据来!否则这事我跟你没完了!”

    刘芳世被她瞒了那么久都没发现,说明他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现在监控的录像被她给毁了,阿呆这些人的指认也是一家之言,她还真就不信刘芳世能拿她有什么办法。

    “好,好……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刘芳世没料到她竟然还振振有词,只能看向了程海。

    “剧情还真是和我想的一样啊……”

    程海面色复杂,言语间尽是失望之意。

    当然,这不是说他对这个老东西抱有什么期待,只是……一些别的不忿。

    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趁着电脑开机的,程海冷淡地说道:“老东西,我要是能拿出证据,你是想赔钱还是坐牢?”

    “你……”

    陈姨心头猛地一跳,心道这家伙如此自信,莫不是真的有什么把柄?

    但仔细一想,现在距离他们搬完树苗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除了查监控,他们也不可能找到切实的证据。

    于是,她强撑着又硬气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是你要是没有证据,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否则就告你诽谤!”

    “诽谤是吧……”

    程海不屑一笑,摇着头将投影打开。随着画面的播放,陈姨以往的所作所为顿时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好家伙,这不是证据确凿吗!”

    “阿呆这么老实,居然下这么狠手!”

    “居然连孩子也这么打!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

    “就是,这老东西真不要脸!”

    盯着屏幕看了几秒,人群顿时一片哗然,对着陈姨指指点点,眼神里都充满了鄙夷。

    “你还有话说吗?”刘芳世冷着脸道。

    “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看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那就全都要了吧。故意伤害罪,毁坏财产罪,两罪并罚,你可以进监狱里好好反省一下。”

    程海昂着首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垃圾。。

    “怎……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证据确凿,陈姨双脚颤抖,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程海的眼神就跟见了鬼似的。

    她明明删了录像的啊?

    电脑都弄坏了!

    他是怎么弄到这些影像的?

    竟然连一年前的都有!

    监控的录像不是两周清理一次的吗?

    “你是不是以为把电脑弄坏了就安全了?”

    程海手指敲动,满足了她的好奇心。

    当陈姨看到自己在监控室删除录像和毁坏电脑的画面都出现在屏幕上时,不由得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

    “你这是要去自首还是我们扭送你走?”

    刘芳世看向了保安,后者不动声色地站到了门边,以防她逃走。

    “芳世!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看在柱子的份上,可千万不要报警啊!”陈姨连滚带爬地站起,抓住了刘芳世的手。

    她不能坐牢,一旦坐牢传回村子里,那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整天接受其他人的指指点点,那种日子得怎么过啊!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账我们一笔笔算。至于柱子这边,我也会把事情告诉他。你不会从他那里借到一分钱的!”刘芳世断然道。

    柱子是他早年的合伙人,要是不讲道理,这个朋友不交也罢。

    “啊!”

    闻言,陈姨满脸的绝望,一张老脸如同满是褶皱的老树皮,没了半点人色。

    她的侄子也就是看她没本事才给她找了个闲职,怎么可能会帮她出头。

    事情发展到这,基本是一锤定音了。等到刘芳世把材料交给警方,一个故意伤害罪肯定跑不了。

    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刘芳世去了警局提交资料。程海心有所感,和保安在孤儿院里巡了一趟。

    和以前一样,这里依旧是一个充满了遗憾的地方。

    “你们这有宽敞一点的空房间吗?”程海忽然问道。

    对待他这样的贵客,保安自然是不敢怠慢,谨慎地问道:“空房间?要多大的?四楼有一件舞蹈室可以吗?”

    “可以。”

    程海点了头,随后跟着保安来到了空无一人的舞蹈室,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真是奇妙的一天……”

    程海暗叹一句,然后闭上眼睛,拿出了剑。

    灵感有时就像是深夜里的一次尿床,温暖而发人深省。

    或者说修仙也许就是这么一条傲娇的道路,踏踏实实修行只能原地踏步,你还得沉迷其中,快乐学习。

    继火场救人被逼出来对水元素掌控的感悟之后,经历了一堆破事的程海再次陷入了顿悟之中。

    他开始舞剑,就像是公园里打太极的大爷们一般,缓慢、圆转,看起来朴实无华。

    但就是这朴实无华的剑意,却暗藏着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