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临死前想杀个神 > 第四十一章 杀鸡儆猴
    “这是……”

    刘芳世很是吃惊,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色道:“谁干的?陈姨吗?”

    “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查监控为准,否则空口无凭。”程海道。

    “对,我这就去查监控。”刘芳世当即起身。

    “先不用过去,先让她得意一会儿。”

    程海神秘一笑,手机里调出来一个昏暗的画面,画面中陈姨正坐在监控室的电脑前,手忙脚乱地翻着文件夹。

    “混蛋!”

    看着监控里的画面,刘芳世气得肺都炸了。

    很显然,这家伙有鬼,想删监控记录呢!

    然而那个电脑都用不熟练的中年女人,找文件都要找个半天,十分墨迹。

    趁着这个空档,程海又调出了一个文件夹,缓缓道:“她想删的东西我提前拷下来了,要不我们提前看看?”

    看着他手机里的监控文件,刘芳世更迷惑了:“你手机里为什么会有我们的监控?”

    “我学过一阵子计算机,会点远程监控技术很正常。”程海笑道。

    和禁忌之眼配合了这么久,这点小伎俩还难不住他们。

    “额……好吧。”

    见程海明显的在敷衍,刘芳世也没有追问,当成了黑客这种看起来高端的技术。

    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不得了了。

    管理员陈姨平时没少对阿呆动手,和她一丘之貉的还有两个,让那些本就缺少母爱的小家伙们敢怒不敢言。

    “混蛋!我看她是故人的亲戚才让她进来的,没想到平时那好声好气的笑脸全他妈是装的!”

    刘芳世怒不可遏,当即拍地而起,怒道:“我忍不了了,我去找他们算账!”

    这一次,程海没再阻止他。

    小孩子,尤其是不听话的小孩,有时候是该揍一下。

    他以前就没少被打,但哭出来都是被院长的气势给吓的,疼却是没有多疼,还不如打球时摔一下,更不需要上药!

    毕竟这也是为了帮助他们明辨是非。

    不像她们,纯属发泄!

    ……

    等到刘芳世气势汹汹地走进了教室,召集所有的护工集合时。陈姨已经完成了她的计划,面色如常地站在人群的最前方。

    “院长,院长……”

    帮忙扛树苗的保安忽然出现在门外,神情焦急:“不知道为什么,监控室的水杯倒了,电脑……打不开了。”

    “哦?”

    程海微微挑眉。

    虽然从黑掉的监控里已经看到了,但这个女人做事,可真够狠的啊。

    “嘿嘿,傻了吧?”

    看着一言不发站在门口的程海,陈姨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这下我倒是要看你怎么告发我!”

    “我知道了。”

    刘芳世淡淡地应了一句,心中更是失望,清了清嗓子,对着众护工说道:“今天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他让出了半个身位,介绍程海:“今天程先生以个人的名义向我们捐献爱心资金一百万,这不单单是为了这些孩子们的生活条件,也希望孩子们能够得到你们更悉心的照顾。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孤儿院的每个员工的工资增加五百。表现的好的,每半年还能发一次评优奖金。”

    “加工资!”

    “终于加了!”

    “真是太好了!”

    二十余名员工交头接耳、喜笑颜开。

    五百块钱虽然不多,但对于这些只比低保要高上两三百的护工来说,已经差不多加了四分之一了,这让她们如何不兴奋?

    “但是!”

    刘芳世目光骤然凌厉,板着脸道:“最近有同事和我反应,你们之中有人无缘无故欺负孩子。是谁,给我主动站出来,我还可以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否则让我查了出来,别怪我不客气!”

    此话一出,众员工顿时面色肃然。

    谁也没想到,在刚刚宣布要加工资,正高兴的时候,院长就弄出了这么一出来。

    “难道院长要裁员了?”有人开始站立不安。

    欺负这个词又定位很模糊,他们在工作时多多少的又会有些粗暴,一时间竟有些拿不准。

    “院长……我有过。”

    一个胖胖的女员工从人群中站了出来,表情畏缩。

    她的学历不高,外面的工作也不好找,实在是不想在加薪的时候就丢掉这份工作。

    “你不算。”

    刘芳世摇头,又板起脸道:“但我也得批评你,孩子犯错尽量以讲道理为主,光打屁股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以后能不打尽量不要打。”

    “是……”

    虽然遭到了批评,但胖女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有吗!”

    刘芳世再次抬起头,眼神严厉。尤其是在扫过那几名越界的员工身上时,简直如同头吃人的狮子,令人不寒而栗。

    “那混蛋果然举报我了!”

    管理员陈姨低下头,恨恨地咬牙。

    “郑大爽,李二梅!你们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刘芳世徒然抬高音量,冷冷地看着低着头的一男一女。

    面对震怒的院长,两人不禁双腿发颤,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院长如此举事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他们还以为是遭到了孩子的举报。

    只见郑大爽哭丧着一张脸道:“院长,我不敢了,我这也是被那个小疯子挠了,一时糊涂就……”

    “小疯子?”

    刘芳世双眼一眯,毫不留情地说道:“你们两个明天不用来了,我这个小地方请不起你们这种大人物。”

    “我……院长,我们以后真的不敢了。别辞了我,不然我家孩子就没人养了啊。”李二梅赶紧跪下给他磕头。

    她从农村出来,什么都不会。

    这份工作就像是命根子一样,如何肯丢?

    “……”

    刘芳世眼角一抽,似乎是起了怜悯之心,但又很快板起脸道:“求我也没用,我给了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

    这是他接手以来第一次对员工进行处罚,必须要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那……这个月的工资呢?”郑大爽小心地问道。

    “你是不是想要讨论一下医药费的问题?”刘芳世眯起了眼。

    “不不不,不要了。”郑大爽连连摆手。

    他可是知道院长在外面的人脉的,要是他真的想弄他,他得赔钱赔到死。

    “那你们可以走了。”

    冷冷地看着两人,直到他们离开,刘芳世最后将目光看向了陈姨。

    “陈姨,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来了!”

    陈姨捏紧了拳头,呼吸骤然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