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东境之主
    姜南话中所指,乃是当初林雄牺牲的时候。

    自家狼主有令,苍狼军全体将士,若有生还余地,皆不可不自惜身命。

    刚才,自己此间作为,便是忤逆了姜南的命令。

    “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话落,银狐黯然颔首。

    缓缓低下身子,将林熙扶着站起。

    京南眼神之中,满是愧疚。

    “林熙,对不起!”

    再开口,对着自己未婚妻道歉。

    三个字,已是包含了太多信息。

    有昨天在帝龙别墅中因为自己,而让林熙误会了他与王梓璇。

    还有今天,将林熙等人置于险地。

    眼中温柔,林熙只落姜南身上。

    顷刻,缓缓摇头。

    “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在外人面前,林熙的话向来不多。

    相视一笑,姜南再转身。

    已是到了,自己与诸葛鹤和黄亚静清算之时。

    肃杀之意,铺天盖地。

    诸葛鹤扔掉手中只有半截的匕首,戏谑一笑。

    “姜南,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如此寻常利器,还真是对付不了你!”

    “然,你真以为这八年来。

    我诸葛鹤,还是只有这点本事吗?”

    话落,只见其在腰间一摸。

    软剑,如同灵蛇吐信。

    看剑刃材质,便知不是寻常之物。

    被人用剑尖指着,姜南丝毫未有所动容。

    “诸葛鹤!你知道多活了这八年,对你来说的意义是什么?”

    一问,诸葛鹤笑答。

    “自然知道!那就是亲眼见着你死在我的剑下。

    为大山寨上下二十一口兄弟报仇!”

    扬言要报血仇,姜南眼中只有冷芒。

    “多活了这八年,只是在告诉你。

    有多无知!”

    最后一字,从口中完全消散。

    姜南周身气势迸发,宛如惊涛骇浪,笼罩林氏集团三十二楼整层。

    原本,已经臆想着姜南稍后如何惨死在自己利刃之下。

    此刻,诸葛鹤却是觉得美梦轰然破碎。

    双眼不断瞪大,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怎么可能!你……你的讲解怎么可能是……”颤颤巍巍地话音,还没有顺成一句完整的句子。

    姜南再开口,只最后吐一句,还是之前那两个字。

    “无知!”

    臂影虚挥,姜南五指成爪率先出手。

    凌厉杀意之下,诸葛鹤怎么可能束手待毙。

    虽知不敌,还想要负隅顽抗。

    一剑,便是杀招!剑刃绷直,姜南以掌为盾。

    叮!叮叮叮!两相碰触之下,诸葛鹤手中软剑竟是节节寸断。

    去势不减,五指直扣对方面门。

    一推一退,两人身形带起道道残影。

    砰!董事长办公室门边墙上,诸葛鹤脑门直接被姜南摁在其上。

    周边墙体,竟在瞬间寸寸龟裂。

    噗!一招,诸葛鹤四肢百骸已是尽数被姜南重创。

    嘴角鲜血直流,他竟还在狂笑。

    “桀桀!姜南,你成长的速度确实很快。

    难怪,能成为天朝第一战神!”

    “但别以为杀了我,你就能纵横天下!”

    “我师父五年闭关而出之日将近,你……不得好死!”

    死到临头还敢威胁,姜南眼中已没有了丝毫温度。

    “我,等着他!”

    四个字,姜南五指收拢。

    “咔嚓”头骨碎裂之声响起,诸葛鹤身死!此间一幕,黄亚静尽数看在眼中。

    随着姜南缓缓松手,诸葛鹤的尸身轰然坠地。

    双眼之中已满是惊惧之色的黄亚静,身躯猛然一震。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种明知故问,姜南掏出手帕专注擦拭着手中沾染的鲜血。

    “我是何人?

    他刚才,说得很清楚。”

    他?

    指的是诸葛鹤!细细回想其话中所说,黄亚静的双眸是越瞪越大。

    张大嘴巴吃惊的样子,足足可以塞下一枚鸡蛋。

    “你……你是南境战神,姜天狼?”

    “这三个字,我想全天朝上下,没人敢冒用!”

    第一战神之威,确实没人有胆子冒名顶替。

    然,黄亚静不相信!“怎么可能!我家少天说了,你只不过是明珠市三流家族林家的上门女婿!”

    “怎……怎么可能是姜天狼?”

    抛出手中已经沾满了鲜血的手帕,姜南缓缓抬眸。

    “那乐少天可否跟你说过,若是报复林熙或林氏。”

    “乐家,灭!”

    一人做错,便要牵连满门。

    姜南如此强势,黄亚静瑕疵欲裂。

    “姜南,你莫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这四个字,姜南脸上浮现一抹戏谑。

    “如此说来,尔等有钱有势便可为所欲为。”

    “他人反抗还击,便是欺人太甚?”

    “世间在你们眼中,便是如此不讲理?”

    话至一半,姜南眼中寒芒再出。

    “若真是如此,那我姜南便是要仗势欺人了!”

    “你的命,我想让它多留一天。”

    “明日你乐家一门不来林氏集团跪拜。

    我不介意,亲自登门!”

    话落,已满是尸山血海之势。

    宛如嗜血孤狼的气势,将黄亚静死死锁定。

    气急,又无可奈何之下。

    她开口,竟一连说了三声“好”!“姜南,你且等着!我们乐家不会如此就束手就擒!”

    说完,黄亚静似是生怕姜南变卦,连忙踉踉跄跄转身逃离林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即便下楼之后摔了一跤,还是爬起来。

    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那就是集乐家上下之力,抗衡姜南这狂徒!半个小时之后,黄亚静踏入自己大门总算是舒了口气。

    吊着的心落了回去,连忙将林氏集团发生的种种告知家中众人。

    闻言,家主乐继龙“砰”地一巴掌拍在手边茶几之上。

    “他姜南,真是如此说的?”

    自己老公吹胡瞪眼,黄亚静再三点头。

    顷刻,乐继龙双眼微眯。

    被废了双手的乐少天,也是咬牙切齿。

    “爸!这姜南太过分,就算真是南境战神。

    也未免太不将我们乐家放在眼里了!”

    自己不成器的儿子一说话,乐继龙就气不打一出来。

    “你个小畜生,脑子里留的都是浆糊!他若真是南境战神,我乐家在其眼中连屁都不是!”

    壮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乐少天还是不服。

    “世人都把姜天狼传得神乎其神,我又不是没见过姜南!”

    “行!就算他天下无敌,那我们就这么束手待毙?”

    乐少天的话,倒是让乐继龙缓缓吐出一口气,深思而语。

    “那也未必!你可还记得,你大学同学赫连清?

    她爹,可是东境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