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银狐的决绝
    公司门口见血。

    这种事情,在林氏集团极为常见。

    不过以往,都是姜南制裁他人。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画面。

    让一众刚上班的林氏集团白领惊叫声四起。

    不仅纷纷做鸟兽散,还在心中埋怨是不是姜南得罪的人太多,遭了报应。

    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在林氏上班,受其庇佑的恩德。

    见着曹牧倒下,前台蒋菲菲也是激灵。

    连忙闪身进了大楼的女厕所,方才逃过一劫。

    目睹黄亚静带着独眼男子搭上电梯,她先是一条短信发给林熙让其警惕。

    而后,连忙拨通了姜南的手机。

    “喂?”

    电话接通,不顾回应姜南的招呼。

    蒋菲菲话语急促,将此间发生事宜概括。

    “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已经到林氏集团门口了!”

    叮嘱了蒋菲菲一句,姜南将g55豪华座驾的油门一踩到底。

    原本还有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缩短到了两分钟。

    “姜先生!”

    江南身影出现,蒋菲菲便好似漂泊的孤舟找到了遮风挡雨的港湾。

    急忙上前招呼,姜南点头回应。

    没有多余动作,直接将手搭上了曹牧的脉络之上。

    “还好,曹叔也是有身手之人。”

    “升腾挪移之下,刀口避开了心脏零点几公分!”

    曹牧有救,姜南没有迟疑。

    连忙掏出手中银针,七星唤魂针法乍现。

    ……同一时间,在林氏集团三十二楼总裁办公室门口。

    “砰”一声闷响,雪豹刘铁柱壮硕的身躯竟被一拳重重地砸在门框之上。

    一条胳膊,已是无力地耷拉在身边。

    另外三名苍狼军战将银狐、赤练以及曹冰云一字排开,护卫林熙身前。

    看向黄亚跟前的独眼男子,眼中警惕。

    玄武五蜕!对方实力,比之曹冰云还要强上几分。

    这种差距,不是人多就能取胜的。

    刘铁柱出手,也是为了拖延时间。

    希望,能撑到自家狼主回来。

    “诸葛鹤!当年南境,我家狼主饶你一命。”

    “你竟不知悔改,还敢对夫人发难!”

    “你可知若是夫人有丝毫损伤,狼主一声令下。

    南境十万将士,必当奔赴而来!”

    诸葛鹤,八年前便是南境占山为王的匪患头子。

    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与苍狼军,也算是老相识。

    听闻银狐此间话语,却是戏谑一笑。

    “银狐统领!你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当年,姜天狼是与我两败俱伤。

    方才让大山寨只留我一个活口。”

    “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他饶我一命了!”

    胡说至此,诸葛鹤再笑。

    “莫说姜南现在不在,就算是当他面。

    今天,你们也休想留下一个活口!”

    强敌来犯,林熙心中也是惊慌。

    然,听到诸葛鹤居然连姜南也不放过。

    林熙女子本弱,此间却是强势地站了出来。

    “乐夫人!姜南是我未婚夫。

    他伤你儿子的事,我林熙愿一力承担。”

    “只求你应允,一命换一命!”

    未婚夫妻两人,虽然昨天还心存芥蒂。

    但林熙,从来都没有真正怪过姜南。

    如此深情,倒是让黄亚静听了一声冷笑。

    “好一对感情至深的亡命鸳鸯!”

    “林熙,听闻你五年前也是明珠第一美人。

    众星拱月,骄傲无匹。”

    “怎么,现在是在求我吗?”

    阴阳怪气话音,林熙直接回答。

    “如果我求你,你就会放过姜南和银狐她们吗?”

    “这,就得看我心情了!”

    若依言照做,无异于赌博。

    然,林熙现在却是没有选择。

    “好!”

    一个字,林熙脚步艰难,也不知哪来的劲,直接推开银狐等人阻挡。

    噗通!双膝跪地。

    “夫人!”

    林熙宁受屈辱,只求一命换自己等人偷生。

    银狐一众,内心感动,连是惊呼。

    也正是这匍匐之姿,黄亚静看在眼中。

    此刻,她宛如傲视苍生的君王。

    “哈哈哈哈!”

    “姜南小儿,伤我家少天。

    本是罪大恶极,却没想到有你这么个未婚妻。”

    “啧啧啧,好感人啊!”

    “只可惜,你们都得死!”

    神情戏耍之意盎然,林熙娇躯猛地一震。

    “你……你不讲信用!”

    整个人颤如筛糠,黄亚静嚣张态度更是膨胀。

    “我可没答应你,一定会放了她们和姜南!”

    话落,黄亚静眼中已满是狰狞。

    “诸葛鹤!把这些人四肢全都打断,我要活生生玩死他们!”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

    都不及,这最毒妇人心!如此主子,正对诸葛鹤胃口。

    恭敬应承下来,转身眼中便亮出了虐杀之色。

    千钧一发,已是到了生死存亡关头。

    曹冰云长枪斜指地面,对银狐赤练高喊。

    “带夫人和雪豹走,我拖住他们!”

    话语间,已是死志决绝。

    银狐一步上前,拽着受伤的刘铁柱,砸到赤练身边。

    “苍狼军,只有战死,无有遁逃!”

    “你们三人,还未正式入军。

    他日,与狼主一起为我报仇!”

    战友之间,情深义重。

    诸葛鹤看来,却跟电视中演的苦情剧一样令人发笑。

    “就别谦让了。”

    “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

    手中利刃再出,直夺银狐面门。

    滔天杀意,震得银狐双眼缓缓闭上。

    再睁,双手从腰间接连摸出。

    诸葛连弩、暴雨梨花针、孔雀翎……暗器投射速度之快,乃是昔日蜀中唐门不传绝技,千手观音!如此威势,若是放在八年前,诸葛鹤还真是不敢小窥。

    然,银狐半步玄武,与自己玄武五蜕的境界比起来。

    根本就是天渊之别。

    无形罡气笼罩,就连号称专破金刚的暴雨梨花针都奈何不了其分毫。

    诸葛鹤手中匕首,一往无前。

    “林雄,你在黄泉路上,可有等我。”

    已然避无可避,银狐颓然任命。

    就在她心中悼念之时,一阵强横气劲如同风卷残云般从三十二楼电梯厅激射而来。

    叮!一声震响,却是姜南剑指直接刺断诸葛鹤手中利器。

    巍峨如山身躯,闪现至众人面前。

    口中不怒自威的话音,只对银狐。

    “你可还记得当日,我在苍狼军中说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