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只有一次机会
    特制军用战靴踏地,姜南每一步之间都宛如用尺子丈量过一般。

    一寸未多,一丝未少。

    话语之中,没有半点温度。

    饶是觉得方才封诚所说话语有点道理,谈斯乔此刻已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这是一种颤栗。

    对姜南本人的颤栗,对王妈手中爷爷灵位的颤栗。

    “姜……姜南!”

    颤颤巍巍念了一句,姜南停步,只开口问一句。

    “你,想怎么死!”

    “我……”上来便是问询自己死法,谈斯乔的娇躯更是颤如筛糠。

    张了张嘴,半天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同样的话,我不想问第二遍。

    你,想怎么死!”

    “你……你别逼我!”

    紧追不舍,谈斯乔下意识“噔噔噔”往后踉跄三步。

    “我知道,我自己有错!”

    “可那都是因为你!姜南,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要不是爷爷非要拦着我,我……我又怎么会……”自我反省,不过如此。

    姜南缓缓低眸,已是不再看她一眼。

    “心如蛇蝎,还妄谈情爱。”

    “你,已是不配!”

    “还有一错,便是你千不该万不该。

    三番两次,构陷于林熙和林氏!”

    话落,肃杀之意悄然晕开。

    谈斯乔眼中惊惧,本在红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的封诚,却是睁眼“呵”地冷笑了一声。

    “姜南!你来我封家,不知跪拜,却要兴师问罪!”

    “未免,太不将我封诚放在眼里了。”

    “谈斯乔,既入我封家门院。

    是客,自有本少庇护!”

    “你若敢伤她一根寒毛,后果自负!”

    傲慢话音,仗势欺人。

    话至一半,却是音色突变。

    贪婪眼神再看林熙,嘴角划出一抹邪魅。

    “不过你放心!死后,我会替你好好照顾林熙的!”

    主意打到了林熙身上,封诚在姜南眼中已是死人。

    宛如尸山血海,嗜血孤狼的气势顷刻迸发。

    啪!脚步声响起,已然是无视了封诚的警告。

    封家大少爷没有丝毫愤怒,脸上的戏谑却是更甚。

    “都出来吧!教教这等狂徒,如何做人!”

    话落,五十多名封家保镖如同潮水挡在主子身前。

    铜墙铁壁,煞是威风。

    启动,冲锋。

    如此杀气腾腾,姜南丝毫未有所动。

    就好像,完全跟自己无关一般。

    对方出手,何光耀看在眼中。

    这,是自己给姜南表忠心的绝佳时机。

    “保镖何在,护卫姜先生!”

    也是一声令下,两大家族保镖便撞在了一起。

    拳拳相对,何家人少,哪是封家之人的对手。

    三下五除二,便被撩翻在地。

    首战告捷,封家保镖去势不减。

    再对已近谈斯乔跟前的姜南出手。

    乌合之众,姜天狼战神无敌。

    丝毫还手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气劲护住周身。

    进攻之人,反想被高速行驶的集装箱卡车冲撞了一般。

    砰!砰砰!反正之下,五十多名封家保镖仿佛下饺子。

    一个接着一个,倒飞丈外!如此强势画面,封诚和谈斯乔看在眼中。

    姜南的强悍,早有所闻。

    却是没想到如此轻松写意化解如潮攻势。

    步子,离自己越来越近。

    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了谈斯乔的心上。

    一点、两点,身躯颤动的幅度时越来越大陡然,一道白色身影闪现,挡在了谈家大小姐跟前。

    “狂妄小儿,确实有点本事。”

    开口之人,封家擎天柱封雷。

    白色唐装,俨然是高手风范。

    “你,又是何人?”

    姜南眼中冷漠余光,落向封雷。

    来人,却还是丝毫不以为意。

    “老夫是谁,不重要!”

    “只是我家少爷说了,不能动谈斯乔。”

    “你,便是动不得!”

    话至一半,封雷双眼微眯。

    “你若执意逞强,便要身死当场!”

    闻言,姜南开口再说,却是对着封诚。

    “这老匹夫,便是你封家的依仗?”

    老匹夫?

    封雷成名已久,在金陵城外围五大商会中。

    虽只是排名第五的高手,然却有数十年没人敢如此骂过自己。

    此等发展,封诚都是大为吃惊。

    “竖子!你找死!”

    “本看在你少年有成,惊才绝绝已是真武宗师。

    老夫还想放你一马!”

    “现在看来,你不仅要将林熙双手奉上。

    这命,也得交代在封家!”

    霸气,源自于对自身实力的信心澎湃。

    玄武之上,分为七蜕。

    封诚年近七十,已是玄武三蜕。

    是别人穷尽一生,都达不到的境界。

    “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姜南话中之意,你杀我的机会只有一次。

    “杀你,一招足以!”

    活了大半辈子,封雷还没见过像姜南如此狂妄的晚辈。

    最后一句话说完,一手抬起呈剑指。

    无匹剑气,便朝对方激射而去。

    封雷出手了!无匹气势,让封诚在侧,双眼之中都是越来越兴奋。

    区区一个倒插门女婿,也敢捋我封家大少虎须。

    简直,就是找死!此刻,封诚仿佛已经可以臆想到封雷洞穿姜南心脉,自己肆意蹂躏林熙的爽快画面。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在封诚内心越发激动之时,陡然,“啪”地一个清脆巴掌声却是响了起来。

    封雷的剑指还悬在半空,脸上却是被盖上了个火辣辣的五指印。

    余韵还在空荡的封家大厅内回响。

    封诚和谈斯乔心中,却宛如被这轻微的脆响震得身躯一颤。

    封雷被打了!饶是谈斯乔见过强势,也认为和封雷最多平手。

    现在,居然被打了!感受到脸上的滚烫,封雷神情紫青一片。

    气极反笑,一连开口说了三个好!“倒是我风雷看走眼了!没想到你如此年纪,竟能到达玄武境界!”

    “少年英才。

    能死在我真武七截剑下,你也算与有荣焉!”

    伸手,封雷开口又是一声怒吼。

    “剑来!”

    五指虚握,一柄铁剑宛如感受召唤,从封家正厅一角,几欲直入主人手中。

    入手了,封雷气势再涨。

    想要抬臂,一剑横空。

    却陡然,感觉到自己身上宛如被灌了铅一般。

    别说挥剑,就连一个手指都无法在剑柄上挪动半分。

    啪!还是一个巴掌,接踵而至的,是姜南冷若冰寒的话语。

    “我说过,你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